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开发小额信贷研究的文献综述

刘高秀

摘要:小额信贷在农村金融领域中占据着越来越重要的位置。通过对目前国内外学者在扶贫开发小额信贷方面的研究进行系统的归纳,对小额信贷效应的相关理论进行系统的总结,以展示此领域的研究现状。

关键词:扶贫开发;小额信贷;扶贫工具

小额信贷作是适应农村金融发展的金融创新形式,是一种解决农民贷款难,帮助农民脱贫致富的一种成功信贷模式。小额信贷的目的是帮助弱势群体自我发展,贷款对象是贫困农户,为贷款对象提供相关的种、养、加工、经商等方面的技术和信息,组织各种培训活动,使贷款对象及时掌握相关技术。小额信贷通过激励贫困农户将资金、技术、信息用在其选择的生产经营项目上,促进贫困农户之间互相担保、互相帮助、互相督促,使贫困人口的收入水平和白我发展能力得到不断增强,以达到使贫困人口早日摆脱贫困的目的,并在此基础上追求更长远的发展。目前,小额信贷在农村金融领域中占据着越来越重要的位置。在许多发展中国家,小额信贷己不仅仅致力于扶贫,更加关注的是为尽量多的中低收入群体提供全方位的金融服务。为此,文章主要对扶贫开发小额信贷研究做相关综述,以展示这一领域的研究现状。

信贷支持的短缺阻碍低收入人群脱贫致富,不利于扶贫工作的开展。Augusto de la Torre,Juan Carlos Gozzi,Sergio L. Schmukler(2007)根据拉丁美洲的经验,表明信贷渠道的短缺阻碍了低收入家庭和小型企业为回报高的投资项目融资,这对经济增长和扶贫是不利的,同时认为金融市场中政府部门的作用有限,应该加强与私人部门的合作,进行金融创新以拓宽信贷渠道。Nikhil Chandra Shil(2009)指出贫困人群需要资金和建议来摆脱贫困,格莱珉模式应该被用于更多的商业渠道。当贫困人群或小型企业不能够从正规金融机构获得贷款时,格莱珉模式将通过拓展信贷资助的范围以帮助弱势群体。谢地和孟勐(2013)应培育专门为农户提供用于农业生产的无抵押小额信贷服务的新型农村小额信贷机构,以弥补商业化农村小额信贷市场的供给不足,为贫困农户和传统种养业农户提供农业生產扶持资金,以利于改善农民生活水平及经济和社会地位,促进农村经营方式变革。刘成玉,徐丹(2014)指出小额信贷是我国农民获取金融服务的重要途径。杨成章(2015)认为资金短缺是当前农村生产中所面临的主要困难,正规农村金融机构的产品单一,手段相对落后,导致供给与需求之间存在较大的差距,无法满足农户需求。巴曙松和游春(2015)认为资金短缺的不良循环严重制约了小微型企业的发展。

小额信贷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扶贫工具。杜晓山(2008)认为小额信贷的优势在于为弱势群体提供金融服务以及在探索金融服务的创新模式方面具有低成本研究和实践的功能。周善葆(2009)根据百色市扶贫开发的经验和启示,对西部山区扶贫开发和农村经济发展影响因素进行了研究,肯定了信贷支持在扶贫开发中的作用。Jagannath K和Khemnar(2013)认为小额信贷活动对印度的贫困人口有积极作用。小额信贷工作的开展就是使贫困人口尽可能获得高品质金融服务,不仅包括信贷,还包括储蓄、保险和基金转换。伍艳(2013)运用Likert五级量表以及层次分析法,对南充广元贫困县26个乡镇的调研数据进行实证分析,研究发现小额信贷对贫困地区农户收入以及农户受教育程度的改善具有较强的支持力度。万方和陶晓红(2013)认为相对于政府补贴的扶贫贷款,小额信贷能对客户产生更大的生产激励,以保证较高的还款率及项目持续性。P.W.N.A.Kumari,P.J.Kumara Singhe(2014)通过对马特莱区域经济发展项目的研究,认为小额信贷有利于扶贫工作,小额信贷创造了一个更为健康的宏观经济环境。Tanya Sharma,Rohini Singh,Hamendra Kumar Porwal(2014)根据德里数据分析显示小额信贷对提高生活水平、减少贫困和妇女赋权方面有积极作用。Gambo Babandi Gumel(2014)通过对西北尼日利亚地区的调查数据的分析,结果表明小额信贷对家庭收入、资产、子女教育和消费方面有积极影响,是一种强有力的扶贫工具。

