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蒋子龙小说中的工业改革者形象及其文化心态

秦莹

摘要:蒋子龙是当代文坛上始终对工业保持关注的作家之一,他的作品直面通往四化征途上工业战线所面临的重大矛盾斗争,开创了中国新时期工业文学创作的新局面。本文拟从蒋子龙作品中所塑造的一系列城市改革者的形象,分析改革者和城市居民的文化心态。

关键词:蒋子龙;改革文学;开拓者形象;文化心态

在承接着新时期“伤痕文学”,“反思文学”潮流走势之后,蒋子龙以大气磅礴、深具艺术感染力和震撼力的短篇小说走向文坛,从此一发而不可收,至今已经创作了大量的文学作品,其中最值得关注的是他塑造的一系列改革者形象。

一、改革者形象

蒋子龙的小说成就主要表现在塑造了一大批在新时期被称为“开拓者家族”的勇于开拓进取的干部形象。下面以乔光朴为例,分析作者塑造的工业改革者形象。

乔光朴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老一辈“开拓者”性格的典型概括,也是“开拓者家族”的改革先驱。《乔厂长上任记》中,他放弃公司经理职务,主动到问题成堆的重型机电厂上任,这一举动体现了他无私无畏,刚毅果决,迎难而上的革命战士性格。上任后,面对存在着“千奇百怪的矛盾,五花八门的问题”的新环境,他决定对机电厂进行大改造:在局党委领导和支持下,组建新领导班子;制定“谁干得好让谁干”的标准,对领导干部和九千多名职工大考核;整顿职工队伍,用人所长;建立物质奖励和产品检验制度…这些强有力的措施,很快扭转了被动的局面,使电机厂井井有条,生产量直线上升。从这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措施中,读者能感受到出乔光朴胸有大局,知难而进,勇往直前的改革家性格,他思想境界高、专业技术过硬、工作作风优良,也颇具领导才干。但是不可避免,他也有一些缺点,例如不精通关系学,搞外交活动失败等,这些缺点也充实了乔光朴这一艺术形象,他是革命理想与英雄主义的化身,虽仍有较浓的理想主义色彩,但作者已经开始涉及到了这位“改革家”的性格弱点,有因外交关系碰壁失败后的苦恼和牢骚,有对来自友谊支持和爱情慰藉的要求,他是一个具有七情六欲的活生生“社会人”,使其与传统的“高、大、全”英雄形象有了本质的差异。

二、文化心态

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的增长改善了城市居民的生活条件,文化的繁荣丰富了居民的业余生活,而改革中的弊端,也进一步影响着城市居民的思想文化,思维方式和观念行為,文化上的剧变同物质上的巨变一样深远。在蒋子龙塑造的这一系列城市改革者身上,我们可以窥见他们及城市居民的文化心态。

这一系列形象随着社会的变革而发展,他们与这个社会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正式作出改革开放的决策,而后企业改革开始了,“开拓者”们跃跃欲试进行新的尝试与探索,但他们往往在处理微妙复杂的社会人事关系时,透漏出苦恼与困惑。特殊环境下长期形成的“只求无过,不求有功”的“求全”心态仍禁锢着一部分同志的思想,使他们不敢突破现状,如《乔厂长上任记》中前机电厂党委书记石敢,原本是个诙谐多智的鼓动家,在“文革”中丢掉了半个舌头,此后沉默不语,委曲求全。改革开放需要大众具有放眼全人类、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的深远目光,不能只图眼前利益,不顾长远利益,但当时进口的外国商品影响了国货的市场份额,于是“短视”心态悄然产生。《开拓者》中改革者“车篷宽”的老伴王剑秋就提议为保护国货市场,停止全面开放。同时,社会上存在的“万般皆下品,唯有做官高”的说法,也体现了“官崇拜”的文化心态。将官职、官阶视为人的“一般等价物”,信奉权力至上,有权即真理。《乔厂长上任记》中冀申和冀申的支持者们既未投靠“四人帮”,也不是思想僵化的“凡是派”,但他们“只会做官,不会做事”,趋时善变,善于投机钻营,处理一切事情,都把个人的安危和利益放在第一位。产生“求全”、“短视”、“官崇拜”这些文化心态的原因,归根到底还是“文革”给社会带来的伤痕未彻底清除的同时,中国封建专制制度下自给自足的小农意识在改革开放冲击下的显现。

三、结语

蒋子龙被人们称为工业文学的开拓者,在中国工业文学史上地位非同凡响。他是一个非常具有使命感和责任感的作家,敢于直面现实,始终密切地关注着社会转型期中的经济体制变革问题,创造了“改革题材”小说,精准又深刻地描绘了经济改革引起人们价值观念、伦理道德、思想感情的变化,表达了对国家前途和人民命运的关注。

参考文献:

[1]蒋子龙.蒋子龙选集[M].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1983.

[2]罗俊义.论蒋子龙的改革文学和开拓者家族[D].西南师范大学硕士论文,重庆:2000.

[3]吴济时.《工业题材小说创作的新发展——谈蒋子龙工业题材小说创作的成就》[J].武汉:武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82(4).

《论蒋子龙小说中的工业改革者形象及其文化心态》来源:《北方文学》2018年19期 ,作者:秦莹。

诗文坊小程序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