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微博问政:微博表达的极端化对民意表达的影响

梁佳敏

摘 要 近几年来,微博问政掀起热潮。微博在政府和人民群众之间架起了“直通桥”,但是,在微博表达的过程中也存在娱乐化、粗鄙化、形式化以及尖锐化的现象。这一系列问题直接影响了微博问政过程中民意表达的质量,因此,本文旨在探究微博表达中的极端化问题,以促进微博问政的良性发展。

关键词 微博问政 极端化 民意表达

中图分类号:D669

文献标识码:A

一、微博表达的极端娱乐化

微博归根到底属于一个日常消遣性的app,人们打开微博很大一部分是为了在微博上找到自己感兴趣的内容。微博上充斥的各种搞笑段子,各大营销号推送的明星轶事或许更能吸引年轻一代的注意,而年轻一代正是微博的主要群体。这就造成了微博为了迎合用户主体而更加的娱乐化。微博吸引的巨大流量又是一个宣传政府工作,树立政府形象的一个好地方。这种被极端娱乐化的微博不适宜微博问政的进一步发展,因此,找出微博表达极端娱乐化的原因,并且加以控制,是当前的紧要之务。

(一)明星效应

xx明星公布了恋情或许比xx地区火灾死了几个人更加吸引眼球,所谓的流量小鲜肉更是长期占据了微博的实时热搜榜,更甚于前些日子鹿晗公布了恋情时,微博服务器一度陷入瘫痪,鹿晗的粉丝沾沾自喜,认为这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自己爱豆的影响力和顶级流量的实力,鹿晗本人更是被封“服务器终结者”。基于这种极端娱乐化的微博表达,前一段时间,微博被叫停整改。整改后的微博变得更加“忧国忧民”。在实时热搜榜第一的上面始终挂着一条政府的政策热点,并且更加重视对明星水军的管理。

(二)解压心理

微博表达的极端娱乐化除了明星效应,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解压心理。前面提到微博本质上脱胎于一个日常消遣性的app,只是微博是一个集点赞、收藏、转发以及评论私聊于一体的综合性社交软件,当然微博还是一个追星集聚地,各类粉丝后援会,官方粉丝会的大本营。微博每天吸收如此之多的流量,毫无疑问这是政府网络政务的突破口,这也就是为什么微博问政掀起热潮,而没有天涯问政,微信问政,因为开放性和综合性不够。问题在于如此之多的流量并非每个人都是为了关心国家大事而来,大部分人还是为了繁忙工作之余消遣一下,看个搞笑段子乐呵一下,看看明星轶事以便增加和同事朋友的谈资。这是一种很纯粹的解压心理。

(三)商业利益

微博作为商业化的产物,本质上是用于盈利,获取商业利益。微博是一个实时的社交网络平台,其盈利的一个重要指标是吸引的网络流量。现在的微博吸引的网络流量当然是不可小觑的,但这是基于人们娱乐化的需求而产生的流量。如果微博沦为一个政治化的社交平台,那么它的用户流失会相当严重。所以微博为了保住自己的原始用户,并扩大自己的新用户群体,肯定要保持住娱乐化这一特性,甚至微博自己会引入一批头条作者,网络红人,为自己吸引用户。

二、微博表达的极端粗鄙化

网络越来越发展和普及,但是人们开始困惑,为什么网络上的用语却越来越粗鄙不堪难以入耳。微博表达也越来越粗鄙化,究其原因,我认为有三点:虚拟的环境、博眼球的心理、以及文化程度的差异。

(一)虚拟环境

微博表达的粗鄙化很大原因是虚拟的网络环境,虚拟就意味着不需要负责。因此,现在很多研究微博问政的专家学者都主张“微博实名制”来遏制微博环境的混乱状态。我也认为这是一个最有效的方法。在现实生活中,如果一个人胆敢对一个路人指指点点大事辱骂,那么他(她)一定会被抓进警察局或者精神病院。为什么在现实生活中每个人都可以保持最基本的礼貌和包容,在微博等网络环境中就不可以呢?因为微博等网络环境只是一个查无此人的网名,每个人不需要对自己说出话付出相应的责任。

(二)博眼球心理

“键盘侠”这一个词的兴起来源于网络,“键盘侠”们在微博上大事辱骂别人,除了因为在网络上发泄在日常生活中自己遭遇到的不满和情绪,还有就是为了博眼球。很多网友如果看不惯网络上与自己意见有分歧的人,会争论几句,但不会去追着喷他(她)。但有一部分人会死缠到底,行为言语激烈的去抨击他人,甚至不负责任的造谣传播损害他人的名誉,这些就是“键盘侠”。随着网络的发展,网络方面法律法规的空白有所弥补。例如:在网络上造谣他们名誉的不实信息,如果转发超过400,就构成犯罪。以及后来的诽谤官员入罪。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約束了网络上不实谣言的传播。

(三)文化程度

在中国古代,认字读书是社会上层的一小部分人才能办到的。但是在现代社会,中国的义务教育已经普及了十几年,识字率是古代的n倍。假如古代只有百分之五的人读书识字,那么在现代有百分之九十五的人读书认字。我们现在看到的四书五经之类的古典书籍,用字多么讲究,意蕴多么高雅,但是这只是古代处在最上层的那一小部分人留下来的。而在现代,一个农村的小孩大概都会用手机刷微博,玩快手抖音。这意味着网络的普及,识字率的提升让普罗大众看到了那些在社会底层人的思想意识。总而言之,如果把古代高雅遗留看做是社会精英的文化程度,那么现代网民则包括了精英知识分子、高中、初中甚至小学学历的人,这种学历的差异让知识分子误认为中国文化走向了粗鄙化和低俗化。

