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方言研究综述

摘 要:近些年来,潮汕方言研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本文从语音、词汇、语法、文化等方面对潮汕方言的研究成果进行梳理,分析目前研究的不足并对未来研究进行展望。

关键词:潮汕方言 语音 词汇 语法 文化

一、引言

潮汕方言也称为潮汕话、潮语,分布于广东省东部沿海的潮汕地区(潮州市、揭阳市、汕头市、丰顺县)以及海外有华人的地区,是现今全国最古老、最特殊的方言之一。潮汕方言属于汉语方言八大语系之一的闽南语系,具有音韵独特、词汇丰富、语法特殊、古语义多、幽默生动、富有表现力等特点,近些年来引起不少学者的关注,目前已取得一定的研究成果。本文从语音、词汇、语法、文化等方面对潮汕方言的研究成果进行梳理,分析目前研究的不足并对未来研究进行展望。

二、潮汕方言的语音研究

潮汕方言保留了一些古汉语语音的特点,是古汉语的活化石,是研究汉语语音史的宝贵材料(林伦伦,1997)。目前潮汕方言语音的研究成果较为丰硕,研究者主要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考察。

(一)音系研究

清末张世珍的《潮声十五音》是最早研究潮汕方言语音的著作之一。将儒林(1921)以其为蓝本再次修订形成《潮语十五音》,该书详细介绍潮汕方言语音中15个声母,37个韵母,并对潮汕方言语音声韵拼法、声调及潮语口头声进行描述。后来不少研究者对《潮语十五音》展开考察,如陈伟达和马重奇(2009)介绍《潮语十五音》的体例并分析《潮语十五音》与现代潮汕方言的差异,考证出《潮语十五音》所反映的音系是汕头方言音系;马重奇(2008)通过选择《潮声十五音》《潮语十五音》《击木知音》《潮声十七音》和《新编潮汕方言十八音》等五种有代表性的潮汕方言韵书作为研究对象,对比潮汕各市县其音系性质及其语音差异。此外,研究者还对潮汕方言的声调进行探析,如林伦伦(1995)总结潮汕方言有8个调,且单字调调值相差很小;李东风和郑桂敏(2010)采用计算机声谱分析软件对潮汕方言单字调进行研究,发现潮汕方言调域上限低,下限高,调域跨度小。

(二)比较研究

研究者除了对潮汕方言音系特点进行探讨外,还将潮汕方言与其他地区方言进行对比研究,主要包括潮汕方言与闽南方言、普通话的对比研究。潮汕方言与福建闽南语方言有较密切的渊源联系,因此两者皆有很多相似之处。吴芳(2012)从知组字文读层读塞擦音与塞音之别、喉牙音开口二等字的文读层带-i介音与否、全浊声母的文读层送气与否这三个方面讨论潮州话和泉州话文读音音类层次的差异;曾南逸(2012)指出潮汕方言的-ou、-?(-??、-?)、-u(-i)三层分别与泉州市区方言的-ue、-?、-u三层对应。在潮汕方言与普通话进行对比的相关研究中,陈伟达(2006)从韵母、声调两个方面对潮汕方言与普通话音系进行详细的对比分析;谢润姿(2008)分析潮汕人说普通话时在声母、韵母、声调、轻声和儿化等几方面存在的问题,提出克服潮汕方音的方法和建议。

(三)语音与英语学习

众所周知,英语已成为一门国际性语言。潮汕方言和英语在语音系统方面有很大的差异,这给潮汕学生英语语音学习带来诸多困难,其中发音不准,乡音浓厚是最突出的问题之一。为了帮助潮汕学生更好地学习英语,很多研究者开始探讨潮汕方言与英语在语音方面的差异,如刘桢(2009)对英语辅音和潮州方言声母的音位进行对比研究,预测和解释潮汕学生在英语语音学习过程中出现的负迁移现象;刘玫洁(2010)从辅音、元音、声调和连读四个角度分析潮汕方言和英语在语音方面的差异,探讨潮汕方言对潮汕学生英语语音习得的负面影响,提出改善潮汕学生英语语音的相应建议。此外,也有研究者认为潮汕方言的语音与学生的英语听力水平有一定的相关性。余鸿纯(1998)指出听力是以语音知识为基础,听力理解能力的高低首先取决于语音基础的好坏,由于潮汕学生不习惯英语的语调、语气和连读,因此容易对听力材料产生错误理解;刘玫洁(2013)从语音学的角度分析潮汕方言对学生听力水平的影响,并提出相应的教学策略。

