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词语言的义位研究

刘艳

摘 要:本文从词汇语义学的角度对阎肃先生歌词作品语言进行考察,描写歌词义位的内部结构和组合情况,研究歌词义位组合的相关规律,详释了其歌词义位的语义特征类型,并以此简要分析了其歌词作品语言的时代性、艺术性、哲理性、人文性特征。

关键词:歌词 义位 阎肃

一、引言

词汇语义学是传统语义学(词汇学)的发展,是现代语义学的分支。词汇语义学认为在语义的五种载体中,词是最基本的载体,词所承载的语义是语义学的核心议题。词汇语义学将义位、义素、语素义(素义)、义丛(由义位组成,是短语的意义方面)作为研究的单位,其中以义位为最基本最核心的单位,义位是词汇语义学研究的重要内容。[1]歌词语言是义位的组合体,是义位的线性排列,关涉素义组合、义位搭配、义丛内语义组合、义丛间语义搭配等内容。描写歌词义位的内部结构和组合情况,研究歌词义位组合的相关规律,有利于更深入地分析理解歌词语言,掌握歌词语言运用的技巧。

阎肃先生是国内屈指可数的词作家、剧作家之一,他自上世纪50年代开始创作,创作生涯长达65年,作品多达1000多首,有许多是脍炙人口的佳作。如《红梅赞》《我爱祖国的蓝天》《敢问路在何方》《说唱脸谱》《北京的桥》等。这些作品一经问世便久唱不衰,除了因为其优美的旋律,与恰切的语言运用也有极为密切的关系。歌词语言从表面上看是词语搭配,实则是义位组合,因而我们研读经典歌词作品要更深入地分析理解歌词语言的义位及其组合的规律。义位是能够跟语音结合的最小的语义单位(义素不能),是义素的结合体。按不同的分类标准,可将义位内语义特征划分为语义意义、语用意义、语法意义三种不同的聚合类型。[1]我们从这三个方面考察分析了阎肃先生代表性歌词作品的义位。

二、阎肃歌词作品义位的语义意义

语义意义是义位的中心或核心,是基本的独立的,具有物质性,有指称和认知作用。[1]歌词作品义位的语义意义是整首歌曲中心思想的载体,影响歌曲效果的表达。我们分别选取了阎肃先生不同时期创作的代表作品《红梅赞》《唱脸谱》《敢问路在何方》《军营男子汉》《前门情思大碗茶》《雾里看花》等进行了义位语义意义的考察,并简要概括为以下几类。

(一)象征性义位

阎肃先生的诸多作品都运用到了象征性的义位,如《红梅赞》《雾里看花》《长城长》等,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红梅赞》。例如:

[红梅]梅花的一种,喜温暖气候,有一定的耐寒力。(《红梅赞》)

[冰霜]指冰与霜,比喻严酷的生存环境。(《红梅赞》)

[三九]与三伏相对,指冬至后的第三个“九天”,即冬至后的第十九天到第二十七天。人们说:“数九寒天,冷在三九”。(《红梅赞》)

[严寒]指气温在摄氏负20度至负29.9度之间变化的寒冷天气。(《红梅赞》)

[丹心]指赤红炽热的心,赤诚的心。(《红梅赞》)

[向阳]朝着阳光。(《红梅赞》)

[光彩]指明亮而华丽的色彩。(《红梅赞》)

[昂首]仰着头。(《红梅赞》)

[怒放]绽放。(《红梅赞》)

《红梅赞》是歌剧《江姐》中的主题歌。歌剧《江姐》由歌剧小说《红岩》改编,1964年首演于北京。该剧叙述的是全国解放前夕,中共地下党员江雪琴(江姐),带着中共四川省委交付的重要任务,离别重庆,奔赴川北,投入对敌斗争,后由于叛徒的出卖,不幸被敌人逮捕,最后在重庆解放前夕,英勇就义。歌剧展现了当时严酷的斗争环境,塑造了一个女共产党员的光辉形象。[2]阎肃先生以义位[红梅]象征战斗中牺牲的革命女性,同时象征着中国数万万烈士,以[冰霜]、[三九]、[严寒]象征严酷的斗争环境,以[丹心]、[向阳]、[光彩]象征着烈士的革命热情,以[昂首]、[怒放]象征着烈士的革命斗志。由于歌词中的义位含蓄深刻且极具象征性,使《红梅赞》作为全剧的主题歌富有强烈的革命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色彩,同时升华了戏剧主题,突出了革命烈士江姐的形象,实现了言有尽而意无穷的表达效果。

(二)文言义位

著名词作家乔羽在《在阎肃歌词作品研讨会上得发言》提出,“阎肃先生有文化、有修养”“既懂得中国传统的诗词歌赋,又懂得戏剧。”[3]正如乔羽先生评价的那样,阎肃先生的不少歌词作品都含有文言义位,选用文言义位是其歌词作品语言古朴典雅的重要原因。如:

