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造型观念与造型手法看中西方绘画的同异

邓楠 孔光 莫婷婷 王婷

摘 要:由于哲学体系、美学思想及历史背景的差异性,致使中西方美术成为两个不同的话语体系,也由此产生出美术视野和美术创作的多元性。随着中西方艺术文化交流的增强,这两大文化体系发生着激烈的碰撞与融合,这有利于我国文化艺术的创新与转型。要区分两大绘画体系,也并不仅仅从绘画的物质材料作区分,还需从画面中造型方面等差异着手探究。

关键词:造型手法;造型观念;中西方绘画比较

中图分类号:J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2596(2017)08-0132-03

在新世纪,在西方艺术思想碰撞与融合的背景下,中国传统绘画逐渐步入多元化形态,这是传统向现代的转型的一个积极现象。比如,中西方绘画在用线、用色及透视等方面都有较明显的差异,但中西方绘画也有不谋而合之处,后印象画派注重线条的构图,就颇具中国画的韵味,然而他们的用笔始终不及中国的流动性及丰富意义。西方画家所表达的仍是站在西洋立场的宇宙观景,这与中国是不同的。正是因为中西不同的宇宙观点,造就了这两大独立的艺术体系。本文主要以造型观念及造型手法为研究角度,深入剖析中西方绘画的异同点。

一、中西方绘画艺术在造型观念上的比较

造型观念决定造型手法,不同的造型手法也会产生不同的画面效果,当然也会给人带来不同的视觉审美享受,从而产生不同的思想感情。中国绘画以“气韵生动”即“生命之律动”为始终的追求,以“骨法用笔”为创作的手段,通过线条把握物象内部规律,以此来表现物象内部生命的运动和形态。由简练、流动的线条所构成的形象与空白处交相呼应,使画面具有节奏的韵律。南齐谢赫“六法论”中的“应物象形”、“随类赋彩”,强调以自然为师,即“师法自然”,追求主、客观的统一,以表现深心的情调与律动。用“经营位置”来研究“和谐、比例、秩序、匀称”等问题,这恰恰也与西方艺术追求的“和谐、凝重、整齐、匀称、静穆”的形式美不谋而合。西方传统的造型观念是以“形式美”及“自然模仿”为最高原则,以“和谐、秩序、比例、平衡”为美的最高标准。在这种造型观念的影响下,西方绘画创作更加注重科学、自然、造型结构以及真实再现。

(一)意象造型与写实造型

早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刘勰的《文心雕龙·神思》就已提出“意象”这一美学范畴。所谓“意象”即寓“意”之“象”,是创作主体对客观物象赋予某种独特的情感活动而创造出的一种形象。中国画所表现的种种神韵意像也是植根于我国民族的基本哲学思想的。中国画追求的是“情景交融”、“天人合一”的宇宙观,因此南齐谢赫的“六法论”成为后世品评艺术的标准,“气韵生动”成为中国画永恒不变的主题,“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成为艺术家追求的绘画境界。所以中国绘画创作不追求形体的准确性,即苏东坡所说的“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即“以形写神”。这主要通过作者观察日常生活,然后依据自己丰富的想象,用简单的笔墨线条创造出的“意象造型”,以寄托主观情感,达到客观物象与艺术家的内心情感浑然一体的境界。不去刻意再现客观物象,这与西方古典写实主义有本质的区别。

對于中西方在“写意造型”与“写实造型”之间的差异性,林风眠大师曾做过如下总结:“西方艺术是以模仿自然为中心,结果倾向于写实的那一面。东方艺术是以写意为主,结果却偏向于写意一方面……”由此可知,中西方艺术各有所长,中国绘画重抒情,表现的是“写意造型”;西方绘画受埃及、希腊以来传统画风的影响,以“形式美”及“自然模仿”为创作准则,追求一种“典范式”的标准形式,重外在形体的刻画,表现的是“写实造型”。

