基于母语负迁移的中国日语学习者偏误现象考察及对策

刘畅 陈强 田敏

摘要:母语负迁移是中国日语学习者二语习得的主要障碍,主要表现为词汇的意义、词语的词性、词义的对应、自他动词、变化表现、意志表现、授受表达、动词性结尾表现等常见的偏误现象。针对母语负迁移的消极影响,学习者需要采取重视基本功训练、提高主动学习意识、加强文化理解和注重学习策略等具体对策,不断提升对语言规律和文化差异等方面的认知。

关键词:母语负迁移;中国日语学习者;偏误现象

母语迁移问题一直是二语习得研究中受关注的问题。中日两国是一衣带水的领国,在语言文化上有着许多的相似之处,对于中国的日语学习者来说,当汉语规则与日语规则相同或相近时,就会发生母语正迁移,这是有助于学习者二语习得的方面。而当汉语规则与日语规则不同时,就会出现母语负迁移现象,这对于学习者来说是二语习得的障碍。因此,克服母语负迁移的干扰,需对两种语言的语言特征进行比较分析,找出差异,总结学习者的常见偏误,从而预测学习者在语言习得过程中的难点和困难,进而采取有效的对策减少母语负迁移影响。

一、基于母语负迁移的偏误现象考察

本文通过在日语教学中对中国日语学习者的常见偏误现象进行归类分析,总结出由于母语负迁移而出现的日语使用偏误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词汇的意义理解偏误

词汇的积累和正确使用是语言运用最基本的能力要求。汉语和日语有很多词汇的汉字书写相同,但词义却差别很大,中国日语学习者很容易“望文生义”。例如「経理」「結束」「大家」「地道」「留守」等词语,在汉语中分别表示“会计”“团结”“房东”“脚踏实地”“不在”等意义。学习者若不能熟练辨析中日词义差别,便会出现词语误用现象,词义错误直接会影响句意的表达,造成语言交流障碍。

(二)词语的词性偏误

汉语中部分词语与日语中的目标词语词性不同,例如以下“繁荣”“繁盛”“成功”等词语在汉语中作为形容词描述事物使用,而在日语中却作为动词使用。对母语中词语词性的认知导致不能正确辨析目标词语的词性,从而造成学习者的输出错误。

(1)中国の都市では今、上海がもっとも繁栄になった。(繁栄している)

(2)昔は繁盛だった百貨店もついに倒産してしまった。(繁盛していた)

(3)有人宇宙飛行船の打ち上げは見事に成功になった。(成功した)

(三)词义的对应偏误

汉语中某些词语的意义与日语中目标语意义对应不完全一致,遇到这种情况需要根据搭配和表达习惯等选择对应表达。例如汉语中的“有”,可以说“有经验,有差距,有态度”,而在日语中「持つ」多数情况表示“物品的所有权”意义。“经验、差距、态度”等词语需用不同的词语搭配。出现这样的母语负迁移现象不仅是词语运用的问题,也是中日两国在思维方式上差异的体现。

(4)あなたは日本に行った経験を持っていますか。(経験がありますか)

(5)その二人のピンポンの実力を比べると、まだ大きな差を持っているようだ。(差がある)

(6)その男は他人に迷惑をかけてもなんとも思わないような態度を持っていた。(態度をとっていた)

(四)自他動词使用偏误

汉语中的动词没有自他动词的区别,而日语中同一意义的动词有很多都是有自他动词对应的,使用时区别在于动作作用的对象是否存在。比如例(7)「飛ぶ」是自动词,「飛ばす」是他动词,此句中存在动作对象,所以应使用他动词表达。而在汉语中意义为“放纸飞机”,“放”与「飛ばす」并不是直接的意义对应。由此可以看出,学习者的偏误原因在于母语使用中不需要自他动词的区别意识,负迁移到日语学习中,就导致自他动词的辨识意识弱、辨别能力低等问题。

(7)子供たちが紙飛行機を飛んでいる。(飛ばしている)

(8)このビール、ぬるいよ。もっとよく冷えてくれ。(冷やして)

(9)探していた本がやっと見つけた。(見つかった)

(五)变化表现使用偏误

汉语中表示变化的意义是通过副词来实现的,例如“逐渐”“渐渐”等。而在日语中表达变化意义时除了「ますます」「次第に」「だんだん」等表示变化的副词以外,还需在动词部分使用变化意义的表达。如下例句中分别使用了「ようになる」「てくる」「ていく」等变化表现。运用日语中变化表现的意识淡薄是母语负迁移的明显体现。

(10)科学技術の発達に伴い、スマホはますます多くの機能を備えている。(備えるようになっている)

(11)時間がたつにつれて、印象も次第に薄れている。(薄れてくる)

(12)少子化が進んで、日本の人口はだんだん減っているでしょう。(減っていく)