三、潮汕方言的词汇研究

潮汕方言词汇的研究相对于语音而言比较薄弱,研究成果也较少。词汇的研究内容主要包括以下两个方面。

(一)特点研究

在词汇研究方面,有研究者考察潮汕方言的词汇借用情况,如林伦伦(1996)认为汕头话借用粤语词有三种方式,分别是全盘借用、借形义而不借音、不借语素。王瑾(2002)总结潮汕方言对粤语的借用体现两个特点:一是以词汇借用为主,如“炒更”“马仔”等;二是通过粤语借用英语,如:波鞋(波,即英语ball)、泊车(泊,即英语park)等。此外,也有研究者研究俗语、成语、歇后语等,如:王永鑫(2005)对潮汕方言俗语的语言、用字、词汇的构成等方面都进行研究;李林浩(2009)探析潮汕方言的成语特点,指出潮汕方言成语的口语色彩浓重,经常采用“反复”的方法来加强语气,往往采用通俗易懂的比喻来说明道理;吴芳(2013)诠释潮汕歇后语如何在语音、词汇、语法等发面展现潮汕方言的特色。

(二)比较研究

研究者除了对潮汕方言词汇特点进行探讨外,还将潮汕方言与其他地区方言进行词汇方面的对比研究,如林伦伦和谢立群(1995)研究海丰话与汕头话的词汇差异及其原因;温昌衍(2008,2011)对广东省内三大方言(客家话、潮汕话、广府话)农业类、人体类词语进行比较研究;严修鸿(2011)比较潮汕方言与客家话关系词的差异等。

四、潮汕方言的语法研究

语法研究包括词法和句法两个方面。在潮汕方言的语法研究中,词法研究相对较多,句法研究相对较少。

(一)词法研究

有研究者探讨潮汕方言中某类词的语法意义,如林伦伦(1991,1992)介绍潮汕方言实词的词法特点和潮汕方言虚词的语法意义;林春语(2005)结合大量实例分析汕头话中居首、句中和句末语气词,细致全面地展示汕头方言语气词细腻生动的语法意义。也有研究者对潮汕方言中某个词进行深入探析,如吴宇翔(2010)从词法功能的角度归纳和总结“铁”字的潮汕方言用法,通过大量实例证明“铁”字在潮汕方言中可以作名词和形容词,还可以充当程度副词;洪莉娜(2013)通过对“绝”字在潮汕方言中各种用法的研究,从语音、词汇和语用方面揭示了潮汕方言保留许多古代汉语成分的特点;钟津婷(2015)通过收集整理《新约潮语圣经》中“着”字的相关语料,总结“着”在清末具有四种词法功能(动词、助动词、形容词和助词)。

(二)句法研究

在句法研究方面,陈传佳(1996)具体描述了潮汕方言的宾语前置现象,总结宾语是疑问代词、一般形式、前边有“一”的情况下可以前置,同时也可以用“甲”“掠”“个”“对”“将”等词将宾语前置。施其生(2009)考察《汕头话读本》中涉及的中性问句语料及相关疑问格式,主要发现潮汕方言中性问句的固有结构是a-VP-neg。欧俊勇和黄燕璇(2011)分析“动词重叠,补”结构的构成、语音、语法意义等方面,并试图探究语法意义的差异及形成原因。

五、潮汕方言与文化

潮汕方言研究除了在语音、词汇和语法方面有所涉及外,在文化方面也有讨论,如林伦伦(2000)研究发现潮汕方言与潮剧的特殊声腔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陈爱辉和尹湘兵(2009)指出潮汕讲古以潮汕方言为依托,潮汕讲古艺术的形成与潮汕方言的发展互为表里,相互促进;林朝虹(2014)分析“十二月歌”和“物产歌”两首潮汕歌谣所折射的民俗文化;成涵(2016)谈及潮汕方言歌曲当今的尴尬现状,强调潮汕歌曲具有丰富的历史内涵并提出推动潮汕歌曲持续发展的建议。

六、结语

潮汕方言是潮汕文化的重要载体,潮汕文化的研究和传承离不开潮汕方言。潮汕方言的研究在一定程度上能够促进潮汕地区各种艺术形式(潮汕歌谣、潮剧、潮汕讲古等)的扩散与发展,因此值得社会的关注与重视。纵观几十年潮汕方言的研究,虽然取得一些成果,但尚有不足之处。本文从以下三个方面对潮汕方言的研究进行评述。

(一)研究范围

从研究范围上看,潮汕地区各县市的方言研究不均衡,有些县市(潮州、汕头、澄海等)的方言研究较为充分,而其他地区(饶平、南澳等)的方言研究还远远不够,有的甚至还是调查的空白点。因此研究者需要拓宽潮汕方言的调查研究范围,以便促进和加强方言点之间、片区之间的比较研究。

(二)研究内容

在研究内容上,潮汕方言主要侧重语音研究,对词汇和语法的描述和分析还不够充分。在未来的研究中,研究者还需进一步挖掘潮汕方言词汇的特点;在语法的研究方面,需要对潮汕方言语法存在的问题及特点进行分析和总结,从而构建较为完善的潮汕方言语法体系。

(三)研究方法

就研究方法而言,已有研究大多数以传统方法为主,多为共时的静态描写,缺少历时的动态分析。因此,研究者可以考虑结合社会语言学、文化语言学、实验语言学等交叉学科进行考察,也可以利用历史比较法来探究潮汕方言的特点和规律。

参考文献:

[1]林伦伦.潮汕方言的特点及其学术价值[J].文史知识,1997,(9).

