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风眠与塞尚绘画语言之比较

王海娟?

摘 要:随着中西方文化交流的进一步发展,表现在艺术上的绘画形式也是纷繁多变的,这里选取两位中外近现代艺术大师——林风眠和塞尚,针对他们的静物画,从他们的绘画题材、构图和技法上做分析比较,发现两者的绘画是有相通之处的,都是在传统中寻求革新,且林风眠的绘画受到塞尚式绘画的影响,尤其自他归国后的画风较为明显。

关键词:林风眠;塞尚;静物画;艺术

中图分类号:J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8122(2016)09-0162-02

林风眠(1900~1991),19岁留法勤工俭学,1925年归国,1928年初创西湖国立艺术院,提出了 “介绍西洋画,整理中国艺术,调和中西艺术。”的办学口号 [1]。在中西方艺术中探索出了一条全新的道路,是东方艺术与西方艺术的完美融洽;塞尚(1839~1906),他的艺术目标是“依据自然画普桑”[2],在自然的光线下,力图描绘出坚实的、厚重的、真实的物像。在古典主义绘画的坚定的基础上去调和与印象派绘画模糊物体轮廓线之间的矛盾。这是在流派与流派之间的探索,“使得印象主义走出一种虚幻与飘渺的路径,变得理性化”[3],是和谐的、统一的。他在绘画结构上的不断探索,使得他摘得“现代艺术之父”的桂冠。塞尚主张用“圆柱体、球体和圆锥体来处理自然物像”、“用婴儿般的眼睛去观察世界”,形成塞尚式结构绘画的独特风格和面貌,而林风眠则是主张“兼容并包,学术自由”的教育思想,要学西洋画,也要学国画,他认为绘画本质就是绘画,无所谓中西,也无所谓派别。这种“兼容并包,学术自由”的思想至今对我们有重大启发。

一、题材比较

从选题性上来看,林风眠的静物画中最喜爱画的题材有瓶花、盆花、玻璃器皿、杯盘、水果等。在他现存的静物画中几乎都少不了花这种植物,而恰恰是花才得以展现出他在色彩上的独特的魅力。是他对花寄托着某种感情?或者仅仅是出于单纯的喜欢,才让那些美丽的花儿走进他的画卷中。而在塞尚的静物画中,苹果是一个突出性的母题,西方人的世界观里,苹果带有一种色情意义。伊甸园的苹果,特洛伊的苹果等都是出自于希腊神话,它是爱情的象征,是维纳斯的奖品,是满足、享乐、欢愉的含义[4]。有人说塞尚笔下的妻子还不如他画的苹果性感,因为他所作的他妻子的所有肖像画没有一张是有笑容的,那么他所选择的这种题材是否可能暗含爱情之意?或者仅仅是为了单纯的绘画?也或者是学习达芬奇画鸡蛋?从而寻求造型的平衡感,他总是在不断的探索绘画的结构,他没有完全地吮吸古典主义学院派的作风,只是吮吸了其中的完美的平衡感,即便是他被后人划分到印象派主义画家之中,他的画作在其中也是独树一帜。不管是林风眠对花的独特描绘,还是塞尚对苹果的情有独钟,他们都是用简单的物像来阐释艺术,在追求色彩与完美造型中尽情地探索一条不平凡的道路,也难怪他们的画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质朴、简美和生动。历史上所沉淀的正是这种百看不厌、经久不衰、平凡而又独特的艺术。

二、构图比较

对他们绘画的视觉性进行分析。林风眠走的是中西融合的道路,追求一种平面空间的和谐、宁静之美。他曾说“我非常喜欢中国民间艺术,我自己的画从民间东西上吸取了很多。吸收了定窑和磁州窑的瓷器上的线条,古朴、流利。汉代画像石的画面构图,楚国的漆器以及后来民间的皮影,我都非常喜爱。”[5]。构图上,林风眠采用方阵布图,这是吸收了宋画的传统,并且从古代汉画像砖石中也可看到其方形构图的渊源。从画面布局上来看,确有受到塞尚构图式的影响,画面比较饱满充实。林风眠在欧洲留学期间(1919~1925),西方现代艺术正蓬勃发展,塞尚在1906年逝世,在这之后,他的艺术地位和艺术价值已经得到了西方艺术家们的“共识”,这样,必然也进入了身处留学的林风眠的视野中。并在回国之后,他与杭州艺专的同事们一同交流学习,开始了对塞尚艺术的深入研究,他五六十年代的创作实践中,与塞尚的同类作品在创作思路上非常相似[6],这其中必然是受到了塞尚的强烈影响,表现在静物画中,是以直线与曲线的巧妙映衬与对比,与塞尚的用“圆柱体,球体和圆锥体来处理自然物像”的几何形状的和构图方法自有相通之处,通过线与面的巧妙处理取得画面的静谧之美。塞尚式的构图则是一种很严谨的手法,曾经有人比喻:“他的画中,如果多拿掉一个苹果或者是多加上一个苹果都会影响画面的完美”。塞尚不仅强调色彩,而且十分强调色彩和体积的密切关系,而强调艺术的主观处理,反对印象主义破坏物像的实体结构和质量感,林风眠曾经将它议成“反印象主义”[7]。他采用色的团块表现法来描绘物像的体积与深度,这与林风眠的平面装饰性的画面感有截然差别。塞尚用几何因素构造的形象结构厚实、严密,并采用色彩的冷暖关系来造型。