(二)平面造型与立体造型

平面与立体是中西方绘画的两种不同的造型结构,它们是建立在“空间”的意识形态下。德国著名哲学家斯播格耐在《西方之衰落》一书中曾阐明每一种独立的文化都有他的基本象征物,从而具体地表象它的基本精神。正如埃及金字塔里的甬道是埃及的“路”,希腊独特的艺术——雕像属于希腊的“立体”,而如柯罗的风景油画可谓是“无尽的空间”。中国的空间意识与西方不同,正如《易经》上所说:“无往不复,天地际也。”但这种种的象征都是通过艺术的造型具体表现出来的。

中国画是平面性、写意性的造型,以简练的平面化的线条为主,在表现客观物体的同时,主观地注入作者的个人情感,与西方的具象造型截然不同。中国画利用笔墨线条直抒胸臆,在视觉上虽不能像西方绘画给人以极强烈的视觉冲击力,但更具中国绘画所特有的含蓄和韵味。西方绘画渊源于希腊的雕刻与建筑,追求“整齐、匀称、和谐”的特色。西方传统绘画大都重视客观物象的形似,在平面上,利用利用光影、明暗、透视达到立体逼真的效果,通过立体的造型,表现客观物体的圆浑感、真实感及立体感。

二、中西方绘画艺术在造型手法上的比较

(一)从线条角度比较中西方绘画艺术

以线造型是中国最古老的绘画创作手段,作为中国画的传统创作手段,它担负着写形与传神两大任务。“以线造型”是一种在平面空间用线描绘出物象轮廓的手法,旨在追求客观物象的大致轮廓形象,通过线条表达作者内心世界的精神活动及情趣。中国文人士大夫深受老、庄思想及禅宗思想的影响,故其创作也不外乎于静观寂照中追求自身心灵的畅达,以体合宇宙内部的生命节奏。中国画善用线条,用最简单的线条结构表示宇宙万象变化莫测的生命节奏,也就是“有节奏的生命”。中国的传统艺术,如原始社会的壁画、西周时期青铜器上的纹样或者顾恺之这类的绘画大师的创作等,大都运用笔法、墨法取物象之骨气,对于物象所呈现的阴影始终不刻画,以免笔滞于物。正因为有这种宇宙观,中国画对于笔墨的点线皴擦逐步从刻画实体里走出来,开始关注自由表达作者思想意趣,而中国画的线条恰是这种精神性和意象性的表现。正如文艺复兴巨匠——达芬奇所说:“最初的画怎样产生?最初的画只有一条线,这就是墙壁上包围着太阳投下的人影的线。”线条本身具有独立的审美价值,无论是平面造型还是立体造型,线条都是美术创作最基本的造型手段,是构成视觉艺术形象的基本要素。中国画以毛笔线条勾勒形象,线条不受光线的限制,流畅飘逸富有虚实变化,注重抒情寄兴。中国的线条是舞动的美,是具有浓厚的抒情意味和时代精神的美。而西方重科学,重理性,绘画重视光色渲染的效果,线条也是延续写实之路,光线的变化及形体转折都对其产生影响。并且西方所用的绘画工具及颜料与中国不同,所以西方绘画的笔触往往融于写实的形象中。而“笔法”的运用在中国画中却是主体。其实,关于中西方在绘画中线条的运用,对立起来是有片面性的,因为中西方作品在很大程度上是相通的,只因中西方欣赏习惯及传统造型观念的不同,形成了不同的表现手法。

(二)从透视法角度比较中西方绘画艺术

“透视”是种绘画术语。“透视法”指画家在进行绘画创作时,把客观物象真实地在平面上表现出来并使其具有空间感和立体感的方法。中西透视法角度的不同,也是中西方绘画的一个比较重点,在画面上就是物、我对立及空间的不同表现。邹一桂说:“西洋人善勾股法,故其绘画于阴阳远近,不差锱黍,所画人物、屋树,皆有日影。其所用颜色与笔,与中华绝异。布景由阔而狭,以三角量之。画宫室于墙壁,令人几欲走进。学者能参用一二,亦具醒法。但笔法全无,虽工亦匠,故不入画品。”邹一桂指出中西画法有差别的同时也指出了西洋透视的几种画法:利用与画面成直角诸线集合于一点,以衬出远近的“几何学透视画法”;利用物体受光显出明暗体积,以此衬托出立体空间的“光影透视法”;还有西方绘画中常用的“空气透视法”,这些都为后世深入研究西洋透视法提供了依据。西洋透视法重视光影的韵调,能够在平面上刻画出逼真的空间构造,而中国的透视法将绘画的意境表现得更具中国传统文化底蕴。