三、微博表达的极端形式化

微博表达的形式化主要就是指政务微博的形式化严重,这其实是官僚主义的一种异化。根据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的关于新浪政务微博的研究报告,在新浪微博上的官方微博、政务微博和媒体机构微博在数量上一直是上升的,但是这么多的政务微博却发挥着很小的作用。这里在衡量作用时,人民网舆情检测室主要采用了传播性、互动性、服务力以及认可度四个指标,并提出要建设矩阵政务微博的理念。

(一)传播性与互动性

传播性是指政府的政务微博发布信息的传播性,政务微博的传播性越高则说明发布的信息被越多的网友看到,这里衡量传播性的俩个指标分别是:微博阅读数和视频播放量。①

互动性是指政务微博和网友的互动情况,互动性越高,则表明政务微博发布的信息被越多的网友响应。

(二)服务力和认可度

服务力是指政务微博为网友答疑解惑的能力。服务力越高,说明该政务微博了解了越多的网友。

认可度是指网友对该政务微博的认可和接受程度,认可度越高,则说明该政务微博发挥的作用越大。衡量认可度的指标主要是:微博被赞数和微博阅读数。

(三)建立矩阵政务微博

采用以上四个指标对微博认证的上万个政务微博进行评估,调查发现只有很少的政务微博真正的被网友认可接受。大部分只是装样子,走流程。政府的微博表达流于形式。于是很多专家学者提出要建立矩阵政务微博,采用“4+2”的模式。在“4+2”模式下形成矩阵分布,分工细化,专业答疑;分力聚合,又能组合出力。使政务微博向专业化和差异化方向发展。建立矩阵政务微博是电子政务方面一项艰巨任务。但是想克服政务微博目前的弊端,矩阵化政务微博刻不容缓。

四、微博表达的极端尖锐化

微博表达的另一个极端化是尖锐化。主要是广大网民对政府的尖锐化,质疑政府行为。政府的公信力在网络时代受到了挑战。究其原因,我认为是媒体为了吸引眼球,加剧了这种矛盾。当然,在全民上网的时代,民众民主意识的膨胀也是一大原因。当然还有微博表达的另一个主体:政府方面的问题。大部分的信息由政府所掌握,但政府没有第一时间开诚布公的公开信息,任由舆论发酵,以致不可挽回的地步。

(一)媒体推波助澜

微博问政主要是一些突发性事件和公共负面事件。比如,三色幼儿园虐童事件,温州动车事件等等。这种容易引发社会敏感和现代公民意识的事件最容易在社会上引发舆论风暴。媒体正是抓住了一点,为了引起群众的感情认同,媒体对事情进行跟风报道,不惜虚假夸大事实,将政府推上社会舆论的风头浪尖。使得政府的公信力受到极大损害,也加剧了公众和政府之间的矛盾。当然,我不是让媒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媒体应该做好一个监督人的角色,要保证人民群众的知情权和表达权,但也要相应的顾及到信息传播带来的社会影响,当某种信息的传播需要付出高昂的社会成本时,还是希望媒体能够三思而后行。并且尽量做到如实报道,不夸大事实。

(二)民众认知差异

“微博民主”导致网民盲目乐观。在网络发达的现代,移动手机设备端的普及率更是恐怖。人民的民主意识更是空前的觉醒。在人人都是自媒体的时代,人人都有发言权。但是这种自由和民主只是相对的,在一定的程度内的自由和民主。并不是对政府的谴责越尖锐越好,政府是一个庞大的机构,其运行有滞后性。而且并没有毫无缺陷的政策制度,任何制度有其优点和缺点。②民众可以对政府有意见,但是一味苛责政府也并非一个好现象。

(三)政府信息公开

社会上的大部分信息由政府专门的管理人员掌握,政府甚至有专门的信息统计部门,舆情监测部门。当一个突发事件如一个炸弹在社会上爆炸,炸弹产生的伤害在社会上的不断扩大。有關利益集团会推波助澜,引导事件的发酵。而广大人民群众会被牵着鼻子走,将矛头对准政府。法国勒庞的《乌合之众 大众心理研究》说过“当群众什么都不相信时,他们相信一切”。③政府信息不及时的公开,不积极的回应这些传言,这些都会加剧政府和人民群众之间的矛盾。从谣言开始发酵时就开诚布公的回击,这样才可以把伤害成本降到最低。

五、结语

微博表达中的极端娱乐化、极端粗鄙化、极端形式化以及极端尖锐化,在微博问政中不利于民意的表达。还是建议在微博问政的时候,民众可以对政府多一些建议,少一些苛责。多一些信任,少一些质疑。多一些理性,少一些尖锐。

注释:

①人民网舆情检测室.2017年第三季度人民日报·政务指数微博影响力报告.2017(11).1-2.

②[美]B·盖伊·彼得斯.政府未来的治理模式.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24.

③[法]古斯塔夫·勒庞.乌合之众:大众心理学研究.新世界出版社.2015.90.

《理解微博问政:微博表达的极端化对民意表达的影响》原文作者:,该学术论文发表于:法制与社会 2018年21期

诗文坊小程序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