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业权概念及客体研究

孔银屏

摘要:长久以来,关于矿业权概念、矿业权客体颇有争议。明确矿业权概念、矿业权客体不仅有利于保护相关权利主体的利益也可以为矿产行政管理机关加强和改善矿业权管理制度以及做出合理的促进矿业权发展的经济政策提供重要的参考作用。矿业权概念应该界定为在勘查和开采许可证规定的范围和期限内勘查和开采矿产资源、获得矿产品并以获益为最终目的的权利;矿业权的客体应被界定为在勘查、开采许可证规定的范围和期限内勘查和开采矿产资源、获得矿产品并以获益为本质目的的行为。

关键词:矿业权;矿业权客体;矿产资源;行为

中图分类号:D922.6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2095-4379-(2017)23-0107-02

一、矿业权概念研究

关于矿业权的概念,即使2000年国土资源部《矿业权出让转让管理暂行办法》的第三条规定了探矿权、采矿权统称为矿业权,也没有终止学界的矿业权概念之争。原因之一在于该条规定系出自于行政规章,而我国《矿产资源法》并没有对矿业权的概念进行过明确的表述,因此导致学界对于矿业权的概念尚未形成统一认识。目前学者们对于矿业权概念的理解主要有四种看法:一是认为矿业权是独立于矿产资源所有权的国有矿产资源使用权;二是认为矿业权的内涵不仅包括探矿权和采矿权,还包括矿产资源所有权;三是直接将矿业权等同于采矿权;四是认为矿业权仅包括探矿权和采矿权。①正是由于在矿业权概念的理解上就形成了不同看法,所以在矿业权法律属性的认定问题上也就理所当然地存在不同意见。因此,在对矿业权的法律属性进行界定之前必须先厘清矿业权的概念。

我国宪法规定矿产资源属于国家所有,国家是矿产资源的所有者。但国家是法律拟制出来的存在物,作为矿产资源所有权主体来说是抽象的。国家无法像一般的所有权主体一样通过自己行使所有的所有权权能。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我国法律又规定由国务院代表国家行使矿产资源所有权。但这又产生了这样一个问题:我国幅员辽阔,矿藏也不可能集中在一个区域。并且,矿产资源有品质、价值高低和重要性之分,如果全国所有矿产资源的所有权都由国务院代表国家來行使,这是不切实际且会严重影响矿产资源的价值实现。这种局面导致国务院作为最高的行政机关必须下放权力将其所代表国家行使矿产资源所有权的一部分权能分离出去以保证矿产资源得到物尽其用,这也就是我国矿业权制度产生的根本原因所在。

矿业权制度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的话,那么矿业权是不可能涵盖矿产资源所有权的。原因在于国务院代表国家行使矿产资源所有权,但为了促进矿产资源物尽其用以及效益最大化,国务院不得不下放权力将其代表国家所有者行使的所有权权能分离一部分出去,矿业权是在矿产资源所有权的权能进行了分离以后才产生的。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是先有矿产资源所有权后才有矿业权的,矿业权和矿产资源所有权相当于子母关系。因此,矿业权概念是不可能包含矿产资源所有权的,矿业权是派生于矿产资源所有权的。既然矿业权和矿产资源所有权是子母关系,那么矿业权就不可能是独立于矿产资源所有权的权利存在。假设矿业权是独立于矿产资源所有权的权利,认为矿业权仅仅是国有矿产资源使用权也是不合理的。如果矿业权仅仅是国有矿产资源使用权的话,那如何解释矿业权人在实践中其实对国有矿产资源有一定的处分权?另,我国法律虽然规定矿产资源国有,但其实矿产资源国有和国有矿产资源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法律规定的“国有”是指一切矿产资源国有,而国有矿产资源的表述难免引起除了国有的矿产资源还有其他主体所有的矿产资源之歧义,类似于除了有国有土地使用权外还有集体土地使用权,可以说国有矿产资源的表述是不准确和清晰的。从这三点上来说,认为矿业权是独立于矿产资源所有权的国有矿产资源使用权的观点是站不住脚的。关于认为矿业权就是采矿权的观点也是不可取的。我们在说某项权利既是财产权又是私权时,我们所用的财产权或者私权概念是大于这项权利概念的,也即该项权利只是财产权或者私权的一个子概念,如认为矿业权就是采矿权,矿业权概念明显与采矿权概念是等同的,不是包含与被包含的关系,这样就产生一个问题:对一项权利赋予两个不同的法律名称是否有必要?在对目前存在的主要观点进行分析后,笔者倾向于矿业权是“探采合一”说的观点,结合法律关于探矿权和采矿权概念的规定,矿业权概念的本质可以被界定为在勘查和开采许可证规定的范围和期限内勘查和开采矿产资源、获得矿产品并以并获取收益为本质目的的权利。