西方绘画因受空间限制,通常采用“焦点透视”;中国画因画家不受固定视域限制,可根据需要移动立足点观察、组织自己的画面,这种创作方法被称为“散点透视法”或“移动透视法”。“透视法”的运用与中国山水画的兴起休戚相关,魏晋南北朝时期宗炳的《画山水序》,唐代王维的《山水序》都有涉及透视技巧,到宋代,透视法形成了完整的体系。中国画通常以远景表达“洒脱”、“荒凉”的心灵境界。宋代郭熙在《临泉高致》中提出了“平远、深远、高远”的“三远”透视法,后来韩拙在著作《山水纯全集》中又提出“迷远”、“阔远”、“幽远”共“六远”,这是中国绘画特有的透视法。宋以后,历代画家对透视都有研究,虽有补充,但缺乏较为完整、系统的论述。

(三)从色彩角度比较中西方绘画艺术

色彩在画面中极具表现力和感染力,它通过人类的视觉感受产生一系列生理、心理等效应,并产生丰富的联想,形成深刻的寓意和象征。人类在审美意识萌芽初期,便有了欣赏美、感受美的能力,色彩也便成了中西方绘画艺术共有的基本媒介。中国自西汉起,就有从事绘画的宫廷画师和士大夫画家,也就有了宫廷绘画及文人士夫画两大画系。但中国画家在绘画创作上往往依附于统治阶级,为权贵服务,也有一部分画家自身就来自统治阶级。与此相反,西方艺术家更具有独立性。在色彩运用上,中国绘画受“阴阳”、“五行”哲学思想的影响,以“外师造化,中的心源”为创作理念,画面不注重光影的运用,“五色论”(黑、白、赤、黄、青)就反映这一特点。中国宫廷画家多用明艳的色彩绘画,以迎合统治阶级的审美趣味。文人士夫画追求心境美,以水墨为主,墨又分五彩:浓、淡、干、湿、焦,在创作中体味墨色变化的情趣。谢赫在“六法论”中提到的“随类赋彩”,亦即中国画在色彩上的运用主要通过固有色表达情感,不注重再现客观物象。与中国绘画截然不同的是,在西方绘画中,色彩不仅是重要的表现手段,也是关健的造型手段,“神形逼真、色彩浓丽”正是西方绘画的特色。在西方,光学及色彩学的研究成果對西方的各大绘画流派尤其是对印象派影响深远,使西方绘画更偏于真实再现客观物象。

三、总结

中西文化交流的深入,推动力量中西方绘画在造型创作上的交融,可谓是“殊途同归”。西方吸收了东方在绘画创作中的一些表现观念,形成新的西方绘画样式;而东方也借鉴学习了西方的色彩理论以及写生观念,也极大地丰富了我国传统艺术文化。中西方绘画不管在造型、用线或色彩方面上,都有一些相通之处,比如都以运用色彩表现自身情感为共同原则。正确认识中西方两大绘画体系的异同,在新世纪的今天,积极进取,才能使我国优秀艺术文化大放异彩。

注 释:

朱朴.宋代美学家林风眠[M].上海:学林出版社,1996.9-10.

达·芬奇.达.芬奇论画[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162.

宗白华.美学散步[M].北京-三联出版社,1981. 136.

参考文献:

〔1〕宗白华.美学散步[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

〔2〕王宏建,袁宝林.美术概论[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98.

〔3〕李泽厚.美的历程[M].北京:三联书店出版社,2009.

〔4〕朱朴.宋代美学家林风眠[M].上海:学林出版社,1996.

〔5〕达·芬奇.达.芬奇论画[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

(责任编辑 赛汉其其格)

《从造型观念与造型手法看中西方绘画的同异》出自《赤峰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8期 ,作者:邓楠,孔光,莫婷婷,王婷。

诗文坊小程序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