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书全球传播的创意策略研究

童清艳

摘 要:中国儿童书全球化传播是历史的必然,也是中国彰显文化实力,培育孩童民族自豪感,建立中华东方文化认同感强有力的阵地。本文在研究儿童书全球化传播共同特質的基础上,着重分析中国文化元素的岁时民俗少儿读物、中国城市冒险系列以及中华传奇女性题材的儿童书选题、内容与版式设计创意策略,认为:需要学会“发现儿童”,摒弃目前中国儿童书成人机械想象的说教思路,注重儿童浪漫幻想的情结;注重东方艺术人文情怀的神韵与传达;创意东西方视觉美感交融的版式;处理好图文搭配,方能成功赋能中国文化,实现全球华语传播。

关键词:东方文化;儿童书;全球传播

中图分类号:G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6172-8122(2017)11-0004-04

如何将中国儿童书进行全球化传播,彰显我国东方文化的国家影响力?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也是我国有规模出版社拓展业务及市场的方向。纵观每届意大利博洛尼亚儿童书展会,虽然我国政府下大力气集合中国二十余家少儿出版社联合出展,但能参展的儿童书品种极为有限,具有全球化视野的图书寥寥,难以产生中国东方文化影响力的核聚变效应。

全球化的今天,中国儿童身处东西文化的碰撞与交融,多元思潮、理念和行为不断冲击。如何在认知、视觉的儿童书传播过程中,不断培养中国儿童的民族文化自信,建立本国文化的认同,如何用全球理解的文本去解读中国味的儿童故事?如何创意各类少儿爱不释手的读本?这无疑是我国儿童出版亟待解决的问题。

一、儿童书全球化的创意特质

诸如《哈利·波特》这类影响全球文化的畅销童书,有着共性。

一是选题。内容上更重视少儿情绪、情感,向小读者传达一种对真善美执著追求的信念,倡导以积极乐观态度去对待生活,勇于直面困难、战胜困难。《哈利波特》实在不算是奇幻文学作品中最出类拔萃的作品,但创造了一个跟现实世界平行的魔法世界,孩子们觉得能够脱离现实,进入一个魔法世界,而且能随时进出,为孩子们增加一个可触、可感、可以冒险的另一体验空间;另一方面,小说记录了小主人公哈利逐步走向成熟和强大的成长过程,里面有泪水、迷茫、孤独,真实可信,与每个小读者成长心理相吻合,孩子们在阅读中体会到读书的愉悦,品位到成长的喜与乐。吸引力强的儿童书永远都离不开给孩子们讲一个动听的故事。

二是少儿读物版式设计强调审美功能。其开本设计契合少儿生理特点,有别于成人读物。少儿手掌宽度较小,一些全球化图书设计便着重于出版利于少儿把控的开本。虽然全球性的图书也有许多大开本儿童书,但其制作精美,版式设计着重保护少儿视力,考虑到少儿在阅读时,眼睛与书本保持至少30cm左右的距离。

这类全球性少儿图书还关注其在阅读过程中注意力容易分散、视觉跳跃性特点,版式设计中的插图、分栏等生动、活泼,注重扉页、插图的设计。这类全球化图书的扉页质量煞是精美,在高质量的色纸基础上,还加有肌理,清香淡淡,甚至还印有装饰性的图案,或配与文字内容相关的经典插图。上述平添孩童接触书时难以言辞的手感与视觉喜悦。这种版式设计,附加美学艺术创意价值,吸引更多的孩童。这类图书不仅漂亮、廉价,而且富于艺术性。优美的儿童书能够激发孩子和书本之间良好的互动,如一些让孩子们动手翻翻、插插、粘粘贴贴等功能,均能将图书推上全新的审美层次。

三是根据不同年龄段、不同性别少儿特征,从图书内容到版式进行分类设计。例如德国根据不同年龄阶段孩子的特点,分成赤、橙、黄、绿、青、蓝、紫以及粉红、桃红、橘红10段“阅读测量尺”:婴儿触摸书是木头书或塑料书;一周岁的厚页小书是最佳选择;一周岁半的幼儿可以自行认出书中的图片,也乐意听大人讲解的图书;二周岁的幼儿读简短的小故事书;三周岁的孩子有自己喜爱的主题图书;四周岁孩子有结合自己生活内容的图书;五至六周岁孩子有语言文字和数数方面的图书;七周岁有注重学习方面的图书;八至九周岁孩子有可以逐字逐句去读的图书;十周岁孩子偏向冒险、充满幻想色彩的图书。[1]

