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出版对科技期刊编辑部过刊留存的影响

温晓平,马秋明?

摘 要:本文针对目前我国科技期刊编辑部纸质过刊资源利用中存在的过刊大量积压、利用率不高及过刊资源需求下降的问题,分析了科技期刊数字化对纸质过刊资源保留储存的影响,探讨了目前科技期刊出版数据资源存储技术的可靠性,认为各科技期刊编辑部可根据各刊的实际合理确定留存数量,然后在对过刊及交换期刊资源分类整理的基础上,通过赠阅及建立免费图书馆、阅览室的方式发挥过刊资源的作用;各期刊编辑部应合理确定期印数,减少印刷资源浪费,实现节约环保出版,并逐步向按需出版过渡。

关键词:科技期刊;数字化出版;过刊留存;按需出版

中图分类号:G255.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8122(2016)09-0021-03

一、引 言

近年来,期刊数字化浪潮席卷全球,目前对科技期刊数字化的发展、机遇与挑战、出版转型等的研究讨论进行得如火如荼[1-5],建设数字化科技期刊的必要性、迫切性毋容置疑,国内外很多期刊的数字化建设成果给读者、编者和作者带来了科技成果传播和分享的革命化发展。可以断言,期刊数字化将给科技期刊的快速传播插上强劲的翅膀,但是数字化也给科技期刊的传统编辑出版和征订工作带来一定的冲击,据悉施普林格出版集团(Springer Group)旗下的一些期刊已经不再按期出版纸质版,只是在用户有需要时临时按需印刷。在国内,暂时还没有看到纸质期刊零付印的报道,但纸质期刊印刷多少为宜、是否会保持稳定的订户、期刊编辑部该留存多少样刊以备错过征订的读者补订及购买,这些均是摆在每个编辑部面前的现实问题。事实上,由于印刷成本问题,每个编辑部都会一次性印刷足够数量的样刊,而不会选择二次印刷。因此,每个期刊都会根据征订数、交换数、赠阅数和留存样刊数量大略估算期印数,在每一期期刊发行完后留存相当数量的期刊备用。但许多期刊编辑部都存在人手少、设备旧、办公场所狭窄等不足,留存样刊的管理和保护需要一定的人力资源,更为重要的是占用仓管资源,对创刊较早的期刊更是如此。另外,在深化文化体制改革的今天,科技期刊都面临着企改的时代要求,节省人力和物力、节约办刊成本是期刊编辑部亟待考虑的问题之一,但迄今未见有关期刊编辑部在数字化条件下如何确定合理的留存样刊数量、优化办刊资源的分析探讨。为此,本文试图分析编辑部留存样刊的现状及其数字化发展带来的影响,以期为编辑部合理确定过刊保存数量及减少印刷资源浪费提供参考。

二、期刊编辑部过刊资源保存利用现状

目前我国大约出版有5 000种科技期刊,大多数科技期刊的发行量都较低,每个编辑都以征订发行数、交换期刊数、赠阅数和编辑部留存数量确定期印数,其中征订发行、交换、赠阅的样书都按计划送出。同时,为了方便作者购买和错过征订的读者补订,每个期刊编辑部都留存一定数量的过刊样书以备作者、读者和一些图书馆等索取或购买,在期刊数字化出现以前,所有期刊大抵都采用这种出版发行模式。

改革开放初期是我国科技期刊大发展的主要时期。据报道,1977~1999年,我国高校新创办科技期刊达到843种,占高校科技期刊数量(1 276种)的66.1%[6]。若以每个期刊编辑部每期留存期刊30本估算,以1980年创办的双月刊为例,则到2015年底留存期刊数量将接近6 500本,按每本300 g估算,则总质量将达到近2 t。据笔者了解,几乎每个编辑部都开辟专门的库房放置留存的过刊样书,呈现出汗牛充栋的局面,造成了很大的人力、物力浪费。

在20世纪90年代,特别是在互联网+高速发展和1999年《中国知识资源总库》及CNKI网格资源共享平台建立之前,作者、读者和一些图书机构获取科技期刊类学术信息的方式主要是纸质期刊的订阅,每年除通过邮局订阅的订户外,还会有一些零星订户通过编辑部补订期刊或者有些作者需要自己购买一定数量的期刊赠阅或保存,所以保存一定数量的过刊是必要的。但随着互联网和科技期刊数字化的发展,电子期刊已经给传统的纸质期刊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公共图书馆中过刊资源的利用率已经急剧下降,过刊资源建设也是困境重重[7-8]。在近10多年的实际工作中发现,由于期刊资料获取方式的多样性,已经很少有作者、读者等索取过刊样书,所以编辑部留存的过刊资源已经鲜有人问津。

