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析全媒体环境下危机传播的特点与应对

闫旭凤?

摘 要:随着媒介技术的发展,媒介融合成为传媒业的主流。在传统媒体和新媒体不断融合的环境下,危机事件的传播呈现出了“去中心化”、几何级增长的速度及強化噪音等新特点,应对新环境下的危机传播,需采取及时公布、通力协作、提高公众的媒介素养和加强相关法律法规的建设等措施,以建构和谐的危机传播新秩序。

关键词:媒介融合;危机传播;对策

中图分类号:G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8122(2017)10-0047-02

一、引 言

危机传播是指针对社会的危机现象和事件,如何利用大众媒体及其他社会手段,对社会加以有效控制的信息传播活动。它的目的在于,按照社会传播和新闻传播规律,对危机的处理过程进行干预和影响,使危机向好的方向转化。在时间紧、非常态的情况下,大众媒体更多地被运用到危机传播中。[1]”2008年以来,我国的各种危机事件接连不断,从“南方雪灾”“汶川大地震”到“西南大旱灾”“山西矿难”等……这些事件都表现出了较强的突发性、严重的破坏性和高度的不确定性,而且事态发展迅速,给人民群众造成了巨大的财产损失和精神伤害,对我国整个社会的危机应急能力带来了严峻的考验。作为党和人民的耳目喉舌,作为至关重要的舆论机构,传统媒体一直以来都是危机传播的主力军,在危机事件中起到了沟通各方的重要作用。与此同时,微博、手机、博客、网络即时工具QQ、MSN 等新媒介因其传播速度快、互动性强等特点,逐渐在突发事件报道中占一席之地,并在危机传播中,突显出了不同于传统媒体的强大功能。传统媒体和新媒介的共存导致了现今的媒介融合。在这种新环境下,研究危机传播的新特点,并提出应对危机传播的策略,这对稳定公众恐慌情绪、化解社会危机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二、媒介融合环境下危机传播的新特征

传统媒体采编能力的强大是不言而喻的。但随着多媒体技术和互联网+的发展,以网络、手机、博客、微博、微信为代表的新媒体也占一席之地。新媒体强大的互动性打破了传统媒体单向传播的模式,实现了信息的有效传播。在这种媒介融合状态下,危机传播展现出了与传统媒介状态下不同的新特点。

1.“去中心化”

尼葛洛庞帝说:“我们正处于‘沙皇退位,个人抬头‘消解中心主义的时代”[2]。新媒体环境下,政府、媒体不可动摇的权力中心正在被慢慢瓦解。突发事件的信息传播不再沿着某种单一的方向流动,而是在立体的网状结构中向着多个方向同步

流动[3]。

在传统的危机传播中,由于危机事件往往意味较大的消极因素,作为党和政府喉舌的我国媒体一直以来都对危机信息的采集、写作、编辑到公布严格把关,扮演着信息掌舵人的角色。传统媒体和政府在危机事件的传播中拥有绝对的话语权。然而新媒体给了所有人编码和解码的机会,如网站、BBS、微博、微信、手机、MSN和QQ等聊天工具等,这些新兴媒介以其快速、实时等特性使得公众可以随时随地去获取或传播信息,且实时上传的信息更加视觉化和真实化,满足了人们的知情权和好奇欲。这样的传播环境,对传统信息传播的把关人形成了严重冲击,造成信息源的多元化,使中心的意义被大大弱化。

2017年发生的山西矿难瞒报事件就可以说明,政府和媒体“中心者”的地位被消解,而新媒体所表现出的影响力却越来越大。2017年8月11日,山西和顺吕鑫煤业有限公司露天煤矿发生滑坡事故,事故发生后,该矿称无一人伤亡。随后,和顺县政府网也发布消息称,此起事故并没有人员伤亡,也没有设备被埋。但由于网民在百度和顺贴吧和微信朋友圈传播、转发事故的一些消息,最终纸包不住火,矿方负责人投案自首,并承认滑坡事故导致5台挖掘机被埋,4人死亡,5人失踪。