读物选择上,男孩和女孩也有很多的差异,男孩侧重科幻和冒险类的主题,女孩子侧重于童话浪漫的故事主题,有些图书在成人看来充满童趣,但是却不能让孩子感动。

综上,儿童书出版选题需要着重考虑儿童的情绪、情感,有一定故事性,版式设计精美,有艺术感,符合孩童爱玩互动特性,同时兼顾不同年龄段孩子们的需求特征,培养孩子们自我读书、爱书的能力,而不是将儿童书定位在成人阅读视角。

二、东方文化元素全球传播的开发

中华东方文化博大精深,可以挖掘的全球化语境的选题众多,主要有以下几种。

(一)岁时民俗少儿读物

中国传统节日沉淀本国千年传统,从远古文化走来,每一季节日都可追溯其独到的历史渊源、奇特传说、特有情趣以及深厚广泛的民众土壤。传统节日习俗是我国的传统、风尚和观念,承载着整个国家对美好生活的愿望与憧憬,是中华民族强大的内聚力,具有深远的包容力。

1.当下国内相关传统节日的儿童图书

一是偏学术风格的普及读物,如《中国结——图说民间传统节日》,书中八成是图片,图片大多来源于考古发现的文物、壁画、雕刻,以及版画、年华、画册、剪纸等,适合于资料收藏,却不适合向儿童推广;《图说中国传统节日》,图文并茂,但是图画多是装饰图,文字则大多引经据典,图书装帧精美,纸张还可以,价格较贵;《我们的节日:春节》,由冯骥才主编的“我们的节日”系列,内容完整,学术价值较高,可作资料保存;

二是偏重于节日故事类的,如《好孩子必读的中华传统节日故事》,故事简单易懂,适合儿童,但是插画没有突破传统风格;《笨笨熊看四季民俗:冬天里的节日民俗》,很浓中国味的插画,偏中国古画画风,只是文字较小,小孩子对这样的插画不是很感兴趣;《名师推荐课外阅读丛书:中国传统节日民俗(学生版)》,此套丛书,文字简约,故事性适合儿童阅读,但是没有插话,书本印刷质量不是很好;《彩绘本中国传统节日故事》,由熊亮绘制的系列故事,包括《年》《灶王爷》,是目前表现传统节日比较受欢迎的版本,可惜没有做成完整的系列。

三是偏重节日民俗介绍。如《中国十个节日传说(汉英对照)》,情节相当简单,很是勉强,而且忽视孩子的节日需要,未能将传统节日的特征以及历史传说表达出来。插图格调不太统一;《中国节日故事手工书——小狗过端午》,比较新颖的一种方式,针对低幼儿童,用手工制作节日所需物品,达到介绍节日的目的。

2.目前可以尝试运作的传统节日全球化选题

针对除夕·春节、元宵节、中和节、花朝节、上巳节、寒食节、清明节、端午节、七夕节、中元节、中秋节、重阳节、寒衣节、下元节、冬至节、腊八节、祭灶节等富含故事选题,进行具体开发、挖掘与提炼。

选择民间故事,同时辅以饮食民俗以及相关习俗。饮食民俗及其习俗的介绍不再是单纯的文字,而是插入图画,甚至制作精良的小饰品,如中国结,这种可触可摸物品可以打破不同种族、文化的隔离,产生一定的亲切之感。

3.以亲情为源开发诸如“除夕·春节”选题

(1)传说故事:年兽的传说、熬年守岁的传说、万年创建历法的传说、贴春联和门神的传说、马皇后巧言消祸的传说、倒贴“福”的传说、桃符的传说、老鼠嫁女的传说、“破五”的传说、舞狮子的传说、金角老龙播雨的传说、荷花生龙的传说、财神菩萨休妻等传说。

