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高等学校法治化反腐的路径探析

梁立宽

摘 要 在全面从严治党和全面依法治国的战略融合背景下,法治化反腐已经成为新时代高校提高反腐败实效的必然路径选择。高校法治化反腐面临形势严峻复杂、权力失范问题突出、“四风”反弹压力较大和法治理念亟需强化的风险,需要提高法治文化教育的有效性,发挥制度在高校反腐工作中的关键作用,强化监督在高校法治反腐中的核心功效,以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动高校法治化反腐。

关键词 高校反腐 法治思维 法治方式 制度 监督

中图分类号:D630.9

文献标识码:A

在全面从严治党和全面依法治国的战略融合背景下,法治化反腐已经成为我国提高反腐败实效的必然路径选择。这要求新时代高校治理主体特别是各级党政干部能够在坚持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基础上,向“法治型反腐”及时转变。

一、基本概念内涵及其辩证关系

法治,是法治思维、法治方式的基石。《牛津法律大辞典》关于法治(rule of law)的概念描述是“法治意味着:对立法权的限制;制止行政权滥用的措施;获得法律咨询、帮助和保护的充分和平等的机会;个人和集体权利和自由的适当保护;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法治思维,是指在法治理念的前设基础上,将法治的各种要求运用于认知、研判、分析、推理、处置问题的思维方式,是一种以法律原则和法律逻辑为基准的理性思考方式。从依法治校的角度具体而言,法治思维倡导高校各级领导干部和管理者在思考问题、研究决策、处理校务过程中,始终坚持实体正义和程序公正,时刻遵循赋权授权和职权法定,自觉接受法制监督,参与法律关系,承担法律责任。

法治方式,即运用法治思维处理和解决问题的行为方式。具体到高校反腐倡廉工作,則更强调“法纪方式”。法纪手段包括监督执纪问责,也包括为了固定记录而创制的制度,如信息公开制度、“三重一大”决策制度等;机制,如监督机制、责任追究机制、廉政风险防控机制等;设施,如留置处所、谈话室等;程序,如纪律审查程序、案件审理程序的运用。

三者的辩证关系。第一,法治是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的“总开关”,对法治内涵和组成具有明确认知和充分理解,是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的前提。第二,法治思维支配法治方式。高校管理者和责任者具有法治思维,必然会主动、自觉运用法纪方式治校治教。第三,法治思维需要法治方式表现。法治思维必然要外化为法治措施,即通过法纪、规矩手段解决问题。第四,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与学校法治实践之间具有互动作用。高校管理者主动、自觉和善于运用法纪方式办学治校,自然会促进法治和反腐倡廉实践;法治和反腐倡廉实践又会给予管理者更主动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的动力和鼓励。

二、法治视角下高校反腐工作面临的风险

在全面从严治党和依法治校背景下,高校已形成了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基本格局,但面临的风险依然突出。

(一)反腐形势严峻复杂

“教育领域绝非一片净土,高等院校也非清水衙门”,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全面从严治党依然任重道远。在加快“双一流”大学建设进程中,实现办好人民满意教育战略目标,任务艰巨、繁重、紧迫,有很多“硬骨头”要啃,有很多攻坚战要打。

(二)权力失范问题突出

随着教育经费和科研经费投入的不断加大,各类违纪违规问题呈现持续增长态势。2017年,中央巡视27所中管高校发现,基建工程领域腐败案件易发多发,校办企业国有资产监管缺失,存在利益输送,违规使用科研经费,违规选人用人,附属医院违规问题突出。

(三)“四风”反弹压力较大

高校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时有发生、屡禁不止、隐形变异,反弹回潮压力很大。部分高校领导干部特权思想和特权行为严重,利用职权或职务影响为子女入学就职等谋取不正当利益。

(四)法治理念亟需强化

在高等教育快速发展和“双一流”高校建设进程迅猛的形势下,高校内部治理体系呈滞后性。部分党员干部依法治校理念缺失,没有形成法律至上的法治理念。违反政治纪律,毫无原则、阳奉阴违;违反组织纪律,拉帮结派、任人唯亲;违反廉洁纪律,唯利是图、以权谋私;违反群众纪律,与民争利、漠视群众;违反工作纪律,失职渎职、搪塞推诿;违反生活纪律,道德沦丧、腐化堕落。

三、高校法治化反腐败的主要路径

高校法治化反腐,要以法治方式实现反腐倡廉工作的规章制度化,以法治理念推进校务公开化,以法治精神保障决策过程规范化、民主化,以法治规则推动救济途径法治化。

(一)提高法治教育的有效性

法治教育是一项与时俱进的工作。新时代高校要不断激发弘扬法治和廉洁教育的活力,牢牢把握法治教育理念的前瞻性,注重教育内容的针对性,保持教育手段的灵活性,坚持教育形式的多元性,实现法治教育从灌输式向融入式转换。

开展法治文化教育,将法治教育塑造成一种发展教育、全面教育、素质教育和持续教育,形成立体化、系统化、现代化的前瞻性理念。高校领导干部在法治时代需要学法、知法、懂法、守法、用法,坚持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树立法治精神,培育法治信仰,内化为思想自觉和行为习惯。运用法治思维,划定高校政治生态“红线”,构建政治生态安全链,综合运用纪律和规矩、规章制度、治理体系等,划定高校政治生态安全的红线和底线,不断提升政治敏锐性和鉴别力。