[逍遥]悠然自得的样子。宋·陆游《逍遥》诗,“台省诸公日造朝,放慵别驾媿逍遥。”(《五百年沧田桑海》)

[桑田]泛指田畴;比喻世事变迁。唐·韦应物《听莺曲》诗:“伯劳飞过声局促,戴胜下时桑田绿。”(《五百年沧田桑海》)

[沧海]大海的水呈青绿色,因指大海。唐·李商隐《锦瑟》诗:“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五百年沧田桑海》)

[万古]古人常用万古表示长久不衰。明·陈子龙《谒禹陵》诗:”万古终河洛,其咨永不忘。”(《长城长》)

[华夏]中国的古称,汉族的自称。宋·太宗《缘识“唯愿君臣千万世,六合同心归华夏。”(《长城长》)

[青史]古代在青竹片上记事,因称记载史迹的书为“青史”。唐·岑参《轮台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古来青史谁不见,今见功名胜古人。”(《我的中华》)

[铁马]指配有铁甲的战马,亦指铁骑劲旅。宋·陆游《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我的中华》)

[锦袖]指华丽的衣服。唐·崔液《杂曲歌辞·踏歌词》“鸳鸯裁锦袖,翡翠贴花黄”(《长江长》)

中华文化因凝聚于古代诗词而得以传承弘扬,这些经受了历史淘洗的古典诗词因此蕴含着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逍遥]、[万古]、[铁马]都是蕴含着传统文化的含义隽永的义位,是中国文化的艺术瑰宝。阎肃先生将其运用到歌词作品中,使作品成为极具古风韵味的经典之作。

(三)时代特征性义位

1949年建国后,人们沉浸在新时代到来的喜悦之中,词作家们创作热情高涨,铭记历史的同时歌颂人民领袖的英明与党的丰伟业绩。20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中期,特别是以“改革开放”的国策提出为触发,我国政治、经济形势发生了巨大变革。在音乐文化领域,从意识形态方面政治主导、高度一致下的革命歌曲一统天下,逐步发生了向抒情歌曲、娱乐性流行歌曲的转换。[2]20世纪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末期,录音机、唱片(磁带)的快速普及,电视传媒迅速崛起流行音乐文化市场逐步发展和繁荣。进入21世纪,世界经济文化发展日益网络化、全球化、一体化,互联网+应用普及,数字化应用提速,音乐艺术传播途径更加快速便捷。在中国通俗歌曲的发展历程中,阎肃先生的歌词创作紧跟时代的步伐,带有鲜明的时代特征,体现在歌词作品上就是时代特征性义位的运用。如:

[解放]解除约束得到自由或发展。(《我为共产主义把青春奉献》)

[革命]社会发展过程中产生的深刻变革。(《我为共产主义把青春奉献》)

[发财]获得大量钱财物。(《军营男子汉》)

[经理]经营管理者。(《军营男子汉》)

[大厦]高大的房子。(《故乡是北京》)

[机房]现代社会常用的电脑室。(《故乡是北京》)

[变幻莫测]难以预测变化无常的。(《雾里看花》)

[纷纷扰扰]形容凌乱的嘈杂的现代社会生活。(《雾里看花》)

《我为共产主义把青春奉献》创作于1964年,是歌剧《江姐》的插曲,[解放]、[革命]、[热血]等是符合时代背景的义位。到了改革开放以后,人们在追求财富的路上你追我赶,社会生活发生了变化,老板、经理、电脑、大厦等新事物竞相出现,阎肃先生敏锐的捕捉到了这种变化,并将其浓缩而成的义位[经理]、[机房],以及令人眼花缭乱[变幻莫测]、[纷纷扰扰]的世界写入歌词之中,让歌词作品带上了浓浓的时代色彩,满足人们在不同时期的欣赏需求。

(四)地域特征性义位

《故乡是北京》《北京的桥》《前门情思大碗茶》等经典作品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被唱遍了大江南北,这源于阎肃先生歌词创作中运用的具有地域特征性的义位,正是这些具有地域特征的义位使得这些有关故乡情思的曲目更加亲切、形象和生动,具有北京特色的景物也因此渐渐为人们所熟知。例如:

[天坛]位于北京市永定门内大街,原是明清两代皇帝祭祀皇天上帝的场所。(《故乡是北京》)

[太和殿]北京故宫太和殿是“东方三大殿”之一,俗称金銮殿。(《故乡是北京》)

[京戏]是在北京形成的戏曲剧种之最,被视为中国国粹。(《唱脸谱》)

[京腔]北京话的腔调。(《唱脸谱》)