(2)春节食俗:饺子、年糕、腊味、春饼、长面、三道茶,只需要繪制各种食物的插图,并制作精美的插页贯穿其中,无需介绍各种食物制作方法。

(3)春节的习俗:扫尘、祭祖、贴春联、贴窗花、倒贴“福”、年画、守岁、爆竹、拜年、逛庙会、观社火、中国结、压岁钱、舞春牛等等。

传统节日,中国人耳熟能详,介绍节日很简单,但是需要传递的不仅是简单朴实的节日概念,更想让孩子知道的是节日背后的东方民俗文化,并突破文化障碍,所以这些独具特色的东方民俗文化需要以亲情为源进行创意,亲情是人类共通的情感。

亲情话题故事很是动人。可以从中国传统的食俗入手,将中国的各个传统节日的特色食物拟人化,让他们能够形象生动的与孩子交流,满足全球孩子充满童趣的心理,同时潜移默化的进行一些东方传统文化的熏陶,让全球孩子们在轻松地故事情境下,了解我们优秀的东方传统文化。

如针对节日美食,儿童书故事主角可选取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如上海“南翔小笼”,将小笼包子拟人化设定为4-8岁,属龙,男孩,金牛座。小笼包子,又叫汤包,大名“汤小龙”,在中国,名气不在李小龙之下。家住上海南市区老城隍庙,老家嘉定南翔。性格活泼,故有“淘气包”之谓。喜好“轧一脚”,哪儿都有他的身影、声音。口头禅,过去是“帮帮忙”,现在改为“啥腔调”。小兄弟小姐妹特多,头顶上都带有褶皱,十四到十九道不等,十九道者最聪明,汤小龙即是,记性好,所有的事情都记在褶子里了。

还可以设计小笼包子闯天下,闯进的是中国传统节日的糕点行列,因此一系列的图书主要侧重于他与各个传统节的食物发生的故事,故事设计要掌握与时俱进,同时也要囊括传统节日及食俗的介绍等等。

每则故事字数控制在1000字以内,情节设置有一到两个戏剧冲突,同时以精美插画形式表现,并将中国传统食物制作成精美的公仔或是插页赠送。

系列图书大致分成10册,按照中国传统节日的顺序编排。每一册书的封面都以小笼包子与一种食物发生冲突的精彩画面设置。

(二)中国城市冒险类少儿读物

目前中国儿童书基本上是写给成人阅读,有这样的一种通病:过分追求主题深刻,大体皆是用成人的机械想象取代孩童的神奇幻想,书中人物也是单面的、类型化,善与恶两极对立,在故事氛围的营造上则是远离时代生活,起源于不知何年何月的古代或纯粹的动物世界,大都离不开一种成人的说教情结。

中国如今发展日新月异,城市的变迁是国内外了解中国变化的一个有力的窗口。可以考虑开发以表现中国现代城市地域特征的系列儿童书彰显中华实力,使世界各地少年儿童足不出户即能拓宽眼界,增长阅历,对中国各个城市东方文化有更多的了解。

1.当下国内有关城市冒险类图书

目前国内有关城市冒险类儿童图书尚缺乏。一些零星涉及图书,也是认定男性主人公偏好冒险探索题材,女性主人公偏好情感关爱类题材。

这其实是种刻板印象。美国儿童绘本会安排不同性别的主人公鲜活于各类故事题材,男孩、女孩出现频度大体相当,各种儿童故事里,都可以出现数量均衡的男孩或女孩主人公。如美国睡前“卧室探险” 题材的故事系列,里面贯穿男孩女孩,并未所有皆指认给“勇敢的男孩子”,他们共同可以战胜魔幻,克服恐惧、探索未知,达成故事,男孩、女孩皆有主演故事的机会。一本《勇敢的玛莎》(Brave Martha),故事是描述小女孩玛莎独睡,并战胜各种魔影充斥漆黑卧室里的故事;《不要在床上蹦》(No Jumping on the Bed),讲述小男孩沃特(Walter)奇遇记,是一种喜欢睡前蹦床,蹦裂整栋公寓层层天花板的故事。冒险类故事没有明显性别差异,情节设置均关注趣味性和离奇性,向儿童传播这样的认知:只要坚强与勇敢,就能探索到属于自己的未知精彩生活。[2]

2.中国城市类冒险儿童书全球化传播策略

在图文并茂的阅读中学习各学科知识,受到东方文化和世界文化的熏陶,感受艺术,感受美,若达到上述效果,前提是孩子们带着兴趣去阅读,而且越阅读越感兴趣。城市冒险儿童书中主人公历的经历具有易感染性,较能迎合5到8岁儿童猎奇心理,好动的成长状态,并且丰富的知识能让他们在获得快乐之余得到不只是单纯的愉快阅读体验。[3]

