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歌唱

杨文

摘要:在五四新文化运动浪潮的激荡下,新诗团体“湖畔诗社”应运而生。以“湖畔四诗人”为代表所创作的湖畔诗歌凭借其清新缠绵的爱情诗和活泼俊逸的诗歌风格从纷繁复杂的新诗创作中脱颖而出,在题材内容、语言风格和表现手法方面都为新诗注入了新的发展元素。

关键词:湖畔诗歌;爱情诗;地域文化;价值意义

1922年四月初,“湖畔诗社”成立于杭州美丽的西子湖畔,其核心成员为应修人、汪静之、潘漠华和冯雪峰四人,先后以“湖畔诗社”的名义出版了《湖畔》、《春的歌集》等诗集,其中诗社在爱情诗题材和自由活泼诗风上的尝试和创新是对当时白话新诗雄浑奔放风格的一次大胆的、勇敢的、放纵的突破,是对五四思想解放的时代精神的新的阐释,对中国现代新诗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一、湖畔诗歌的艺术风格

周作人对湖畔诗人的诗歌创作有过这样的描述:“他们的是青年人的诗;许多事物映在他们眼里,往往结成新鲜的印象,我们过了三十岁的人所承受不到的新的感觉,在诗里流露出来,这是我所时常注目的一点。[1]”这短短的几句话便概括了湖畔诗歌所具有的显著性特点——“新鲜”。概括来看湖畔诗歌在现代白话新诗的诗歌内容、诗歌语言和艺术手法方面都表现出一个“新”字。

诗歌内容上的“新”表现在湖畔诗歌是大胆的歌唱青春、歌唱爱情。湖畔诗歌是对爱情的大胆“告白”,对现代情诗发展具有开拓作用。湖畔诗社所作的爱情诗多是对乡野间纯洁美好爱情的歌颂,诗篇中大多选择乡村田野的自然景象加以细腻的描绘,他们笔下所勾勒出的自然风光宁静美好,字里行间都流露出诗人心底纯洁天真的情思。湖畔诗社的爱情诗常常能够勾起少男少女恋爱的情怀,诗中流露出的天真纯洁的情思更是青年男女内心对于爱情最真实的反映。

在诗歌语言风格上,“新”体现为清新质朴、浅近明快的白话表达。湖畔诗社的诗歌虽也是反映时代精神,但却采用了低吟浅唱的表达方式,用清新质朴,流畅明白的语言抒发情感,这无疑是新诗写作语言艺术上新的探索和尝试。湖畔诗歌属于自由诗体,他们采用朴实无华,不加修饰的口语化表达来描绘自然意象和抒发情感,这使得整首诗歌形式自由和谐、情感真挚动人。

湖畔诗歌在艺术手法上的“新”表现在爱情诗创作中大胆的“告白”,毫无掩饰地直抒胸臆。直抒胸臆的抒情方式在五四时期新诗创作中屡见不鲜,郭沫若的《女神》便是具有反抗精神的直接呐喊,而湖畔诗歌的新颖则表现为在新诗鲜有触碰的情诗领域进行大胆的抒情,这是新的尝试和突破。

二、湖畔诗歌艺术风格形成的原因

湖畔诗歌的艺术风格呈现出清新自然、天真质朴的特点,他们在诗歌中大胆地歌唱青春和爱情,毫不保留的抒发内心最直观的感受无疑是对五四时期提倡个性解放的响应。总而言之,江浙地区的地域文化和五四时期的思想浪潮是湖畔诗歌艺术风格形成的两个重要原因。

江南水乡温润和谐的地域文化滋养了湖畔诗歌的创作,四位年轻的诗人在游览西湖湖光山色时产生了细腻的情思,写下了数篇清新质朴的优美诗歌,赞颂着大自然的钟灵毓秀,歌唱着美好纯洁的青春爱情。悠久浓厚的文化底蕴,美不胜收的湖光山色,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交相辉映,这些因素无不牵动着湖畔诗人内心诗歌灵感的涌动。同时江浙地区浓郁的人文文化也影响着他们的诗歌创作,江浙地区博大精深的文化底蕴孕育了不少才华横溢的文学大家,在这里许多志趣相投的文人组建了文学艺术社团,创作了丰硕的文学成果,浓厚的文化学术氛围滋养着湖畔诗人。

文学作品往往能够反映一个时代的精神特征,湖畔诗社的文学创作处于中国正新旧文化激烈碰撞的时期,毋庸置疑湖畔诗人也受到了五四时期思想解放思潮的影响,在诗歌创作中尽情地张扬个性、抒发情感,体现对保守落后的旧制度旧秩序的强烈反抗,对五四精神和时代要求的大力支持和倡导。其中最突出的便是湖畔诗人将诗歌创作的关注点放在人性中最真实最敏感的情感部分,放情地歌唱人们内心真挚的情感体验和直接的主观感受,向意中人直接表露心迹,勇敢地追求理想中的爱情,这与五四时期提倡民主、自由、平等的思想观念相契合,所以说湖畔诗歌既是五四思想解放文学革新的產物,同时也是倡导五四时代精神的文学载体。

三、湖畔诗歌的意义与价值

湖畔诗社的文学创作活动主要集中于1922-1925年期间,由于中国政治环境的变化和局势的动荡,强烈的爱国之心激起了湖畔诗人革命政治情绪的高涨,五卅惨案后他们不再“歌笑在湖畔,歌哭在湖畔”,而是纷纷投身于社会革命的斗争道路中,湖畔诗社团体的文学创作也便就此终止。但毫无疑问湖畔诗歌对中国白话新诗的发展所做出的贡献是不容忽视的,诗歌内容题材的创新、艺术表现手法的丰富、真挚情感的大胆抒发,都是湖畔诗歌对新诗发展初期的突破和发展。

湖畔诗社在爱情诗和诗歌艺术表现手法上的创新和发展为白话新诗的创作开辟了一片新的天地,诗歌中对于恋爱的直接大胆的“告白”也是新诗产生发展初期勇敢的尝试。周作人在《情诗》一文中曾就道德和爱情的关系进行了阐释,他认为湖畔诗人纵情地歌唱爱情,是“诗坛解放的一种呼声”[2]。湖畔诗歌是真正摆脱了传统旧诗词格律的新诗,挣脱了封建礼教的枷锁,迎合了五四时期个性解放的思想浪潮,这为后世新诗的创作奠定了基础。冯文炳认为湖畔诗人“一点也没有与旧诗发生过关系,他们是不求解放而自解放,是应声而自由地歌唱”,同时也表示湖畔诗歌是“没有旧习的气味,只觉得有朝气,一个没有沾染旧文章习气老老实实的少年白话新诗”[3]湖畔诗社的诗歌作品不仅仅是中国现代新诗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推动了白话新诗的进一步发展。

相对于同时期成立的文学社团来说,湖畔诗社成员数量少,创作时间短,诗集作品也比较少,在研究领域方面关于诗社的研究也没有呈现出众彩纷呈的局面,但是这一群“歌笑在湖畔,歌哭在湖畔”的青年诗人对于青春和爱情的歌唱、对于人性解放的呼唤、对于封建礼教的反抗却是五四时期极富有浪漫主义和青春气息的代表,他们是青春的诗人,他们的诗歌是青春的诗歌。

参考文献:

[1]周作人.介绍小诗集《湖畔》[J].晨报副刊(杂评栏),1922,5,8.

[2]周作人.自己的园地[M].北京:北新书局,1923,9.

[3]冯文炳.谈新诗[M].新民印书馆,1944,11.

《青春的歌唱》来源:《北方文学》2018年19期 ,作者:杨文。

诗文坊小程序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