三、技法比较

在对物体的塑造上,林风眠更追求气韵的表达,这与他巧妙使用的中国传统画材有着紧密的联系,他在中国传统的宣纸上,使用毛笔,在墨中调入水粉颜料,降低其色彩的纯度和明度,将色彩化为墨韵的和声,水粉颜料中的水粉不仅可以被宣纸吸收,而且兼具有油画颜料的优点,这是他在用色方面的一个新的突破,是中西色彩语言的成功融合。这正是体现了他喜欢用色来表现物像,静物画中的物体色彩变化很微妙,有的物体近乎于平涂,但整体画面确使人久久伫立,不忍离去,用笔的方法近于油画的笔触而远于传统笔法,从此,产生了林风眠绘画艺术的独特样式。这在他的一些彩墨画中表现的则更为明显,将西方的色彩与东方的线条融合的恰到好处,冷暖结合、明暗对比、线线对比发挥的淋漓尽致。林风眠完全打破了只从某一死角去观察物象的局限性,他的很多静物画中,花瓶往往是侧影,因这样更表现了花瓶的身段美。画中的物像多是经过主观化的处理,而不是逼真的写实,这一点他抛弃了西方的写实性,并不追求物体的写实,空间的真实,而是表现为装饰性更为强烈,个人主观精神气韵占据统领地位,作品中兼有豪放和婉约的气质,他是中国现代绘画发展的奠基人物。

塞尚的作品虽予人以沉重、压抑之感,但充满着结构、色彩的美和诗意。画面富有激情笔触,粗犷、有力,用粗黑的线条来勾勒物像的轮廓,塞尚采用的是多点透视法,来描绘他的静物,从而形成一个有序的画面,达到结构和色彩的和谐统一。而林风眠也是抛弃了定点透视,采用多点透视法去表现物像,这么说来。他们两人采用的透视理念还是有相似性的。至于这种透视法的起源就不是这里所要探讨的了。二十世纪初,许多西方的画家们已逐渐对油画进行了探索性的改革,因为他们并不满足于油画的厚重感与坚实感。塞尚晚年的时候开始用轻快的笔法、淡雅的格调、稀薄的色层来追求画面整体松动的效果,几乎连画布也没有覆满,一改用黑色线条勾出轮廓的绘画风格,画面上摆出快快色彩,笔触清晰,用笔大胆,用色典雅,喜爱选取自然界中最质朴的蓝色、绿色,细细品味,甚似有几分中国画的诗意,他画的最多的《圣维克多山》便是其中的代表作品。这种留白是否与中国传统绘画中的“计白当黑”的思想有相通之处呢?要知道那个时候已经有一大批中国人前往异国他乡追寻他们的艺术梦想了,这里并不排除中国绘画走进西方绘画,并对其产生影响。如果是的话,那源头又是在哪里呢?该从何说起?

四、结 语

总之,通过对林风眠与塞尚艺术的分析比较,两人的艺术主张是有差异的,一个是“兼容并包,学术自由”,一个是“依据自然画普桑”。林风眠更加秉着开阔的视野来学习绘画,无所谓派别,也无所谓中西,真正做到了艺术不分国界,塞尚则是在流派与流派之间进行不断的探索,最后注入自己的思想精神。当然,他们两人的绘画相通之处在于都追求绘画的质朴、单纯与宁静的美感。在选题上他们都热衷于选择各自擅长的领域来表现物像,林风眠用花来展现色彩的无尽魅力,打动了无数观众,塞尚用苹果的造型来探索永恒的持久感和稳重感,赢得了现今的艺术地位,花与苹果,这些都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经常接触到的,平凡的静物中却造就出杰出的大师,正是平凡中孕育伟大,所以生活中真的是不缺美,而缺少的是一双发现美的眼睛。就林风眠的出国留学经历,恰恰是塞尚谢世后,其艺术对后来的立体主义和野兽派产生影响的时间,通过林风眠归国之后对塞尚的研究,必然,当时他在法国这个开放的艺术之都留学之时也应该是受到过塞尚绘画的影响。正是因为他将西方的艺术与东方的艺术揉合在了一块,才产生了今天的林风眠式的绘画艺术,如果说林风眠的艺术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所创作,那么塞尚只是这其中的一位巨人。

参考文献:

[1]袁宝林.感动与启迪——写在林风眠110周年诞辰[J].美术,2011(2).

[2]刘一菱.塞尚与自然[J].文艺研究,2008 (4).

[3](英)贡布里希,范景中译.艺术发展史[M].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2004.

[4]沈雨冰.如何用苹果讲故事[J].文艺研究,2014 (10).

[5]李树声.访问林风眠的笔记[J].美术,1990 (2).

[6]曹生龙.接近真实的本质——塞尚艺术的四个时期[J].南京艺术学院学报,2004(4).

[7]中国美术学院美术史系外国美术史教研室.外国美术简史[M].北京:高等教育美术出版社,1998.

[责任编辑:艾涓]

《林风眠与塞尚绘画语言之比较》来源:《今传媒》2016年9期 ,作者:王海娟?。

本文链接:林风眠与塞尚绘画语言之比较:https://www.shiwen.org.cn/144477.html []

上一篇:

诗文坊小程序

热门文章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