[冰糖葫芦]中国汉族传统小吃,北京特产。(《前门情思大碗茶》)

[大碗茶]风靡于解放时期的老北京,一种是煎茶,一种是成茶。(《前门情思大碗茶》)

[三元桥]位于北京市三环路东北角转弯处,是东三环与北三环的交界点。(《北京的桥》)

[金水桥]北京故宫金水河上。(《北京的桥》)

这些浓缩了北京地域特征的义位,有景点[太和殿]、[四合院],也有特产[冰糖葫芦]、[大碗茶]、[豆浆]、[油条]。从视觉到听觉再到味觉唤起人们对于北京的回忆或者向往,把北京味儿活灵活现的展现了出来。

(五)摹状拟声性义位

阎肃先生的作品中,除了描写英勇的烈士和可爱的战士,还有相当多的作品歌颂了中国的传统文化,描摹了北京城里百姓的生活,这些作品中选用了直观可感的摹状拟声性义位,通俗易懂接近生活能拉近与欣赏者的距离。如:

[顶呱呱]非常棒,好极了,对京戏的赞美。(《唱脸谱》)

[叫喳喳]对演员发出的非常洪亮的声音的模拟。(《唱脸谱》)

[笑哈哈]对演员发出的非常豪放的笑声的模拟。(《唱脸谱》)

[美佳佳]对绝美的脸谱的形容。(《唱脸谱》)

[甜丝丝]运用通感的手法,以甜甜的口感,比拟抽象的京腔京韵。(《故乡是北京》)

[脆生生]运用通感的手法,以脆脆的口感,比拟抽象的京腔京韵。(《故乡是北京》)

[细悠悠]细细的样子。以有形物状的描写形容无形的故乡情。(《故乡是北京》)

[密茸茸]茂密的样子。以有形物状的描写形容无形的故乡情。(《故乡是北京》)

[噼里啪啦]形容鞭炮的响声。(《连队里过大年》)

[吸吸溜溜]形容四川麻辣烫的特征。(《连队里过大年》)

[咕咕嘟嘟]形容福建佛跳墙的特征。(《连队里过大年》)

以上义位充满了浓浓的生活气息,是阎肃先生对生活的体悟和细致深刻的描写。选择[顶呱呱]、[脆生生]等直观可感的义位能直抒胸臆,使描写的京戏脸谱形象化,使北京形象化,使军旅生活形象化,唤起人们对传统文化的记忆,对故乡的追忆。

三、阎肃歌词作品义位的语用意义

语用意义,是义位在各种语境中,在运用状态显现出来的各种语义因素,它们都依附于语义意义。[1]语用意义是义位动态组合后所产生的意义,它不是义位的简单相加,包括组合意义和语境意义两类。语用意义的实现要以义位的组合为前提,这种组合也可以称为搭配。词语搭配是表层现象,义位搭配是深层现象。[1]我们分别从义位组合的原则,义位语境意义的实现等方面考察了阎肃先生歌词作品义位组合的规律及其所产生的语用意义。

(一)义位的超常组合

按不同的标准义位组合可以分出很多类型,如简单的二项组合与复杂的多项组合,语法性组合与语义性组合,静态组合与动态组合等。义位的超常组合相对于义位的通常组合而言,就是超常编码是指童话、寓言、宗教典籍、幻想作品中的一些超越现实的义位组合,也指一般文学作品的一些修辞(艺术)性的组合。[1]阎肃先生的歌词作品善于运用义位的超常组合。例如:

(1)白云为我铺大道,东风送我飞向前。(《我爱祖国的蓝天》)

(2)金色的朝霞在我身边飞舞。(《我爱祖国的蓝天》)

(3)春雷为我擂战鼓。(《我爱祖国的蓝天》)

(4)迎接着战鹰胜利凯旋。(《我爱祖国的蓝天》)

(5)便觉的甜丝丝,脆生生,京腔京韵自多情。(《故乡是北京》)

(6)便勾起细悠悠,密茸茸,甘美芬芳故乡情。(《故乡是北京》)

(7)它醇厚的香味儿,直传到天涯,它直传到天涯。(《前门情思大碗茶》)

以上例句中的义位存在超常组合的现象,[白云]、[东风]、[朝霞]、[春雷]、都为没有生命体征的客体,在阎肃先生的作品中与行为动词义位[铺]、[送]、[飞舞]、[擂]组合构成超常搭配,实现了拟人修辞的效果;用[甜丝丝]、[脆生生]、[细悠悠]、[密茸茸]等形容口感的义位,修饰[京腔]、[京韵]、[故乡情]等抽象表情感的义位,达到了通感的艺术效果;义位[香味儿]与[天涯]搭配,用夸张的表现手法让无法持久的[香味儿]飘到天涯,升华了作品所表达的情感。

