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IK协作教学模式的认可度调查与分析

赵志娜

摘要:为更加明确了解教学参与者对协作教学在韩国汉语教学中的认可程度,本文对CPIK志愿者、韩国本土教师进行了问卷调查、口头访谈,从中韩教师对教学模式满意度来看何种方式更适合韩国的汉语教学。对具体情况进行了分析,根据具体分析结果,得出整体认可程度良好,但不同对象之间的认可程度存在着差异,这种差异主要表现在具体的合作方式上,因此本文对此进行分析并总结其原因。

关键词:CPIK;协作教学;认可度;调查

CPIK(Chinese Program In Korea)是韩国汉语志愿者项目的简称,是国家汉办在韩国推广汉语教学所采用的一种形式。其中该项目主要采用协作教学模式,具体表现为中国志愿者教师和韩国本土汉语教师共同教学的合作教学模式。

自2012年起,不少学者就已经开始对这种协作教学模式进行了探索和研究,前人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教学法的选择、教学模式的利弊上,很少涉及教学模式的认可度方面。因此本文以2017CPIK志愿者,韩国本土汉语教师为对象,进行了调查访问,根据调查结果我们分析了具体的合作方式满意度以及何种方式更适合教学发展。

一、调查实施

(一)基本情况介绍

本文所提到的学校是韩国大邱市的一所公立初中,总体教学情况良好,2016年首次开设汉语课,学生汉语水平为零基础。韩国本土汉语教师为中文系出身,学历为本科以上,去过中国交流。CPIK志愿者一般为汉语国际教育专业的在读研究生。另外,韩国汉语课堂上的教学模式一般为韩国本土汉语教师和中国志愿者教师共同承担课堂教学,且不同学校,老师之间采用的教学方式也不相同。

(二)调查的设计思路

总的调查思路为:首先通过调查问卷、直接访问等方式分别对不同的对象在现有的教学模式认可度上进行了调查分析。

对调查结果进行统计,根据统计结果进行分析,对哪种方式的满意度最高,满意的原因,是否值得推荐等问题进行了探索。

(三)调查样本的基本情况

本次满意度调查在CPIK志愿者方面主要采用了电子版问卷,问卷发放和回收情况为:向具有搭档老师的85名CPIK志愿者通过微信发放电子版问卷,问卷回收82份。

在韩国本土教师方面主要采取口头访谈法,共有21位本土教师给出明确回复。

二、调查结果的数据统计

(一)教学模式类型

在对各个调查对象对教学模式满意度之前首先进行了教学模式类型的调查,主要是向CPIK志愿者收集,调查教学模式类型如下:

由此可见,目前韩国汉语教学中协作教学模式类型主要为:A,韩国老师主讲,中国老师辅助,占总数的31%;B,中国老师主讲,韩国老师辅助,占总数的29%;这两类占总数的60%,也是目前的协作教学模式的常态。C,合作教学,分工明确,占24%;D,中韩老师分开上课,互不干涉,占16%。

首先,A类合作方式所占比例最大,可见在实际教学中以韩国老师为主。主要表现为韩国老师负责备课、课堂上语言知识的讲解、练习,作业的布置以及考试等内容,教学上处于主导地位;中国老师一般负责单词或课文的领读、教具的准备等内容,教学上处于从属地位。

其次,B类合作方式仅次于A类,可见目前的合作方式类型以A、B为主。B类型的合作方式与A类型相反,主要表现为中国老师负责语言知识、课堂活动、作业、考试,韩国老师负责语法点的讲解、课堂秩序的管理。

再次,C类型属于分工教学,主要表现为中韩老师共同备课,在语法点讲解、课堂组织、文化翻译等内容由韩国老师负责,在领读纠音、汉字书写、语法点操练、文化讲解等方面由中国老师负责。

最后,D类型是中韩老师分开上课,互不干涉。主要表现为中国老师去的课堂,韩国老师不去,韩国老师去的课堂,中国老师不去。这种教学方式下,“合作教学”就形同虚设了。

(二)中韩老师合作方式上的满意度

1.CPIK志愿者满意度

这四种教学类型分别写为A(韩主中辅式)、B(中主韩辅式)、C(合理分工式)、D(互不干涉式),CPIK志愿者在这四种合作方式的满意度如表1:

