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代铜灯设计的美学思想及对动画创作的启示

李显?

摘 要:汉代铜灯设计中体现了儒家“文质彬彬”的美学思想,是科技美与艺术美的统一。工匠们将思想与灯体上的造型设计相融合,展现出了汉代时期的时代特征及寓意。汉代铜灯设计的辉煌成就源于其艺术内涵不再拘泥于功能与形式上的表达。汉代铜灯设计所体现的美学思想在动画中也能得到有效的应用,这对于今后的动画创作起到了深刻的影响。

关键词:汉代铜灯;美学思想;文质彬彬;动画创作

中图分类号:J5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8122(2017)10-0172-02

汉代时期主要奉行的是儒家思想,在汉代铜灯设计中就体现出了“文质彬彬”的儒家设计思想。其主要强调的是,不能只在乎外在的表象,更要有内在的本质。这种设计思想对于现代设计来说也是适用的,同时也为动画创作提供了宝贵的思想启示。

一、汉代铜灯设计的美学思想

汉代匠人们运用生活中的动物、植物以及人为原型进行设计,汉代铜灯不仅形态多样,其内在也蕴藏着深刻的内涵。在制作单虹管灯时就考虑到它不单纯只是为了照明,还考虑到使用者这类群体的感受,弥补了材料在燃烧上的缺陷,实现了科技美与艺术美的统一。

1.汉代铜灯在设计上体现了儒家“文质彬彬”的思想

“文质彬彬”说的是:文采和质朴兼备。在设计中“文”指的是事物的外在表象,“质”指的是事物的内在本质。汉代铜灯不同于以往设计的是,人们已经不只满足于灯的照明,更注重其服务的对象,增加其存在的“价值”。

汉代的长信宫灯最能体现“文质彬彬”的设计思想。汉代青铜冶炼技术已达到鼎盛时期,铜质材料的制作既能节约时间又能更好的保存。由于当时封建制度有很强的等级尊卑之分,其灯体是以宫女为原型。作为为统治阶级服务的用具,为了表现出尊敬和恭顺,而选用跪坐的姿势,这突出体现了其时代特征。突现统治阶级的身份优越感,并为统治阶级营造高大伟岸形象,满足当权者的虚荣从而得到一定的精神享受。“雁鱼灯”——追求富足,向往胜利的思想;“错银铜牛形灯”——原本就象征着财富,以及吃苦耐劳的品质和吉祥丰收之意。这些灯具的造型不是纯粹的模仿,而是经过艺术的加工,运用夸张、变形的手法对物体进行创作并赋予其现实“愿望”。这使得铜灯已不再是有纯粹的照明作用,在精神上更突显了人文关怀。

2.汉代铜灯的设计展现了科技美与艺术美的统一

汉代铜灯在外形上,巧妙的将机关与物的造型结合起来,很自然地融为一体,不仅没有破坏视觉上的享受更体现出科技美与艺术美的统一。

汉代制作的铜灯不仅展现出匠人们在造物上的高超技艺,更能体现出它们的思想。汉代仍保留了前代席地而坐的习惯,汉代的案几通常高三十公分,青铜灯放在案几之上,两者的高度之和与人坐姿时眼睛的高度基本一致,便于古人观看[1]。这样的设计非常符合人体工程学,它们还有调节灯光的功能,通过旋转灯柄,不仅可以调节明亮还能阻挡风的干扰,更具环保作用。

二、汉代铜灯的美学思想在动画设计的应用

汉代铜灯设计所体现的“文质彬彬”及科技美与艺术美的统一在优秀的动画中也有所应用。动画本就是文化的载体,要做到动画的“文质彬彬”需要内外兼修。科技的进步提高了动画制作手段的提高,使人们的视觉感受更佳,在享受科技带来便利的同时不能忽视人文艺术魅力的展现。

1.“文质彬彬”的美学思想在动画中的应用

汉代铜灯设计中所体现出“文质彬彬”的美学思想,其在优秀动画设计中也有所应用。动画设计中的“文”是指民族文化内涵。而“质”则是思想情感的表达及反映现实,对社会的前进方向具有指导意义的。动画本就是文化的载体,要做到动画的“文质彬彬”需要内外兼修。如宫崎骏导演的《千与千寻》动画中出现了大量的日本民族的传统色彩——“汤文化”“和服”“神教道”等典型的日本民族文化特色。其动画主要是表达人对自然关系的反思,千寻为河神拔刺时,大量的垃圾涌出,给予人们环境污染的信号,不断引人深思,赋予了动画更深的含义。这部动画不再局限于对本民族文化情怀的表达,而是对当下现实的揭露,反映出作者的情感态度,引起人们的共鸣的同时得到大家的认同。

中国传统动画受到中国写意审美精神的影响,首先体现在对动画作品主题构思的营造上,特别是注重用简洁含蓄的画面表现深刻而幽邃的意境[2]。1986年上海电影制片厂出品的《超级肥皂》动画短片,画面风格是中国传统绘画与民间艺术相结合的表现形式,人物形象极具中国地域性色彩,通过超级肥皂和超级颜料的售卖情况反映现实问题。虽然风格简单,但确饱含深意,有人看完觉得应把握商机,也有人认为有讽刺当时盲目跟风的思想,大家从这部動画中获得的启示不一,充分展现了动画艺术的魅力所在。中国传统动画在形成自己风格的同时用中国的方式表达其内涵,成功地展现出“文质彬彬”的思想。这些经典动画在功能与形式的统一上更赋予其“文质彬彬”的文化内涵,这也是不可超越的艺术魅力。

