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诗:与夏天无关

朱安民

引子

或许,烈日加暴雨才是夏天

不知地窖与书房谁凉爽

眼里的蚂蚁蜘蛛

要么爬行,要么守候

直到书本合上

梦,疲惫而来

夏天的风很懒散

趴在门口的狗很懒惰

懒惰得无奈

我的影子被感染

如同一个懒汉躺在梦里

螞蚁爬上睫毛

蜘蛛贴在裸露的肚脐

话题

曾经爷爷问:是夏天舒服还是冬天?

我说夏,他笑而不答

我又说冬,他一笑了之

日子真快

一晃几十年

仍无答案

如今,我不再纠结这个话题

也不过问冬虫夏草

我只关心日子缝隙的一丝凉风

只关心桌子上的粗茶淡饭

包括

一杯小酒

怀念

因为,我的夏天越来越热

空调越来越多

一把蒲扇多年也扇不旧

让我这个喜欢恋旧之人如何怀念?

太阳一直在燃烧

凉风继续在吹

至于时有时无,时柔时烈的酒

我知道

冬天敢喝半斤

此刻,只喝二两

会友

农历芒种那天

与一位很久才见的弟兄喝酒

难免兴奋

足足喝了半斤

我们聊了很多,都是过去的事

都发生在冬天

不知何故

后来,我想了几天几夜

还是不明白

尾声

生活,总有很多想不明白

干脆不想

天气预报说:明天晴天间多云

东南风一级

最高气温三十七摄氏度

我把多年的蒲扇放在空调旁

其实,与夏天无关

《组诗:与夏天无关》来源:《北方文学》2018年19期 ,作者:朱安民。

诗文坊小程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