可见,在媒介融合的新环境下,草根阶层不再是被动的信息接受者,而是成为信息的制作者和传播者,拥有了一定的话语权,这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政府、组织和传统媒体传播信息的权力。这种“去中心化”的信息流动,不仅加快了危机信息传播的速度和广度,而且在自媒体的转发与评论功能下,危机信息传播的效果和影响力得以在最短时间内发挥最强效果;相应地,政府和传统媒体在危机信息流中的主导权被进一步弱化。

2.几何级的传播速度

和传统媒体相比,在媒介融合环境下,以手机、论坛、微博、微信等为代表的新兴媒介具备点对点和点对面相结合的传播模式,这使得草根可以随时随地传播信息,在最短的时间内形成信息的大面积覆盖,并使信息在瞬间以几何倍数增长的速度进行转发,这在危机的突发中可以进行有效预警。在危机情境中,由于危机事件本身的不可预料性和不安全感,民众较容易出现恐慌心理,做出非理性行为。而手机短信、博客、微博、微信等新媒体实时性更强、灵活性更大,很容易使危机信息在短时间内以“滚雪球”效应被传播开来,这有利于较短的时间内满足公众对危机状况的知情权,以便公众开展相应的防范措施。以2010年甘肃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事件为例。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事件的最早报道者是一名普通学生,他用微博报道了泥石流突发时的现场情况,并连续上传了300多条相关信息。一时间,众网友关注和转载数百万次,形成了危机信息几何级增长的“滚雪球”效应,满足了人们的知情权,避免了恐慌,稳定了社会秩序。

3.强化噪音,“助燃”危机

危机事件本身包含着混乱的载体和混乱的编解码,这种混乱较容易导致危机传播中出现噪音强化和噪源泛化。尤其在媒介融合状态下,新媒体整合了人际传播的随意性、及时性和大众传播的集合行为等特点,加之虚拟性影响下的从众心理、责任淡化,都会导致走样信息出现多种版本,加大噪音流,阻塞信息流的畅通,使危机传播成为一个爆裂的信息系统,进一步“助燃”危机。

2008年6月22日,瓮安县一名女学生溺水身亡。法医的两次鉴定结论均为“自杀溺水死亡”,对于这样的鉴定结果家人并不认可。几小时内,网络上谣言四起,有网友说,女学生是被“强奸后扔入河中的”;被害少女的“爷爷、奶奶因申诉已经被打住进医院,妈妈已经失去了理智,叔叔已被警方打死”;更有传闻说,真正凶手是县委书记的女儿,而参与行凶的男生是派出所所长的亲戚。在混乱的编码、解码不断强化下,当地民众群情激奋,最终酿成了6月28日下午大规模人群围攻政府部门和少数不法分子打砸抢烧的突发性事件,导致瓮安县县公安局、县委和县政府办公大楼等多间房屋被毁,数十台车辆被焚。