[2]蒋儒林.潮语十五音[M].香港:香港陈湘书局,1931.

[3]陈伟达,马重奇.《潮语十五音》音系研究[J].东南学术,

2009,(3).

[4]马重奇.粤东潮汕五种闽南方言韵书音系比较研究[J].福建师范

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4):96-104.

[5]林伦伦.潮汕方言声调研究[J].语文研究,1995,(1):52-59.

[6]李东风,郑桂敏.潮州方言单字调的实验研究[J].辽宁师范大学

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3):369-373.

[7]吴芳.潮州方言与泉州方言文读层比较研究[J].华侨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4):111-117.

[8]曾南逸.论厦门、漳州、潮州方言鱼韵字的读音层次[J].语言学

论丛,2013,(2).

[9]陈伟达.《潮语十五音》音系与普通话音系比较研究[J].福建论

坛(人文社会科学版),2006,(S1):189-193.

[10]谢润姿.浅谈潮汕地区普通话培训方法[J].四川教育学院学

报,2008,(5):75-77.

[11]刘桢.潮州方言对英语语音习得的负迁移研究——一项英语辅

音和潮州方言声母的音位对比研究[J].湛江师范学院学报,2009,(5):74-78.

[12]刘玫洁.潮汕方言对潮籍学生英语语音的影响及对策[J].高等

函授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12).

[13]余鸿纯.潮汕方言及文化对潮汕籍大学生英语听能的影响[J].

韩山师范学院学报,1998,(3):39-42.

[14]刘玫洁.浅析潮汕方言对英语听力的影响及教学策略[J].宿州

教育学院学报,2013,(4):141-143.

[15]林伦伦,高于山.汕头话借用粤语词的三种方式[J].韩山师范

学院学报,1996,(1):83-88.

[16]王瑾.潮汕地区潮汕话—粤语接触现象刍议[J].湖南省政法管

理干部学院学报,2002,(S1):86-88.

[17]王永鑫.潮汕方言俗语[M].汕头:公元出版有限公司,2005.

[18]李林浩.潮汕方言成语特点探析[J].韩山师范学院学报,2009,

(5):12-15.

[19]吴芳.从潮汕方言歇后语中窥探潮汕方言的特点[J].南方职业

教育学刊,2013,(1):49-54.

[20]林伦伦,谢立群.海丰话与汕头话词汇差异说略[J].韩山师范

学院学报,1995,(1):134-140.

[21]温昌衍.客家话、潮汕话、广府话农业类词语比较研究[J].农

业考古,2008,(3):189-191.

[22]温昌衍.客家话、潮汕话、广府话人体类词语比较研究[J].嘉

应学院学报,2011,(3):11-14.

[23]严修鸿.潮汕方言与客家话的关系词[J].西南民族大学学报

(人文社会科学版),2011,(2):195-198.

[24]林伦伦.潮汕方言实词的几种词法特点[J].汕头大学学报(人

文社会科学版),1991,(2):62-69.

[25]林伦伦.潮汕方言的虚词及其语法意义[J].汕头大学学报(人

文社会科学版),1992,(1).

[26]林春雨.汕头话的常见语气词[J].广东技术师范学院学报,

2005,(5):61-64.

[27]吴宇翔.广东潮汕方言“铁”字的词法功能研究[J].现代语文

(语言研究版),2010,(11):88-89.

[28]洪莉娜.潮汕方言“绝”字浅论[J].南方职业教育学刊,2013,

(5):84-87.

[29]钟津婷.清末潮汕方言“着”字的词法功能[J].语文学刊(高

等教育版),2015,(19):43-44.

[30]陈传佳.潮汕方言的宾语前置[J].韩山师范学院学报,1996,

(1).

[31]施其生.《汕头话读本》所见潮州方言中性问句[J].方言,

2009,(2):126-133.

[32]欧俊勇,黄燕璇.潮汕方言中的“动词重叠,补”结构分析[J].

新乡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5):101-103.

[33]林伦伦.潮汕方言与潮剧的形成[J].语言文字应用,2000

(4):73-78.

[34]陈爱辉,尹湘兵.潮汕“讲古”的历史演变及文化功能[J].韩

山师范学院学报,2009,(1):20-25.

[35]林朝虹.潮汕方言歌谣的民俗文化内涵[J].韩山师范学院学

报,2014,(4):27-33.

[36]成涵.浅谈潮汕方言歌曲生存现状与传承发展[J].音乐时空,

2016,(4).

(陈泽如 广东广州 华南师范大学外国语言文化学院 510631)

《潮汕方言研究综述》来源:《现代语文》2016年8期 ,作者:摘 要:近些年来,潮汕方言研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本文从语音、词汇、语法、文化等方面对潮汕方言的研究成果进行梳理,分析目前研究的不足并对未来研究进行展望。。

诗文坊小程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