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信息角度看语气词“呢”的焦点与话题功能

李阿衡

从信息角度看语气词“呢”的焦点与话题功能

从信息角度看语气词“呢”的焦点与话题功能

摘 要:从信息结构看,韩语中的助词有5种功能:信息话题标记、对比话题标记、对比焦点标记、确认焦点标记、信息焦点标记。辨别功能的测试方法为3个:具有选项集合与否、具有对比性与否以及具有穷尽性与否。以此为依据,韩语的话题助词“-nn”有信息话题标记、对比话题标记、对比焦点标记三种功能。汉语中与“-nn”相对应的是句中语气词“呢”。单句中的语气词“呢”只能作“信息话题”标记和“对比话题”标记。因此,从单句的范围看,韩语的话题助词“-nn”与汉语的句中语气词“呢”的功能基本一致,但“呢”的功能范围少于“-nn”。

关键词:“呢” 焦点 话题 对比话题 信息结构

一、问题的提出

语气词是表达语气的虚词,母语非汉语者难以掌握汉语语气词的正确用法。语气词按照分布位置可以分为两类:句中语气词和句末语气词。对句末语气词进行研究的学者很多,研究成果丰硕,本文不再赘述。

解正明(2008)把句中语气词分为7个:啊、呢、嘛、吧、哈、啦、呀。方梅、张伯江(2005)把句中语气词分为两大类:主位标记(啊、吧)与准主位标记(嚜、嘛、呢)。例如:

(1)我以前啊,就是喜欢吃水饺。(解正明,2008)

(2)老李呢,根本就没去。(同上)

(3)学生嘛,就是要接受各方面的教育。(同上)

(4)他这人吧,什么都好,就是嘴不好。(同上)

例(1)~例(4)中,在有句中语气词和没有句中语气词的不同情况下,翻译成韩语的时候用到的助词或者谓词不一样。例如:

(1’)我以前啊,喜欢吃水饺。

? ? ?? ? ? ?? ?? ? ? ?? ??.

n-ga ijn–n?n mandu mukn?ngut ll joa-haet.

我-主格标记 以前,时间助词,话题助词 饺子 吃,(宾格助词) 喜欢,过去时词缀,陈述语气词

(1″)我以前喜欢吃水饺。

? ? ?? ? ?? ?? ? ? ?? ??.

n-ga ijn- mandu mukn?ngut ll joa-haet.

我-主格标记 以前,时间助词 饺子 吃,(宾格助词) 喜欢,过去时词缀,陈述语气词

(2’)老李呢,没去。

???? ? ??.

laoli-n?n an gat.

老李-话题标记,不 去,过去时词缀,陈述语气词

(2″)老李没去。

韩1:???? ? ??.

laoli-ga an gat.

老李-主格标记,不 去,过去时词缀,陈述语气词

韩2:???? ? ??.

laoli-n?n an gat.

老李-话题标记,不 去,过去时词缀,陈述语气词

(3’)学生嘛,要接受各方面的教育。

?? ? ? ?? ? ?? ? ??? ?.

haks-?n gak bamin-?i gyoyuk-?l bataya h.

学生-话题标记 个 方面-定语标记 教育-宾格标记 接受 要

(3″)学生要接受各方面的教育。

?? ? ? ?? ? ?? ? ??? ?.

haks-?n gak bamin -?i gyoyuk-?l bataya h.

学生-话题标记 个 方面-定语标记 教育-宾格标记 接受 要

(4’)他这人吧,什么都好,就是嘴不好。

? ?? ? ? ??? ? ? ?? ?.

i saram- ?n da zo ?nde ip i munje ya.

这 人-话题标记 都 好 转折链接助词 嘴-主格标记 问题 陈述语气词

(4″)他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嘴不好。

? ?? ? ? ? ?? ? ? ?? ?.

i saram- ?n da zo ?nde ip i munje ya.