在媒介融合的新环境里,新媒体的碎片化内容和即时性的传播特点会使感性声音多于理性声音,加之从众效应的作用,跟風的人更容易被煽动、鼓动,相应地危机事件的噪音也容易

被强化,进而加剧事态的发展,引起事态扩大,进一步“助燃”危机,使在萌芽状态的小危机演变为大的社会公共危机事件。

三、媒介融合环境下危机传播的应对策略

1.及时公布,通力协作

山西和顺吕鑫煤业矿难瞒报事件,从一开始的无伤亡到4人死亡、5人失踪,以及和顺县分管副县长等5人被免职、矿方5人被撤职的结局,告诉我们,在全媒体时代的危机传播中,

传统媒体应担负起及时公布真实信息,正确引导舆论的责任。

我们正处在“人人都有麦克风”的全媒体时代,传统媒体只有快速、真实地报道危机事件发生的现状、原因、经过以及结果,且与新媒体通力合作,才可以有效地防止噪音的泛滥。2017年8月8日21时19分四川省的九寨沟县发生了7.0级地震,震源深度20千米。地震发生后,各个QQ群、微博、微信公众号、朋友圈开始传播和转发与九寨沟地震相关的谣言,比如,8月9日3时左右成都等地会再次发生余震,且西安、兰州、西宁、汉中、山东、河南、重庆等地已经预测出有地震发生,其中山东、西安最危险。还有网友晒出西安天空出现的长絮云,并称西安已经地震了,同时,指出“地震云”具有预测地震的功能。在各类谣言出现后,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新京报、@中国地震台速报等多家媒体随即辟谣,称云不能作为预测地震的依据,并告诉人们,如果看到相关消息,不要跟风,一定要保持清醒,做到不信谣,不传谣!与此同时,政府机关等部门也启动了最快的应急预案。媒体和政府的辟谣消息一出,便被微博大V、微信朋友圈、百度贴吧的网友们实时地进行了碎片化的传播和转载,谣言随即在半路就被“截杀”。正如新京报2017年8月9日发布的媒体人佘宗明在《在后真相时代,九寨沟地震谣言没有跑赢事实》一文中指出的,“这一切,既凸显了公众传播素质的提高,也离不开媒体的及时介入和官方信息发布渠道的畅通无阻。”

相比以往谣言的传播速度与影响力,此次九寨沟地震的谣言刚出生就被“秒杀”,它存活的时间极短。这得益于传统媒体的及时介入和政府官方信息的及时发布,而微信、微博等自媒体又使各种危机信息的流动和冲撞更加即时,这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谣言。可以说,新旧媒体通力协作,会使谣言在全媒体环境中难以生存。其中,传统媒体要充分发挥自身信誉度高和专业权威的优点来引导手机短信、微博、微信等新媒体的信息传播,进而消除或控制网络中的噪音。

总之,在媒介融合环境下,各媒体间应各展所长,实现资源与渠道的优势互补,这有利于进一步化解危机。

2.提高公众的媒介素养

近几年我国危机传播中的假新闻、新闻炒作等问题之所以愈演愈烈,除了把关不严、管理严重缺失外,公众的媒介素质不高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如今零门槛、匿名性的媒介新环境,为公众提供了一个没有约束力的轻松平台。在这个没有任何社会责任羁绊的状态下,只有提高公众的媒介素养和自律意识,才能有效“绿化”危机。

提高公众媒介素养,最重要的是要培养公众传播信息的职业道德,建议在学校中设置媒介素养教育的课程,从小学开始普及上网及传播信息的相关知识和职业道德,以增强大众的社会责任感,以便合理地使用话语权。总之,只有公众的媒介素养尤其使用自媒体的素养提高了,在面对危机时,才能从根本上消除噪音,为危机的解除创造一个良好的氛围。

3.加强相关法律法规的建设

我国在2006年1月8日颁布的《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中,写明了危机传播的相关法规,但该预案未涉及危机传播中如何规范、管理自媒体的内容。如今,我们正处在全媒体时代,而危机事件的出现又无法预知,其中手机、微博、QQ、微信等新媒体在危机传播中产生的负面问题也越来越多,这迫切需要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来约束。

总的来说,在媒介融合的背景下,危机传播不仅需要“草根”媒体能够自律,也需要设立操作性、针对性和可行性较强的新媒体法规,以杜绝虚假信息的出现和噪音的泛化,从而化解危机。

参考文献:

[1]方雪琴.信息公开与媒体理性—试论危机传播中的舆论引导策略[J].中州学刊,2004(6):36.

[2](美)尼葛洛庞帝.数字化生存[M].海南:海南出版社,2003.

[3]谢耘耕,曹慎慎,王婷.突发事件报道[M].上海: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09.

[责任编辑:东方绪]

《探析全媒体环境下危机传播的特点与应对》来源:《今传媒》2017年10期 ,作者:闫旭凤?。

诗文坊小程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