(六)意志表现使用偏误

汉语中表达意志一般通过“想”“要”“打算”“将要”等表达来实现。而日语中表达意志的用法要复杂得多。最基本的是运用动词的意志型表达,其次是表达意志的句型,例如「つもりだ」「ことにする」等,学习者最不擅长使用的是动词的意志型与其他句型结构结合使用的情况。如下例句中「登る」「出かける」两个动词的意志型是表达句意的关键,中国学习者往往忽略动词形式变化的重要性,这是母语负迁移的典型体现。

(13)今度の週末に山に登ると思っています。(登ろう)

(14)出かけていると、電話が鳴った。(出かけようとする)

(七)授受表达使用偏误

汉语中表达授受关系最常用的就是动词“给”,而日语中表达授受关系的动词根据对象不同而表现多样。授受补助动词所表达的动作者“恩惠”关系在汉语中并没有对应表现形式,这导致中国日语学习者在授受表达的运用上偏误较多。

(15)親友に悩みを聞いてたら、すっきりしました。(聞いてもらったら)

(16)彼があなたのことが好きかどうか、代わりに聞くわ。(聞いてあげる)

(17)母は経験者として、いろいろ教えました。(教えてくれました)

(八)动词性结尾表现使用偏误

汉语中的动词一般是通过副词等辅助词来丰富意义的,而日语中通过词尾变化扩展词语意义的情况较多。如以下句子中「磨く」「頑張る」「しゃべる」等动词虽然可以独立完成动词意义,但在表现动作程度和补充意义上却不充分。掌握好动词性结尾词的表现技巧也是学习者拓展词汇量的有效方法。

(18)お客さんが来るので、部屋の中やトイレを磨いた。(磨き上げた)

(19)どんなに苦しくても、最後まで頑張るつもりです。(頑張りぬく)

(20)彼女に秘密の話をすれば、すぐ誰にでもしゃべるよ。(しゃべりまくる)

以上所列举的由于母语负迁移所导致的偏误是中国日语学习者较为常见的案例,除此以外,在日语语音、语法以及语用等方面的偏误也比较多见。过多偏误会直接影响学习者语言运用的准确度,也会给中日之间的跨文化交流造成障碍。因此,作为日语学习者应当从语言、文化等多角度寻求学习策略,减少母语负迁移的消极影响。

二、偏误现象的应对策略

(一)重视基本功训练

日语学习包括语音、词汇、语法、听力、会话等基本功训练,扎实的基本功是日语学习的根基所在,掌握牢固的日语基础知识和听说读写技能,才能形成良好的语言综合运用能力,自然也会有效地减少母语负迁移的影响。

(二)提高主动学习意识

在二语习得过程中,学习者积极的语言输入是减少母语负迁移最有效的途径。作为中国日语学习者需养成不断进行语言输入的习惯,有意识地关注日语语言特性,从而减少母语负迁移造成的语言使用偏误。作为教师,应积极运用产出导向教学法,引导学生明确学习目标,促使学生自主学习的欲望,将被动输入变为主动輸入,培养学生观察、思考、讨论等主动学习能力,从而提升语言产出效果。

(三)加强文化理解

母语负迁移所导致的偏误现象不仅反映出中日语言特性的差异,也是两国文化差异、思维方式差异的具体表现。因此,学习者需通过书籍、影像、文化交流等多种方式接触日文文化,加强对日本文化内涵的理解,通过文化理解来加深语言认知,培养自己的日语思维方式。作为教师,也应当利用课堂教学和课外任务布置环节,让学生了解日本文化、历史、文学等多领域知识,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拓展学生的视野。

(四)注重学习策略

在语言学习过程中,学习者首先要擅于对中日两国语言和文化进行对比分析,了解易于发生母语迁移的语言特征,有意识地进行归类总结,合理运用母语正迁移的积极作用,减少母语负迁移的消极影响。其次,给自己创造语言实践的机会,在语言运用的实践中去感受语言和文化特性,提升自己的跨文化沟通能力。作为教师,应当了解学生的知识弱点和学习难点,有针对性地进行个别指导,针对可能产生母语负迁移的知识点进行重点讲解。同时也鼓励学生主动参与语言实践和文化体验的活动,让语言学习真正地发挥其文化交流的媒介作用。

综上所述,母语负迁移是语言特性差异、文化差异的具体体现,语言偏误现象也是学习者有效的语言输入不足、学习策略不当的表现。因此,作为语言教学者和学习者都应重视母语负迁移的产生原因和影响,有针对性地在课堂教学和自主学习中规避其反作用,不断提升对语言规律的认知。

参考文献:

[1]黄瑞红.认知心理学视角下第二语习得中的母语迁移[J].杭州师范大学学报,2012.

[2]黄怀飞.二语习得中的语言迁移及其理论解释[J].泉州师范学院学报,2010.

[3]毛文伟.中介语表达失当现象的考察与归因[J].日语语言研究,2012.

《基于母语负迁移的中国日语学习者偏误现象考察及对策》来源:《北方文学》2018年19期 ,作者:刘畅,,陈强,,田敏。

诗文坊小程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