这 人-话题标记 都 好 转折链接助词 嘴-主格标记 问题 陈述语气词

上述例句中,由于有“句中语气词”,翻译成韩语的时候,韩语的助词会发生变化。例(2)中如果没有句中语气词会产生歧义。

关于句中语气词“呢”的功能,吕叔湘《现代汉语八百词》、刘月华《实用现代汉语语法》、北京大学中文系1955、1957级语言班编写的《现代汉语虚词例释》中共同描述为用于句子中的停顿处,置于主语后边、复句中前分句后边、其他成分(副词、时间词等)后边,其语义为“停顿”“至于”“要说”“对举”“列举”等等。词典中所解释的句中语气词“呢”的“对举”和“至于”功能,与韩语中的话题标记“-n?n(?)”的功能非常相似。韩语中的话题标记“-n?n”所处的位置都是句中,附着在话题后边。“-n?n”除了话题标记的功能以外,还有“对比话题”标记、“对比焦点”标记等功能。我们认为,句中语气词“呢”的功能和韩语中的助词“n?n”的功能是不一样的。

二、从信息结构的角度看韩语助词的功能

(一)有关韩语助词“n?n(?)”的研究

首先看话题助词“n?n”的分布情况。“n?n”是典型的话题标记,能附着在体词、谓词、连接词、副词等后边,其分布非常自由。与之相反,主格助词“-ga”、宾格助词“-l?l”只能附着在体词后边,其分布情况与“-n?n”相比有所限制。

韩语学界对“-n?n”的“话题”和“对比”功能已经达成共识。这两个功能之间的关系是针对“-n?n”的研究中非常重要的争论之一。“话题”和“对比”两个功能中哪一个是基本功能,是争论的核心所在。有的学者(Lee,Ik-sub,chae,Wan 1099)主张“对比”是基本功能,“话题”功能是从中衍生出来的,有的学者(Park,Chul-woo 1998;Nam,yoon-jin 2005 等)主张“话题”是基本功能,“对比”功能是从中衍生出来的,有的学者(Jun,Young-chul 2006)主张“对比”和“话题”各自具有独立的功能。

还有一个争论就是从信息结构的角度看韩语里的各种助词的用法:话题助词“-n?n”、主格助词“-ga”、宾格助词“-l?l”。Choi,Hye-won(2004),Lee,Jung-min(2003),Kim,Yong-bum(2004),Choi,Kyu-su(2004), Jun,Young-chul(2005)等对该问题进行过研究。如下图所示:

其中,本文认为Kim,Yong-bum(2004)和Jun,Young-chul(2005)的体系最详细,全面地整理了之前的研究结果,因此本文参考Kim,Yong-bum(2004)和Jun,Young-chul(2005)的分类体系。Jun,Young-chul(2005)根据Kim, Yong-bum(2004)的分类体系进一步分析了话题与焦点的功能,因此,本文主要参考Jun,Young-chul(2005,2006)的研究成果。其中一篇(2006)探讨“话题、焦点、对比话题以及对比焦点”,另一篇(2005)探讨“对比话题、对比焦点、信息话题、信息焦点”,两篇论文里,“话题、焦点、对比话题、对比焦点、信息话题、信息焦点”总共6个概念中,我们认为“焦点”和“信息焦点”是一个概念。本文将6个概念整理为5个概念:确认焦点、对比话题、对比焦点、信息话题、信息焦点(=焦点)。对于焦点与信息焦点的详细内容后文会做详细说明。如果把一般的焦点换成信息焦点的话,我们基本同意Jun,Young-chul(2005,2006)的体系。下面详细介绍一下Jun,Young-chul(2005,2006)的有关助词“n?n”的理论。

(二)话题、焦点以及关系的被给予性

信息结构所使用的术语较多。比如,话题(Topic)-焦点(Focus),话题-说明(comment),预设(presupposition)-焦点,背景(ground)-焦点等等。学者们所使用的术语的定义也不一样。其中话题与焦点分别是旧信息和新信息,这是被学界广泛认可的概念。被给予性(givenness)是区分旧信息和新信息的标准,被给予性分为两类:关系的被给予性(relational givenness)和指示的被给予性(referentioal givenness)(Gundel&Fretheim; 2004)②,也即:关系的旧信息和新信息,指示的旧信息和新信息。本文主要关注关系的被给予性。

对话中某个句子作为一个单位提供新信息,这就意味着这个句子把新信息带到信息流中,想实现对话的目的。这时,如果是始发句,整个句子可以是新信息,也可以是新信息和旧信息的混合体,除了始发句之外,一般情况下,新信息只是句子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说话者提供对话流中与之前对话有关的连接部分(旧信息-话题),再加上提供的新信息(新信息-焦点)。除了整个句子是新信息的情况之外,所有的句子都按照这样的方式两分为旧信息和新信息,这两个因素是互补关系。这样的旧信息和新信息在一个句子里按照相对的关系形成新旧关系,这时利用的被给予性就是关系的被给予性。对话中已经提及的或者对话参与者都是已知的指称物(referent)、任指的表现等对话参与者所关心的范围内已经存在的指称物是从指示的角度看已经被给予的信息。这样的被给予性叫作指示的被给予性。指示的旧信息在一个句子里与其他信息没有建立任何关系,只考虑在发话时其指称物是否在对话参与者关心的范围之内。但是,关系的旧信息在一个句子里与关系的新信息形成互补关系。例如:

(5)Q:?? ? ?? ? ? ?? ? ?? ???

kpi-wa nokcha-ga it nnde mul masi lyo?

咖啡-wa 绿茶-ga 有 连接助词 什么 喝,疑问语气词

这有咖啡和绿茶,你要喝什么?

A:?? ? ????.

kpi-ll masil geyo.

咖啡-ll 喝 要

我要喝咖啡。

例(5)A中,“咖啡”的指称物在例(5)Q中已经引入到谈话范围内,因此是指示的旧信息。但是从关系的被给予性的角度看,例(5)A中的“咖啡”是新信息,“我想喝的”才是与之前发话有关的连接部分的话题,提供了“咖啡”这样的信息。这样,指示的旧信息可以成为关系的新信息。综上所述,话题和焦点是基于关系的被给予性形成的互补概念,话题是关系的旧信息,焦点是关系的新信息。

(三)对比话题和对比焦点

1.信息话题与对比话题

说明对比话题和对比焦点之前,首先看看信息话题和对比话题之间的关系。

据Jun,Young-chul(2005)所言,所有正常的句子都有把新的信息引进到谈话中来的功能,因此关系的新信息是所有句子的必要因素。从关系的被给予性的角度看,新信息可能是句子的全部,也有可能是句子的一部分,但旧信息不可能是句子的全部。我们在这个章节中所关心的句子都是在旧信息上加新信息的形式,即旧信息(话题)受新信息(焦点)的陈述。

我们从信息结构的角度还要考虑的一个层面是,一个句子中的话题在信息流中是唯一的话题还是存在潜在话题。以前者而言,话题是与以前的发话连接的唯一部分,接受焦点的陈述,其情况非常简单。但后者的情况比前者较为复杂。说话者在以前发话中选择可以起到连接作用的潜在话题之一,用焦点来陈述它,这样被选的话题与潜在话题之间又形成另一种关系。这样的关系就是“对比”。例如:

(6)Q1:?? ? ? ??

dl n mu h?

孩子们-话题标记 什么 做

孩子们在做什么?

Q2:? ? ? ? ??

kn -nn mu h?

大 孩子-话题标记 什么 做

老大在做什么?

A:? ? ? ??.

kn -nn jayo.

大 孩子-n?n 睡觉

老大呢,正在睡觉。

例(6)A可以作例(6)Q1和例(6)Q2的回答,但是回答这两个不同的问题“kn -nn”中的“-nn”的功能不一样。首先看对比性测试的公式:

对比是个体a与个体b进行对比,a具有P的属性,与此相反,b具有Q的属性。

根据例(6)Q1的问题,例(6)A中的孩子们各自都可以成为话题。但是其中只有“老大”被选为话题,进行后续的发话。在这样的情况下,旧信息的“老大”接受新信息 “正在睡觉”的陈述,成为“对比话题”。针对例(6)Q2例(6)A作出的回答中,“老大”以外没有话题就没有产生对比,但仍然形成话题-焦点的关系,这时候,“老大”就是“信息话题”。

话题-焦点关系与对比无关,具有独立的基础,但是从某种意义上看,话题的焦点影响到潜在话题的焦点。比如例(6)A中与老大形成对比的别的孩子也受到例(6)A的焦点信息的影响。例(6)A的发话蕴含“老大呢,正在睡觉,但是别的孩子呢,不知道。”或者“老大呢,正在睡觉,但是别的孩子呢,还不睡觉。”等潜在话题形成对比的潜在话题的存在是对潜在话题仍然存在关心的意思,其关心就意味着有关潜在话题的焦点具有一定的信息。而且潜在话题的焦点与已经被选的话题的焦点有关系。