例如:此类书可以策划以主人公游历各个城市的经历展示各个城市的精妙之处(景点,建筑等),穿插各种各样的社会必备常识。可选择西安,桂林(丽江)、北京、上海这些城市,有的是古文明发源地,有的是中国自然风光面貌,有的是首都,有的是现代大都市,这些城市都有自己丰富的历史,独特的美景,不同的城市文化和人文环境,是中国当代形象的代表之地标。

图书里可以融入丰富的考古,生物,历史和地理知识。丝绸之路,茶马古道,郑和下西洋等城市都是可考虑的选择传播对象。

图书故事主人公可以设计为一位爱冒险的6岁左右小男生,活泼好动,善恶分明,富有强烈正义感和好奇心,充满想象力,带点叛逆,不喜欢受拘束,又极其聪明,具有极强动手能力的孩子。

主人公游历城市的过程也是他破解任务,寻找下一关卡的过程,富有故事书的情节性,冲突性和矛盾性。通过破解关卡的过程,图文并茂地展示中国各个城市的现状,历史文化,地域特色,代表性建筑,地方性民俗,著名景点,城市弊病等。将各学科知识,建筑艺术等所包含的美学概念,社会常识,社会新鲜事物以及生存技能等元素与情节紧密串联在一起。并且在故事中融入中国传统道德观念(孝悌廉耻),及西方道德可取之处(排队,不大声喧哗等)。做到潜移默化地让小读者在读书的过程中受到中西文化的双重教育。让小读者在一定程度上认识到城市发展存在的弊病及产生的原因,让他们从小就对这个社会形成不可推卸的责任感。

每本书的最后附页部分,将以一页的篇幅附上书中提到各个景观,建筑,知识点的真实图片,简略介绍,附相关科学原理。

(三)中国传奇女性绘本

谈到中国的历史,其中有很多人不能回避,也有很多令人津津乐道话题,那就是“江山美人”,更让人马上联想到中国的四大美女。此类女性传奇色彩利于东方文化题材的挖掘与开发。

1.中国传奇女性绘本系列分类:

宫廷传奇女性:芈八子、武则天、杨玉环、西施、貂蝉、王昭君……。

历史才女:李清照、谢道韫、薛涛、蔡文姬、上官婉儿、唐婉……。

巾帼英雄:妇好、花木兰、樊梨花、秦良玉 ……。

神话传说女性:巫山神女、织女、孟姜女、嫦娥、白素贞……。

民间传奇女性:刘兰芝、祝英台、红线女、李娃 ……。

2.中国女性传奇绘本全球化传播策略

旦凡为人所记住的历史女性都有一段传奇的故事,都有一个传奇的人生,可以借助历史将她们的传奇重新演绎,让更多人从简单的故事,优美的画面中重新理解她们。

要想让自己的文化传出去,就需要先图解自己,与别人的文化进行协商。在中国人心目中,图书所传达中国女性独立意识,可以折射出西方文化中的英雄主义、女权主义思想,体现出了个人主义的气息。这就充分发挥和利用了多元文化互融的优势,将诸多中国文化元素成功纳入图书当中。

在全球化语境下,需要将中国故事素材用全球理解的方式,以一种追求真、善、美的娱乐形式,突出人类共同关注的亲情、爱情、友情、勇敢、童心、忠诚、梦想、沟通、善良等简单而永远不衰的全人类富有教育意义的母题,如此内在的现实立意,赋以对于西方而言神秘的东方经典传说色彩,势将获得不同文化、不同年龄受众群体的共同认可,方可重塑曾经的东方文化艺术辉煌,成功地借鉴全球化语境,进行跨文化传播,在一定程度上推动我国儿童图书的发展。

三、总结:东方文化全球传播的儿童书创意策略

(一)挖掘中国东方文化元素,注重赋于东方艺术人文情怀的神韵与传达,学会“发现儿童”

传播学强调共通的意义空间。一是受者对传播内容的语言、文字等符号内涵的共通,二是传播内容与受者的生活经验和文化背景产生吻合。这样方能达成传受双方共通的意义空间,反之,传受双方就会传而不通,甚至发生误解。[4]