(二)同系义位的组合

同系义位指在联系(判断)的前后两项在语义和语用上具有同一性。[1]阎肃先生歌词作品主题鲜明、立意凸出、中心集中、形神相聚,得益于同系义位的组合运用。例如:

(8)蓝脸的多尔敦盗御马,

红脸的关公战长沙,

黄脸的典韦白脸的曹操,

黑脸的张飞叫喳喳。(《唱脸谱》)

(9)当大浪扑来的时候,

当浓雾弥漫的时候,

看险滩暗礁,看重重关口,

任天低云暗,听惊涛怒吼。(《风雨同舟》)

(10)风里飘着香,雪里裹着蜜。

春联写满吉祥,酒杯盛满富裕。(《万事如意》)

以上用例表明一首主题鲜明的歌词作品中一般含有同系义位,《唱脸谱》中选用了[蓝]、[红]、[黄]、[黑]等颜色系义位形容不同戏剧人物脸谱的特点;《风雨同舟》中[大浪]、[浓雾]是同系义位,与[扑来]、[弥漫]又构成同系义位,[险滩]、[暗礁]、[关口]是同系义位,[天低]、[云暗]、[惊涛]、[怒吼]是同系义位,这些义位在整篇歌词中又互为同系关系;《万事如意》中[风]与[雪]、[飘]与[裹]、[香]与[蜜]、[春联]与[酒杯]、[写满]与[盛满]、[吉祥]与[富裕]都为同系义位,[风]与[飘]、[香],[雪]与[裹]、[蜜],[春联]与[写满]、[吉祥],[酒杯]与[盛满]、[富裕]在语义上,语用上也都具有同一性,属于同一歌词作品中的同系义位。

(三)同语体义位的组合

语体同一规则是义位组合的选择原则之一,即公文语体性的义位与文学语体性的义位,文言语体性的义位与口语语体性的义位,文雅性的义位与通俗性的义位不宜交叉组合,如义位[您]与[俩]、[仨]不能组合而成[您俩]、[您仨]。阎肃先生歌词作品义位在语体上具有同一性,书面语体性义位多不与口语语体性义位交叉使用,即使有混用情况也有所偏重。在抒情色彩较浓的语体中,多使用文雅性义位。如:

(11)三百六十五个夜晚,

最甜最美的是除夕,

风里飘着香,雪里裹着蜜,

春联写满吉祥,

酒杯盛满富裕,

红灯照,照出全家福,

红烛摇摇摇,摇来好消息,

亲情乡情甜醉了中华儿女,

一声声祝福,

送给你万事如意。(《万事如意》)

其中[夜晚]、[除夕]、[香]、[蜜]、[吉祥]、[富裕]、[中华]、[儿女]等义位较文雅,整首歌曲的曲风因而比较温婉。与此相对的是通俗性义位居多,曲风比较质朴真切的歌词作品,如:

(12)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没有想去打仗,

只是因为时代的需要我才扛起了枪,

失掉多少发财的机会丢掉许多梦想,

扔掉一堆时髦的打扮换来这套军装。

(《军营男子汉》)

(13)山坡上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不是打靶是在放炮仗,

营房里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不是讲课是晚会开了场那,

副连长啊唱京戏洪亮高亢,

小文书那个低回宛转,

来了段梆子腔。(《连队里过大年》)

《军营男子汉》运用的[打仗]、[扛]、[发财]、[机会]、[扔掉]、[时髦]、[打扮]、等义位多为通俗性义位,歌词通篇因此质朴真切。《连队里过大年》使用的拟声词义位如[噼里啪啦]口语性极强,又如[打靶]、[炮仗]、[讲课]、[副连长]、[小文书]、[梆子腔]多为通俗性义位。不同类别的义位一般在不同题材的歌词作品中出现,而不常出现混杂现象,以使歌词作品整体的情感基调比较集中,创作特点也因而比较鲜明。如《万事如意》、《梦里水乡》属于文雅语体,表意婉转传情恰切,而《军营男子汉》《连队里过大年》《唱脸谱》等属于通俗语体,更生活化给人们更真切的心理感受。

(四)义位的语境设立

无论是语言语境、社会语境还是言语发出主体自身的语境,都以义位以及义位的组合为前提。我们这里探讨的主要是能够通过调整义位加以改进的语境,包括句、词、篇章语境。阎肃先生的歌词作品特别讲究语境,并善于通过义位对语境进行设立,从而产生画面感,给人以身临其境的感受。阎肃先生歌词作品语境描写最突出的特点是运用义位对语境进行勾勒。我们考察了其歌词作品《敢问路在何方》义位的语境设立:

(14)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迎来日出送走晚霞。

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发,又出发。

《歌词语言的义位研究》来源:《现代语文》2016年8期 ,作者:刘艳。

诗文坊小程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