2.信息焦点与对比焦点

据Jun,Young-chul(2005,2006)所言,与对比话题相比,对比焦点更不容易掌握,是因为信息焦点与对比焦点的特点非常相似。讨论对比话题的时候已经提到过与话题形成对比的潜在话题的存在,对焦点的对比也需要有潜在焦点。构成“话题-焦点”关系的时候,对焦点形成对比的意思是在能扮演焦点角色的潜在焦点中选择了其中一个。但是焦点本身的概念中已经存在潜在焦点。焦点作为新信息对某一个话题进行陈述,是在很多可能的信息中选一个信息给它赋予了话题的意思。焦点理论中的选项集合就是这样的潜在焦点的集合。但是,在焦点上有没有添加对比,从形态上,由话题助词“-n?n”和主格助词“-ga”来区分。例如:

(7)预设:chulsu、younghee、minsu要来的情况下

Q:? ? ???

nu-ga watni?

谁-主格标记 来,过去时词缀,疑问语气词

谁来了?

A1:?? ? ???.

chulsu-ga watyo.

chulsu-主格标记 来,过去时词缀,陈述语气词

chulsu来了。

A2:?? ? ???.

chulsu-n?n watyo.

chulsu-话题标记,来,过去时词缀,陈述语气词

chulsu呢,来了。

对于例(7)Q的提问,例(7)A1和例(7)A2的回答都可以,例(7)A1和例(7)A2中的“chulsu”都是选项{chulsu,younghee,minsu}的焦点。两个回答选项都选择了“chulsu”。例(7)A2还蕴含着“不是全部都来了”的意思。所以例(7)A2不能扩张为“chulsu来了,younghee也来了”,但例(7)A1并没有附加义,所以不妨扩张为“chulsu来了,younghee也来了”。例(7)A1只传达“chulsu来了”的事实,没有传达有关别人的信息,所以可以附加别人的信息。

韩语中的“-ga”和“-n?n”可以区别信息焦点和对比焦点。信息焦点没有对比性,对比焦点有对比性,除此之外,在穷尽性测试方面,信息焦点没有穷尽性,对比焦点有穷尽性,详细内容在后文进行探讨。

3.对比话题与对比焦点

像前文所说的那样,对比话题和对比焦点都具有对比特征,对比话题是旧信息,对比焦点是新信息。除了这个特征以外,Jun,Young-chul(2005)为了区分两者还提出了穷尽性(exhaustive)特征。

穷尽性是由Szabolci(1981)③首次提出的概念,穷尽性测试适用于对比话题和对比焦点,其结果如下:

(6′)Q:?? ? ? ??

dl n mu h?

孩子们-话题标记 什么 做

孩子们在做什么?

A1:? ? ? ??.

kn -nn jayo.

大 孩子-话题标记 睡觉,陈述语气词

老大呢,在睡觉。

A2:? ? ? ?? ? ? ??.

kn wa jakn -nn jayo.

大 孩子 连接助词 小 孩子-话题标记 睡觉,陈述语气词

老大和老二呢,在睡觉。(A2包含A1)

(7′)(在chulsu、youngsu和younghee都要来的情况下)

Q:? ? ???

nu-ga watni?

谁-主格标记 来,过去时词缀,疑问语气词

谁来了?

A1:?? ? ???.

chulsu-n?n watyo.

chulsu-话题标记 来,过去时词缀,疑问语气词

chulsu呢,来了。

A2:?? ? ?? ? ???.

chulsu-wa younghee-n?n watyo.

chulsu-连接助词 younghee-话题标记 来,过去时词缀,疑问语气词

chulsu和younghee呢,来了。(A2不包含A1)

所谓穷尽性测试就是,如果包含a,b连接项的句子不能包含a,b中的一个句子,那么后者具有穷尽性。根据穷尽性测试来测试例(6′)A和例(7′)A的话,例(6′)A2包含例(6′)A1,因此例(6′)A没有穷尽性,例(7′)A2不能包含例(7′)A1,因此例(7′)A1具有穷尽性。

另一方面,例(6′)A1中的“老大”是孩子的一部分,例(7′)A1中的“chulsu”是要来的“chulsu、youngsu和younghee”中的一部分,都是可能话题的一部分。但是由于问句的信息结构,二者各自担任不同的角色。例(6′)Q的回答例(6′)A1的焦点是“睡觉”,话题是“老大”。但是“chulsu”不能说因为是可能话题的一部分因此扮演话题的角色,也无法在要来的{chulsu,youngsu,younghee}中偏偏选择“chulsu”让它扮演新信息的角色。在例(7′)A1中作为旧信息扮演话题的是“来了”,“chulsu”作为“谁”的回答,就是新信息,因此它是焦点。

(四)确认焦点和信息焦点

首次提出确认焦点和信息焦点概念的是Kiss(1998)④。Kiss把焦点分成两类:确认焦点和信息焦点。以匈牙利语句、英语句为。例如:

(8)A.Mari egy kalapot nezett ki maganak.(确认焦点)

Mary a hat,ACC picked out herself.ACC

It was a hat that Mary picked for herself.