虽然不同文化、不同社会中成长起来的孩童是不一样的,但孩童都是处于受保护地位,其成人化、社会化程度较低,因此,东西方儿童天然地拥有许多共性。诸如好玩、喜幻想、乐于冒险、强好奇心、热爱新鲜事等。各国儿童生活环境均相对单纯,也使得全世界的儿童生活经历、体验等都大体一致或接近。儿童有自己的世界;儿童有不同于成人的生活,儿童有自己特有的情感,儿童书需要呈现“发现儿童”的内容。

我国有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这为中国儿童书将传统东方文化走向世界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但是,必须克服东方文化与国际文化的异质性,实现民族文化资源与人类共同终极命题的切合。

(二)融东方与西方视觉情感交融的创新版式

英国著名国际出版人马瑞克认为,在编制全球化儿童图书的过程中,应考虑下列七个因素:选题的覆盖面;叙述文字必須简洁而有启发性,刺激读者思考;插图的种类及数量,力求不同风格的插图;图文数量、比例适宜;设计及表达手法多样创新;无论是意念、表达手法乃至文字都要针对特定年龄;出于文化及政治的考虑,尽量避免使用一些禁忌性内容,如不能避免,应安排相应文字、插图在空版上,以便其他地区出版社可作修订。[5]

把儿童读物版式最有特征的东方文化元素强调出来,突出少儿审美情趣,版式布局大气、优美,赋以艺术品味,适当夸张传播内容信息品质,借助比喻对读物中特性进行张扬,让小读者可以发挥想象,进行视觉概念转化,会使得孩童首先对页面产生关注,从而触发视觉兴趣,达成视觉构成辅助阅读,融东方与西方视觉情感交融的版式创新目的。

(三)处理好配图与东方文字的关系

是“用图画讲故事的书”,还是“带插图的故事书”,或者是“图画与文字共同讲故事的书”,关键在于图画与文字关系——图画和文字艺术关系处理的方式。

佩里·诺德曼(Perry Nodelman)认为:文字与图画一定是相互限制的。有时是文字限制了图画,文字在文图关系中,占据主动,是“先入为主”,因而局限了图画解释的范围,约束了图画传递的信息。有时图画也限制文字,当文字皆“变”化为图画,图画的直观形象去讲述故事,会将故事内容置于特定的情景中。有时图文又是相互“关照”,相互“帮助”的友好态势,在图画书中,图画生动“证实”文字信息,文字是理解图画不可或缺的提示,提供每一句文字的对应物,形神兼备地传递文字内在的含义。[6]

显然,文字与图画是以不同的方式描述同一对象,须将两种关于同一对象的信息整合,图画书本身就是语言,具有表达性,能抒情能叙事,中国汉字具备象形、会意、指示、形声功能,本身就具备图解功能,而当下我国的图画书不是用图来讲故事,仅仅是对文章进行图解,其实只是属于插图,需很恰当解读汉字寓意才可。

我国现有原创图书以文集、文字为主,相对枯燥单调,这与欧美以样式等视觉为主的儿童图书有区别。欧美儿童书通常以图文配合来表现,甚至图画的比例远超文字,其实这是符合孩童阅读与审美习惯的。优美、到位、准确的图画可以弥补文字的欠缺,创意画中有话的强效果,增强整本儿童书的可读性。有效处理好插图与东方文字之间的关联是个大创意。

参考文献:

[1]王达.德国促进阅读基金会的推广阅读实践.山东图书馆学刊,2014(4).

[2]王佳.引进版少儿读物的选题原则—从接力出版社的几本畅销书论起.河北软件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5(7).

[3]陈宁.美国儿童绘本出版中的性别理念研究——简论国内儿童读物中性别教育的缺失.出版科学,2016(5).

[4]李超伦.儿童图书国际化.编辑学刊,1993(12).

[5]李超伦.儿童图书国际化.编辑学刊,1993(12).

[6]李昆鹏.少儿读物插图的审美设计及其效果分析.大众文艺,2017(5).

[责任编辑:传馨]

《儿童书全球传播的创意策略研究》来源:《今传媒》2017年11期 ,作者:童清艳。

诗文坊小程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