根据图表得知:CPIK志愿者对协作教学模式的总体满意度为67%,其中A类型中不太满意人数占总人数的比重最大,因此整体来说CPIK志愿者对于韩国老师主讲,中国老师辅助这一类型表示不满。在B/C/D这三种类型中都是满意人数占总人数的比重大,其中B类型所占比重最大,因此在这四种协作方式上,中国老师感到最满意的是中国老师主讲,韩国老师辅助,其次是二者平分工作,合理分配工作。

2.韩国本土教师满意度

本文共有21位韩国本土教师给出倾向的合作方式,具体情况如表2:

根据图表得知:韩国本土教师对协作教学模式总体满意度为86%,其中采取A类型和B类型占总数的76%,和CPIK志愿者对合作模式满意度比重上看,在韩国汉语教学中,A类型和B类型在整个协作教学中占主要地位,其中韩国本土教师在A类型上的满意度稍微高于B类型。

三、调查数据的总体分析与认识

综合调查统计分析可知:就整体而言,调查的对象对协作教学模式都是表示认可的,其中CPIK原语民教师认可度为67%,韩国本土教师认可度为86%。但是CPIK志愿者和韩国本土教师在具体的合作方式上的满意度是存在差异的。CPIK在B/C类型上的满意度高于A类型,而韩国本土教师在A类型上的满意度最高,C类型的使用情况也是低于A、B类型的。存在这种差异是由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主要原因如下:

首先,就CPIK志愿者而言,对课堂上的合作方式表示不满意的主要集中在A类型上,主要原因是志愿者认为韩国老师主讲,自己在课堂上没有自主权,只是作为“复读机”而存在,无法掌握课堂,更没有达到内心想教汉语的愿望;另一方面在分开授课的模式中,表示不满意的比重虽然不高,但是志愿者表示一人授课,在课堂管理和练习说明上存在困难,会降低课堂教学的积极性,也不利于汉语教学事业的顺利发展。

其次,就韩国本土教师而言,韩国本土教师在A类型上的满意度高于志愿者教师,主要原因为:志愿者教师的参与,一方面减轻了自己的教学负担,在简单的教学事务方面可以由志愿者承担;另一方面与志愿者教师的沟通交流也可以提高自己的汉语口语水平。另外,韩国本土教师对B类型的满意度仅次于A类型,这说明B类型也是受到韩国本土老师认可的,和CPIK志愿者相比,只是认可程度的强弱稍微有些不同。另外,在C类型中,中韩教师在满意程度上存在一致性,因此B/C类型都可以作为汉语协作教学模式中的主要合作方式。

最后,韩国汉语教学的课堂上之所以加入中国汉语老师的身影,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让学生学习到最地道、最原汁原味的汉语,经调查统计分析结果可知,CPIK志愿者和韩国本土教师在B类型上的认可度是一致的,在C类型上,由于C类型是二者相互配合,合理分配工作,使得课堂上达到1,1>2的效果。但是达到这种效果,需要二者有一定的默契,能够配合得当,课前需要充分沟通、工作量远远大于A、B、D类型,因此C类型的使用情况是低于A、B类型的。

四、小结

综上所述,虽然整体上各对象对协作教学模式的认可度处于良好状态,但CPIK志愿者和韩国本土教师在具体的合作方式上的认可度还存在一定差异。从调查的认可度来说,由A类型向C类型转向,多发展B、C类型,这两种方式可以使认可度达到一个理想状态,但在具体教学中还是需要根据实际情况选择最适合自己的合作方式,以使教学效果最大化。

参考文献:

[1]遲旭.中韩汉语教师“合作教学”调研报告[D].沈阳师范大学,2013.

[2]冯娟.中韩汉语教师协同教学的问题和对策[J].陕西青年职业学院学报,2011(2).

[3]张博.韩国中小学汉语协作教学模式调查研究[D].吉林大学,2012.

[4]郑博文.韩国“CPIK项目”中的初中汉语“双人双语协作”教学模式探析[D].吉林大学,2015.

[5]边泽宁.浅论CPIK协力教学模式[J].课外语文,2016.

[6]王樱诺.韩国汉语合作教学调查研究[D].吉林大学,2013.

《CPIK协作教学模式的认可度调查与分析》来源:《北方文学》2018年19期 ,作者:赵志娜。

诗文坊小程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