小额信贷在扶贫开发工作中占据重要地位,应对小额信贷模式进行不断创新,提供更为完善的金融服务,更好地满足不同贫困人群和小微企业的资金需求,同时增强小额信贷的可持续性。C.M.Sashi(2010)建议除了给贫困人群提供信贷外,还必须提供其他的金融服务,包括战略咨询和协助选择市场。咨询服务的提供有利于监管,提高贷款偿付能力。根据贫困程度的不同,捆绑信贷和咨询服务也应该不同,以满足不同人群的需求。E.A.Parameswara Gupta和Manjunatha C.T.(2013)认为“自助小组银行联动”是一种比较有效的扶贫小额信贷形式,在班加罗尔城市通过自助小组和非政府组织成功地将银行小额贷款普及到贫困人群。邱峰(2013)倡导建立小额信贷保险制度,认为其在服务“三农”、创新银保合作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可以为小额贷款中的信用风险提供保险服务与支持。Stephen Mago(2014)提出一种新的扶贫小额信贷模式“小额信贷—生计模式”。Stephen认为扶贫工作的重点应该放在减轻贫困和可持续发展方面。“小额信贷—生计模式”是小额信贷和可持续生计框架的结合。这种模式可以提高扶贫效率,通过生计和小额信贷之间的联动使贫困人口获利以实现脱贫。马涛和郭沛(2014)认为小额信贷机构要想获得更大的成功还需要建立一个完善的外部支持体系,而政府和小额信贷行业组织在其中将发挥重要作用。

小额信贷有助于扶贫开发发作的开展,但小额信贷机构的经营效率还需进一步提高。袁吉伟(2012)利用DEA模型对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印度、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菲律宾、越南、柬埔寨8个亚洲国家109家小额信贷机构的经营效率进行研究和分析。实证研究结果表明,亚洲小额信贷机构整体效率不高,可以通过改进信贷技术、内部资源配置、提升信息化管理水平等措施进一步提升运营效率。

大多数研究的重点主要集中在从国家层面上探讨小额信贷在扶贫开发工作中的作用。鉴于小额信贷在扶贫工作中的重要角色,未来的研究可以依据和运用供求理论、产品创新理论、风险管理理论和信贷绩效评估方法对滇西边境扶贫开发小额信贷进行综合性研究,寻求一个连接满足农户信贷需求、金融机构信贷资金安全供给和推进滇西区域协调发展与脱贫步伐的桥梁。

参考文献:

[1]P. Kumari and P. Singhe,“Poverty Alleviation and Long-term Sustainability of Mirofinance Project:With Special Reference to Matale District,”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anagement and Sustainability, vol. 3,no. 2,pp.84-96,2014.

[2]A.d. l. Torre, J. C. Gozzi and S. L. Schmukler,“Innovative Experiences in Access to Finance:Market Friendly Roles for the Visible Hand?,”The World Bank Policy Research Working Paper 4326,2007.

[3]S. Mago,“Microfinance,Poverty Alleviation and Sustainability:Towards a new Micro-Finance Model for Zimbabwe,”Journal of Economics and Behavioral Studies,vol. 6,no. 7,pp.551-560,2014.

[4]K. Jagannath and Khemnar,“Microfinance:Solution to an Alleviation of Poverty,”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arketing and Technology,vol. 3,no.11,pp.179-189, 2013.

[5]N. C. Shil,“Micro Finance for Poverty Allleviation:A Commercialized View,”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conomics and Finance,vol. 1,no. 2,pp.191-205,2009.

[6]E. Gupta and C. Manjunatha,“Micro Finance Urban Poverty Alleviation and Women Empowerment:A Study with Reference to Bengaluru Urban,”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Retailing & Rural Business Perspectives,vol. 2,no. 4,pp. 622-628,2013.

[7]C. Sashi,“The Make-buy Decision in Maketing Financial Services for Poverty Alleviation,”Journal of Financial Services Marketing,vol.15,no.4,pp.296-308, 2010.

[8]G. B. Gumel,“Impact of Microfinance on Poverty Alleviation:A Case of Noth-Western Nigeria,”The Business & Management Review,vol.5,no.1,pp.304-311,2014.

[9]T. Sharma, R. Singh and H. K. Porwal,“Impact of Microfinance on the Living Standards,Poverty Alleviation and Empowerment of the Poor Women in Delhi,”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Research in Social Sciences,vol. 4,no.4,pp.95-117,2014.

[10]杜曉山.非政府组织小额信贷机构可能的发展前景[J].中国农业经济,2008(05).

[11]周善葆.西部山区扶贫开发的金融对策研究——基于百色市扶贫开发的经验和启示[J].区域金融研究,2009(02).

[12]伍艳.小额信贷对农户民生脆弱性改善的影响研究——以四川省南充广元为例[J].西南民族大学学报,2013(08).

[13]袁吉伟.亚洲小额信贷机构经营效率实证研究——基于DEA模型[J].农村金融研究,2012(09).

[14]杨成章.促进农村金融发展的思考[J].宏观经济管理,2015(01).

[15]马涛,郭沛.国际小额信贷发展趋势及面临问题对我国的借鉴[J].经济问题探索,2014(05).

[16]邱峰.农村小额信贷保险协调性发展问题研究[J].国际金融,2013(02).

[17]谢地,孟勐.培育新型农村小额信贷机构的思路[J].经济纵横,2013(08).

[18]巴曙松,游春.我国小微型企业贷款保证保险相关问题研究[J].经济问题,2015(01).

[19]万方,陶晓红.小额信贷的公共性问题:孟加拉的经验与中观化解构[J].国际经贸探索,2013(07).

[20]刘成玉,徐丹.小额信贷利率市场化对农民金融服务的影响及保障政策探讨[J].农村经济,2014(05).

(作者单位:云南师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

《扶贫开发小额信贷研究的文献综述》原文作者:刘高秀,该学术论文发表于:中国集体经济 2017年7期

诗文坊小程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