三、数字化对纸质期刊存留的影响

近年来,由于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世界已经进入信息爆炸时代。科技期刊数字化的发展正逐步深入,大型的数字化图书馆知网、万方、维普和超星收录了海量的科技期刊及其全文文献数据,并提供各具个性的个人图书馆创建服务,加上互联网时代阅读习惯的改变,除台式电脑和笔记本阅读终端外,更为便捷的移动式阅读终端手机、电子书、平板电脑成为获取信息的主要渠道。据报道,2009年我国包括在线阅读、手机阅读、手持式阅读器阅读等数字图书阅读方式开始普及,有24.5%的国民通过各类数字媒介阅读,有2.8%的成年人只阅读各类数字媒介而不读纸质书,并且数字出版用户将以每年30%的速度增长[4]。商场、酒店、车站、机场、地铁甚至一些城市街道开放免费wifi服务的报道不断见诸报端,使人们可以方便、快速地依靠移动终端获取即时信息,也可以阅读报刊资料,获取各个领域、各个科技期刊报道的研究成果。包括北京仁和汇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内的一些软件开发与软件服务及数字化传媒加工企业,就将科技期刊文献数字化与即时通讯工具微信结合,推出了科技期刊微信发布数字化平台,以促进科技期刊刊发论文的传播,方便移动终端如手机用户的阅读,不但加快了文献资源的传播速度和广度,而且避免了纸质期刊信息容量的限制及信息的滞后性和携带的不便。从阅读习惯的改变来看,纸质期刊的需求正在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和影响。

目前,很多科技期刊都已经被知网、万方和维普等国内的大型学术文献数据库全文收录,大多数期刊的所有过刊资源也已经被这些数据库挖掘并提供在线全文浏览服务。其中,我国光盘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和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等联合建设的国家知识基础工程,即CNKI已收录了8 000多种期刊和3 690余万篇科技文献数据[9],其中本刊1956年以来的所有数据均已经实现过刊回溯全文浏览;维普期刊网收录了1998年至今的12 000余种各种类型的期刊和3 000余万篇科技文献[10]。同时,我们国内的很多科技期刊都建立了自己的独立网站,截止2009年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属下的954种期刊有581种通过自建网站实现期刊的网络出版,占比达到60.9%[11]。经过近5年的发展和中国高校科技期刊研究会优秀网站评比活动的引导,科技期刊自办网站的发展更呈“井喷”之势,这些科技期刊为了进一步扩大影响和文献引用率,基本都在自办网站上提供过刊论文文献的免费获取。开放获取(Open Access)被认为是未来学术出版的主要模式,是促进科研信息交流、沟通学界与大众的有效途径。我国十分重视推动科技期刊文献数据的开放存取(OA),一大批期刊正在或将要成为开放存取期刊。这些科技信息的传播模式,充分体现了数字化媒体的优势,都为科技期刊文献数据的即时、多渠道获取提供了可能。另外,网络文献资源获取路径的便捷性,主题词、关键词、作者等同类文献簇性网络检索功能的便利性,下载、复制、粘贴的快速性以及学术文献数据的无国界性等,都使期刊数字化的快速发展成为可能,不但给纸质期刊的印刷和发行带来挑战,也使过刊资源的需求成为过去。

当然针对科技期刊来说,实现刊登文献资源的发布、传播、交流和保存是其主要功能,其刊登学术论文的权威性、真实性和研究水平高低是目前职称评定、学位或者学术能力评价的判断依据,这是要求需要提供原版纸质样书的主要原因,也是纸质期刊出版的主要目的所在。但由于文献数据DOI规则的施行,其赋予每一篇文献在数字网络空间世界唯一的永久性“身份”信息,只要科技期刊出版部门和数字出版部门能够坚持学术道德意识,对自己期刊发表的每一篇论文做好学术把关工作,使每一篇论文均真实可信,那么每一篇具有唯一数字对象标识符的学术文献资源也就是真实、权威、可信的。实际上,国内不少高校已经在职称晋升、学位或学术评定中承认学术性媒体上发表的具有DOI编码的网络版论文[12]。由此可见,纸质科技期刊的使用范围在逐步压缩,赠阅与收藏将是纸质期刊存在的主要阵地,其需求量大大减少将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过刊样书的需求空间将不复存在。

在数字化时代,纸质出版将迅速萎缩,按需出版将是未来科技期刊出版发行的主要模式。据信,国外一些大型出版集团出版的科技期刊已经实现全面的数字化,一些期刊按需决定是否出版纸质版本,有的期刊甚至已经取消纸质印刷出现零付印。如何将传统纸质出版物转换成电子出版物,并通过网络出版和按需印刷出版相结合,整合数字化出版未来,是近年来国内外出版、印刷和网络界讨论的热点问题[13]。这些走在数字化出版前列的大型传媒集团的出版模式就是科技期刊发展的风向标,可以断言,将来的某一天科技期刊也将开始按需印刷,不再或者很少出版纸质样书,那时过刊最多也只能出现在图书馆或者一些博物馆中。