韩:?? ? ?? ? ? ?? ?.

mari-ga goln gt -n moja da.

mari-主格标记 选择的 东西-话题标记 帽子,陈述语气词

Mary选择的是帽子。

B.Mari ki nezett maganak egy kalapot.(信息焦点)

Mary picked for herself a hat.

韩:??? ??? ???.

mari-ga moja-ll golatda.

mari-主格标记 帽子-宾格标记 选择了

Mary选择了帽子。

例(8)A是Mary在有限的衣服中选择一件衣服的时的回答,这就意味着Mary选择了其中的帽子,而别的都没有选择。例(8)B是没有限定衣服的集合的情况下,选择了帽子,这就引进了新信息。在像例(8)A那样全面地识别在语境中已经给予的集合中,谓语实际关涉的部分集合就是确认焦点的作用。与此相反,例(8)B中的信息焦点只表示传达的信息的非预设性特征。由此可知,例(8)A的确认焦点有较窄的选项集合,具有穷尽性。例(8)B也有选项集合,但范围无限制,没有穷尽性。但上述例子并没有提到穷尽性。

如此定义确认焦点,那么韩语中除了“ga1、l?l1”(确认焦点标记),“n?n2”(对比焦点标记)也属于确认焦点。因为“n?n2”也是有限制的选项集合,而且也具有穷尽性。但Kiss并没有区分对比焦点和确认焦点。对此,Kim, Yong-bum(2004)认为,Kiss(1998)主张中的确认焦点和信息焦点的分离适用于韩语。例如:

(9)Q:??, ??, ?? ?? ???

chulsu,myungsu,younghee modu gat?

chulsu,myungsu,younghee 都 走,过去时词缀,疑问语气词

chulsu,myungsu,younghee都走了吗?

(chulsu, myungsu走了的情况下)

A1:??? ? ?.(确认焦点)

chulsu-ga ga-t-.

chulsu-主格标记 走,过去时词缀,陈述语气词

chulsu回家了。

A2:???,?? ? ?? ? ? ?.

ania.chulsu- wa myungsu-ga ga-t-.

不是chulsu-连接助词 myungsu-主格标记 走,过去时词缀,陈述语气词

不是,chulsu和myungsu回去了。

(10)Q:??? ? ?? ?? ???

dochahoi-e nuga nuga wat?

同学会-处所格标记 谁 谁 来,过去时词缀,疑问语气词

谁来参加同学会了?

(chulsu,myungsu参加了的情况下)

A1:?? ? ???.(信息焦点)

chulsu-ga watt.

chulsu-ga 来,过去时词缀,经验词缀,陈述语气词

chulsu来参加了。

A2:???,??? ??? ???.

ania,chulsu wa myungsu-ga watt.

不chulsu-连接助词 myungsu-主格助词 来,过去时词缀,经验词缀,陈述语气词

不,chulsu和myungsu来参加了。

还可以从三个角度区别确认焦点和信息焦点。第一,确认焦点选项集合的元素都是在语境中被激活的个体。相反,信息焦点选项集合是非全新的个体。第二,确认焦点选项集合的规模小,信息焦点选项集合的规模则大。第三,确认焦点具有非常强的排他性(exclusiveness),信息焦点则没有。

Jun,Young-chul(2005)同意Kim,Yong-bum(2004)的主张,而且还进一步主张信息焦点和确认焦点都存在选项集合,个体之间形成消极的对比。这里的对比是与别的个体相区别的消极的对比,但他对对比的个体有什么属性等方面并没有予以关心。另外,区分两者功能的还有穷尽性。对上述例子进行穷尽性测试的结果如下:

(9′)Q:??,??,?? ?? ???

chulsu,myungsu,younghee modu gat?

《从信息角度看语气词“呢”的焦点与话题功能》来源:《现代语文》2016年7期 ,作者:李阿衡。

诗文坊小程序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