2.科技美与艺术美的统一在动画中的应用

数字动画作为当今艺术中的一门新型艺术,它自身就是科技美与艺术美的结合。创造者可以运用这种新美学,能够最大限度地进行创造。但在科学技术既给艺术设计提供了更多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项挑战。

以2007年由史蒂夫希克纳导演的动画——《蜜蜂总动员》为例,是关于一只小蜜蜂引发的故事。由于蜜蜂较弱的存在感,设计师艺术化的处理这个问题。画面中的背景虚化,主灯光的聚焦,再加上女主人公视线都朝着主人公的方向,这样会让观众很自然的将视线集中在这只蜜蜂身上,避免观众去寻找主人公的位置。通过这样类似的艺术处理方法会比生硬地放大更加生动有趣。科技是方便制作的的工具,但不能代替人的大脑。而现在仍存在目的不纯、粗制滥造的动画,完全丧失了它自身的艺术性。

三、汉代铜灯设计中的美学思想对动画中的启示

早在汉代,铜灯不仅充当照明的功能,更体现出古人思想指导的重要性。中国动画也应具有中国特色,这对于中国动画的设计师来说,要坚定自己的立场,以中国自己的标准去鉴定动画的好坏,并对“中华美学精神”继承和创新。

1.“文质彬彬”的美学思想是检验动画的标准

汉代铜灯在设计中体现了“文质彬彬”表象与本质兼备的美学思想,在历届优秀的动画作品中也都有所表现,两者兼备所带来的艺术魅力及价值是不可忽视的,因而我们可以通过“文质彬彬”来检验动画作品的优劣。

动画要做到表象与本质的结合,就必须将表象的民族特征与本质的内涵结合起来。就日本而言,“神道教”是日本宗教的鼻祖,神道文明是日本精神和社会义礼的重要载体,也是日本传统文化最深厚的特性。而“神道教”是吸取中华民族儒家思想的核心体系——“天人合一”[3]。在日本动画片中很频繁地出现日本神社等民族文化以及他们引以为豪的武士道精神。不论是本土的还是其他,可以发现日本将其他文化融入到自己文化之中并为其服务。美国在动画或影视都强调个人英雄主义思想,这与他们自身的历史有着紧密的联系。但是因英雄主义的泛滥,使他们在其他文化上寻求突破,如采用中国元素制作的《功夫熊猫》《花木兰》等等。但他们没有因为创作他国文化题材的动画而摒弃自己的东西,而是在中国人物形象中灌输英雄人物思想和独立精神。

在中国动画早期,出现了一系列的优秀动画短片,如《骄傲的将军》和《小蝌蚪找妈妈》等,艺术家们运用了京剧和水墨等具有中国特色的文化元素,使得中国动画在当时达到空前的繁荣。中国动画要想在世界上站稳脚跟,就必须加大对民族文化的重视。现如今,《大鱼海棠》《大圣归来》等带有中国特色的现代作品陆续出现,使中国动画走向了正轨。这反映出优秀的动画作品是不会随着时代的变化而消失,这也就证明了表象的民族特征与本质内涵的重要性。

2.汉代铜灯设计中的美学思想体现了与时俱进的精神

汉代铜灯设计中体现了科技美与艺术美的统一,它的制造是在前人们的基础上再结合了当时时代的思想进行合理的改进,制作出了像“长信宫灯”“错银铜牛形灯”“雁鱼灯”等优秀作品。体现出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这样时俱进的精神。同样,动画创作也不是凭空想象的,它也需要在一定的基础上进行升华,才能够达到创作者想要的作品。

一是创作者自身的基础。对于动画设计师来说,除了专业素质的培养,还需要看清自己的位置,坚定自己的立场,不能为了迎合社会的的需求就放弃身为动画设计师的责任。作为中国的动画设计师绝不能以模仿他国的作品为荣,更不应该以他国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应弘扬“中华美学精神”,创作具有中国特色的优秀动画作品。

二是动画创作是需要根据创作者所处的时代背景、生活环境以及所受的教育有关。优秀的动画作品是在一定的时代条件下产生的,将作品与现实联系起来,与时俱进,引起人们的共鸣,赋予动画更深层次的内涵。这表明与时俱进的优秀动画作品能够反映现实社会生活,并起到引领时代潮流的作用。这也要求我们在创作中是需要扎根于人民,反映社会现状,与时俱进。

四、结 语

通过分析汉代铜灯设计中所体现的美学思想, “文质彬彬”表象与本质的统一同样也在动画中有所应用,这对于优秀动画的创作给予了思想启示。动画创作不能只是电脑特效的炫技,不能一味的为了获利大量模仿和抄袭,丧失民族文化特征。要坚定自己的立场使作品赋有民族特色及内涵,能反映现实生活的需求,引领时代发展的潮流,与时俱进创作出属于人民的优秀动画作品。

參考文献:

[1]于亮.器以载道天人合一——汉代青铜灯的造物美学与环保意识[J].创意与设计,2012(5):26.

[2]曲琳.中国传统动画的意象风格[J].美术大观.2011(7):97.

[3]王赫.日本民族文化背景下的宫崎骏动画电影研究[D].东北师范大学,2012.

[4]左太元.论长信宫灯设计中的美学思想[J].重庆教育学院学报,2006(4):67-69.

[5]米定均.汉代儒家思想关系探讨[D].河南大学,2013.

[6]许大海.儒家思想与汉代器物设计[J].艺术百家,2007(5):141-

145.

[7]许大海.汉代艺术设计思想要义[D].苏州大学,2015.

[8]倪玉湛.夏商周青铜器艺术的发展源流[D].苏州大学,2011.

[责任编辑:艾涓]

《汉代铜灯设计的美学思想及对动画创作的启示》来源:《今传媒》2017年10期 ,作者:李显?。

诗文坊小程序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