四、数字化资源长期保存的可靠性

既然不再需要过多保存过刊资源,甚至不需要出版纸质期刊,那么科技期刊编辑排版原始数据的保存就显得十分重要。事实上,这对高速发展的电子计算机技术和芯片技术来说已经不是什么难题。自1971年发明移动数据存储的载体软盘以来,移动数据存储设备得到了十分迅速的发展,存储设备不断向体积小、容量大、重量轻、可重复写入、便于携带、写入速度快、可靠性强、可加密等方向发展,1999年以中国朗科科技研发的U盘为代表,迅速进入了移动存储设备的高速发展期,目前正在为大家所使用的海量存储设备移动硬盘更受到业界的欢迎,其中加密移动硬盘采用32位高速加密芯片为移动硬盘装上了一道安全之门,可以实现重要信息保护及减缓意外泄密风险和减少数据丢失等,为科技期刊原始编排数据的保存和存储提供了物质保证。因此,可以采用这样的设备,在各大数据共享平台后台存储的基础上,将科技期刊原始数据通过这些存储设备加以存储和备份,在需要纸质印刷时可以随时付印,这样既可以做到按需印刷,又可以有效减少印刷数量,减少过刊的积压和保管困难。

五、结论与建议

我国期刊编辑部长期形成的过刊资源无效积累现象十分普遍。通过以上分析可以看出,纸质期刊出版及订户的萎缩以及文献资源数字化进程的加快、在线传播的快捷、阅读习惯的改变、网络搜索功能的拓展、移动互联网与移动阅读终端的发展,还有科技期刊原始编排数据及其数字化资源海量存储可靠性的增强等,均对纸质期刊的需求带来了很大的冲击,也同时给传统出版发行模式的改变带来了挑战和机遇。顺应时代发展变迁,减少资源的浪费,均急需减少过刊的存留数量。科技期刊编辑部应通过科学分析确定过刊资源留存数量,在对已有过刊资源进行整理并少量存留的基础上,通过赠阅的方式对多余的过刊进行有效地利用,比如支持在学生聚集区建立免费图书馆,或者赠给一些农村村级单位建立免费借阅中心,还可以将过刊资源成套精装后赠阅给一些专家或者研究机构,也可以在编辑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利用本编辑部的过刊资源和交换来的兄弟期刊,建立对所有社会用户开放的阅览室和借阅中心,以发挥过刊资源的应有作用。

综合以上分析,建议将激光照排数据实现有效存储备份以前的过刊,每期可以保留10本左右,此后出版的纸质版期刊,建议每期保留5本为宜,或者每年精装2~3套合订本以备查证,并在此基础上确定期印数,适当减少过多的无效印数,降低过刊存留数量,同时,减少印刷成本及仓储成本,并减少纸张等资源的浪费,实现节能环保出版。

参考文献:

[1]贾晓青.科技期刊数字化发展的分析与思考[J].绿色科技,2013(12):249-252.

[2]钟丽君.科技期刊数字化发展探究[J].中国科技期刊研究,2010(5):689-692.

[3]张淑芳,孟伟,罗雪梅.科技期刊数字化出版的机遇与挑战[J].编辑学报,2012,24(S1):6-7.

[4]丁岩,吴惠勤.龙秀芬等.科技期刊数字化出版转型初探[J].编辑学报,2011,23(S1):3-6.

[5]吴利平.科技期刊数字化进程中面临的问题及思考[J].编辑学报,2007,19(5):377-378.

[6]亢小玉,宋轶文,姚远.中国高校自然科学类期刊现状调查与分析[J].编辑学报,2014,26(5):409-411.

[7]苏静芹.数字化时代公共图书馆过刊资源建设新思考[J].高校图书馆工作,2012,32(4):64-67.

[8]黄正良.数字化环境下高校图书馆过刊管理新探[J].大理学院学报,2012,11(5):65-68.

[9]武夷山.科技期刊在数字化时代的两难处境[J].中国科技期刊研究,2003,14(1):96.

[10]苏柱华,骆浩文,侯建国等.科技期刊数字化办刊发展现状及趋势[J].广东农业科学,2008(3):108-111.

[11]郑筱梅,杨小玲.期刊网络化趋势及科技期刊应对策略[J].编辑学报,2009,29(1):64-66.

[12]匡文波.纸质媒体还有明天吗[J].现代传播,2008(4):123-125.

[13]吴业进.我国出版、印刷业现状与数字化出版的前景[J].中国印刷物资商情,2004(12):7-11.

[责任编辑:思涵]

《数字化出版对科技期刊编辑部过刊留存的影响》来源:《今传媒》2016年9期 ,作者:温晓平,马秋明?。

本文链接:数字化出版对科技期刊编辑部过刊留存的影响:https://www.shiwen.org.cn/144472.html []

上一篇:

下一篇:

诗文坊小程序

热门文章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