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主义视野下的灶神之妻

王莹

摘要:本文运用萨义德的东方主义理论分析《灶神之妻》中存在的东方主义现象。在这本小说中华人男性主人公落后、邪恶,华人女性则深受父权社会的压迫。这样的华人形象正好迎合了西方人对东方人的狭义认识,这反映了作者谭恩美刻板的东方主义情结。

关键词:谭恩美;《灶神之妻》;东方主义

谭恩美是美国著名的华裔女作家之一,她的作品《灶神之妻》讲述了女主角江薇丽在旧中国经历了身体与精神上的痛苦后逃到美国的故事。但是小说中的旧中国,是真实的吗?作者谭恩美对于自己描绘的旧中国又是什么态度呢?谭恩美所认同的价值观是怎样的呢?本文将运用萨义德的东方主义理论进行探索。

一、东方主义理论

萨义德在他的《东方学》中提到,“19世纪西方国家眼中的东方是没有真实依据,凭空想象出来的东方,是西方世界对于东方世界的人民和文化的强烈偏见”。西方人普遍认为东方民族是次等的、不开化的原始人,不具有自我理解、自我阐述和自我表达能力。萨义德认为这种观点是狭隘落后的,忽视了东方的发展与进步。谭恩美在西方国家长大,难免会受到西方的东方主义思想的熏陶,这在《灶神之妻》中表现的尤为明显。

二、《灶神之妻》中华人形象的塑造

(一)华人男性角色的塑造

《灶神之妻》中的文福是谭恩美母亲第一任丈夫的原型。那个人残忍异常,给黛西 · 谭带来了无尽的痛苦。在小说中,谭恩美根据母亲的回忆再现了历史。此外,她还塑造了另一种东方男人:变态、野蛮、胆小、自私、冷漠等。几乎每一个否定词都可以用来形容文福。文福典型的暴行是他的性变态。谭恩美与许多西方作家不同,他习惯于在描写亚洲人的同时强调亚洲人的阳痿,在这方面夸大了文福。他的性欲过于强烈,似乎无法满足他对性的渴望。表面上,谭恩美并不像其他东方学家那样瞧不起中国人,而是想陈述一个真实的故事。事实上,她仍然无法摆脱东方的意识形态。根据文福对女性的虐待,他可以被诊断为“虐恋”,这是一种极其变态的心理和行为,因为他只能在对他人施加各種痛苦的同时体验乐趣和满足。总之,他只能从比自己弱的人身上找到自信。这间接显示了文福的自卑情结。从他身上,只能看到兽性,但一点人性都没有。他没有理智来抑制自己的冲动。事实上,这是一种返祖现象,因为虐狂经常出现在比人类低的动物身上,比如雌性蜘蛛交配后会吃雄性蜘蛛,公鸡会咬母鸡的头上的羽毛。因此,谭恩美与她的前辈相比,在刻画小说中这类人物的同时,更进一步强调了亚裔男性的野蛮、不文明和非理性特征。如果说文福虐待妇女证明他残忍如野兽,那么他对孩子的态度就表明他甚至不如动物。很少看到动物虐待他们的孩子。但是文福把他的孩子当成了可以任意虐待和威胁的沙袋。作为一个父亲,文福的自私、冷漠和残忍导致了他三个孩子的死亡,这是他不道德的性欲和非人化的后果和证据。

(二)华人女性形象的沉默

在《灶神之妻》中,许多女性都被塑造成了父权社会的牺牲品。温妮选择忍耐和沉默,同时忍受男性主导社会的非人折磨。她缺乏自我意识,以父权制度设定的价值观为尺度。她努力满足封建文化传统对妇女的要求。从这里我们可以窥见宗法社会对女性的基本要求。比如说,对男人的任何虐待都是可以原谅的;妻子应该对丈夫的过错保持耐心和沉默。东方女性不仅是西方人眼中的“他者”,也是男人眼中沉默的“他者”。女性意识的缺失也是她们顺从命运和男性主宰命运的帮凶。父权制对女性意识的长期奴役使她们相信一切不公平都是自然的,愿意接受现状。她们不仅忽视了自己的不幸,也忽视了其他女性的不幸,或者在面对别人的痛苦时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谭恩美通过对中国女性命运的安排,强调女性的无知、冷漠和顺从也是她们痛苦的根源。女主角温妮之所以无法抵抗,是因为她自身的弱点以及其他女性的弱点,因为她受到教育,被迫保持沉默。通过她悲惨的经历,她被几个女人直接或间接地引导成为一个顺从的女人。当温妮忍受野蛮丈夫可怕的虐待时,中国传统社会不但没有干预,反而串通起来伤害她。例如,文福在晚宴上公开殴打妻子,但客人却无所作为。

三、结论

在美国主流文化和大众传媒的强大影响下,有中国血统的华裔作家仍然无法抗拒东方意识形态的影响。因此,即使谭恩美强调作品的视角是中性的,她的写作目的是还原家族历史,她也不可能客观地描述东方。她对《灶神之妻》中的中国男人、中国女人以及西方男人的刻画与西方人对东方的想象是一致的,比如她将家庭故事与一批变态、野蛮、胆小、自私、冷漠的中国男性角色混为一谈,将加深西方人对东方男性的刻板印象。她把中国妇女塑造成饱受父权社会折磨、等待西方男人解救的悲惨、从属的受害者。她的设计满足了西方人窥视神秘、愚昧和无助的东方的胃口。

参考文献:

[1]Tan,Amy.The kitchen gods wife[M].New York:Ballantine Books,1991.

[2]谢少波,韩刚译.爱德华·萨义德.东方学[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

[3]马爱华.边缘视角下的他者意义–谭恩美小说的“母亲”形象[J].世界华文文学论坛,2002(2):23-26.

[4]赵文书.华美文学与东方主义[J].当代外国文学,2003,(3):49-56.

《东方主义视野下的《灶神之妻》》来源:《北方文学》2018年19期 ,作者:王莹。

诗文坊小程序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