注重运用现代传媒渠道和信息技术手段,形成上下联动、严密精细的法治文化教育体系,用心、走心,引领高校管理者不忘初心,坚决反对和自觉抵制一切特权思想,在心理上敬畏法律、尊崇法治,在行为上遵循法则、弘扬法治,确保高校反腐在法治的轨道上良性运行。

(二)发挥制度在高校反腐工作中的关键作用

新制度主义学派代表人物道格拉斯·诺斯从广义的角度对制度进行了阐释,“制度,是一系列制定出来的规则、服从程序和道德伦理规范,其目的在于对个人追求利益最大化的行为进行约束。”马克思认为,“社会人的内涵是人生活在社会制度中,是制度人”。制度反腐强调以权威性、稳定性、公开化、系统性的法律、法规、纪律、规矩作为廉政建设的抓手和高校党政干部的行为规范,树立高校治理体系的法理性权威,指引高校法治反腐的发展进路和破除现实障碍,与法治反腐理念高度契合。

制度反腐作为高校法治反腐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治理高校权力腐败的有效路径。制度反腐理论认为,经济转轨和制度建设初始阶段存在的法律和制度体系漏洞是导致特定领域内腐败现象高发的制度根源。“腐败,是缺乏有效的政治制度化的表征之一”。制度反腐是法治反腐在高校领域的重要运用,是解决高校行政权力腐败和学术权力腐败的治本之策。制度反腐,有助于铲除酝酿腐败萌芽的土壤,发挥预防腐败功能;提高腐败主体的腐败成本,发挥惩治腐败的作用。

新时代高校的制度反腐,应坚持“党政为本、宪法至上”,尊重大学章程,结合高校办学实际和发展规律,建立健全协调有序、层层防范、环环相扣的依法治校和依法治教制度体系。运用制度管事、管人、管钱、管权,推进建立健全高校决策合法性合规性审查制度、专家智库评议论证制度、风险防控评估制度、信息决议公开制度、执行过程跟踪评价及追责制度。

提高制度执行力,切实发挥制度对高校权力主体的约束作用。加强制度设计的针对性,理性审视,遵循高等教育特点,切合实际,强调制度之间的协调性和配套性,制度内容务必严谨,去除宽泛、笼统和抽象的表述,增加制度刚性,降低执行者的自由裁量权。牢固确立“制度面前无特权、制度约束无例外”的理念,主动维护制度的权威。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从严治校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以从严从实的监督检查保证高校反腐制度的执行力。

(三)强化监督在高校法治反腐工作中的核心功效

“没有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高校党政领导干部应当注重主动接受监督,对党忠诚,决不能以任何借口拒绝监督、逃避监督、放松监督。

贯通监督方式,增强监督合力。健全高校法治反腐中的监督体系,将高校党委全面监督、高校纪委专责监督、高校职能部门职能主责监督、基层日常监督、党外民主监督有机结合。拓展高校現代化政治监督体系,把党内监督与国家机关监督、司法监督、群众监督、舆论监督、技术监督、制度监督、审计监督、数据监督有效关联,使得内部监督与外部监督相互补充,同体监督与异体监督相得益彰,让高校干部知敬畏、存戒惧、守底线,习惯在接受监督和约束的环境下工作、生活、履职、尽责,保证监督目标顺利实现。

在“治行”、“治心”上加大力度,加强对高校权力运行的制约与监督,进而强化不敢腐的震慑,增强不想腐败的意识,扎牢不能腐的笼子。坚持分权制约、程序正当原则,构建高校权威、专业、负责的现代监督监察制度,打造高校权力监督的闭合环和完整责任链条。建立新时代高校治理结构,实现高校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彼此制约,从领导制度上解决高校“关键少数”因权力过于集中缺乏有效制衡而导致的腐败问题。在落实“三重一大”决策制度基础上,将高校决策权纳入法治轨道,构建程序约束机制和容错纠错机制。

运用好监督执纪“四种形态”,高校各级党组织要敢抓敢管、严格执纪,强化问责。通过全面、深入开展高校巡视巡察,织牢织密上下左右严丝合缝衔接联动的“监督网”。坚持和完善高校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通过从严管理、从严监督,推动新时代高校健康发展。

参考文献:

[1]杨绍华.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北京:方正出版社.2013.

[2]江必新.法治思维:社会转型时期治国理政的应然向度.法学评论.2013(5).

[3]邓曦泽.法治反腐、理性反腐、科学反腐——关于反腐败的若干思考.廉政文化研究.2013(4).

[4]姜明安.法治、法治思维与法律手段——辩证关系及运用规则.人民论坛.2012(5):6-9.

[5]蔡宝刚.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下的反复路向论纲.法学杂志.2013(11).

[6]庄德水.用法治力量推进廉政治理现代化.共产党员.2015(7).

[7]任建明.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的逻辑与对策.理论探索.2015(6).

[8]杨明.依法治校视角下高校党风廉政建设研究.东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5).

[9]马怀德.完善权力监督制约关键在于决策法治化.中国党政干部论坛.2015(3).

《新时代高等学校法治化反腐的路径探析》原文作者:,该学术论文发表于:法制与社会 2018年21期

诗文坊小程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