二、矿业权客体研究

矿业权既然包括探矿权和采矿权,也可以说矿业权是探矿权和采矿权的类概念集合。②作为类概念集合,矿业权的客体应该涵盖了探矿权和采矿权的客体,所以在分析矿业权的客体时,可以从探矿权客体和采矿权客体方面着手。

(一)探矿权客体

学界关于探矿权客体的通说是矿产资源说观点。但该观点受到批判较多,原因在于探矿权是在勘查许可证规定的范围内勘查矿产资源的权利,既然是对矿产资源进行勘探,那么就一定会出现两种结果:勘探到矿产资源和未勘探到矿产资源。假如没有勘探到矿产资源的话,探矿权客体就不存在了,无客体即无权利,所以认为探矿权的客体是矿产资源的观点存在很大弊端。鉴于矿产资源说的弊端,有观点对其进行了改良,认为探矿权客体是特定区域内的地下构成物,“地下构成物”包括地下土壤和矿产资源,那么在矿产资源不存在的情况下,探矿权的客体也依然存在。对于改良观点,“地下土壤”的成分有很多,用“地下土壤”概念来概括探矿权客体有无形当中扩大探矿权权利之嫌疑,探矿权的目的就是为了在权利存续期间勘探特定区域是否存在矿产资源。矿产资源说和改良后的观点,都存在着值得商榷之处。界定探矿权的客体,我们可以从关于探矿权的法律规定着手。我国法律规定探矿权是指在依法取得的勘查许可证规定的范围内勘查矿产资源的权利。从这一法律规定首先可以得出探矿权人的权利区域在勘查许可证规定的范围内,也即特定区域;其次,勘查许可证上会注明探矿权的权利存续期间,表明了探矿权只存在于特定期间;最后,进一步分析可以得出探矿权相关主体之所以在特定区域、特定期间内进行勘查矿产资源行为是为了从中获取收益,虽然收益的获取存在或然性。基于以上分析,探矿权的客体内涵应界定为在特定区域、特定期间勘查矿产资源并从中获取收益的行为(获益存在或然性);而探矿权概念的本质内涵可以还原为在特定区域、特定期间进行勘查矿产资源并以获取收益为本质目的的权利。

(二)采矿权客体

采矿权客体性质之争较多,郑玉波先生认为采矿权客体是一定之权利,崔建远先生认为采矿权客体是由特定矿区的地下土壤与赋存其中的矿产资源结合而成。特许物权观点的学者认为采矿权客体是一种特定的行为。③而矿产品说的学者认为采矿权的客体是矿产品。首先,矿产品说观点弊端最大,因为采矿权的权利主体在未进行开采矿产资源时获得矿产品是不存在的,也即采矿权在未获得矿产品之前就已然存在,这无法解释客体尚不存在时权利就已然存在的现象。其次,崔建远先生认为的采矿权客体是由特定矿区的地下土壤与赋存其中的矿产资源结合而成也存在弊端,采矿权的目标是通过开采矿产资源和获得矿产品来谋求收益,“地下土壤”概念包涵的东西不仅仅只有矿产资源,有无形扩大采矿权权利之嫌疑。其次,郑玉波先生认为采矿权的客体是权利,“权利”一词过之笼统,不能准确界定采矿权客体。“权利”可以理解为开采矿产资源的权利和獲得矿产品的权利,这是从采矿权权利这一本身来分析客体的,但我们在分析客体时应从客体角度出发,从采矿权的内容上归纳其客体。最后,特许物权观点学者认为采矿权客体是一种特定的行为,这可能首先会产生一个疑问:一般认为物权的客体包括动产、不动产和法律规定的权利,既然认为采矿权客体是一定的行为,那为何又将采矿权认定为特许物权?在评析认为特许物权观点对于采矿权客体的认识问题上,首先要解决这一问题。特许物权观点认为采矿权是一种特许物权,但采矿权的客体却是一定行为,貌似不符合物权上的客体标准。其实不然,认定采矿权的客体是一定行为但不代表采矿权就是一定行为,就好比债权的标的是给付行为,但我们不能说债权就是给付行为。采矿权是在一定行为之上的权利,而权利是符合物权客体的特征的。现有法律规定采矿权是指在依法取得的开采许可证规定的范围内开采矿产资源并获得矿产品的权利,正如分析探矿权客体一样,首先我们可以归纳出采矿权被限定在特定工作区域内;其次,开采许可证上会注明权利存续期间,也即采矿权被限定在特定期间;最后,采矿权相关主体之所以在特定区域、特定期间开采矿产资源是为了获得矿产品从而获取收益的行为。所以,采矿权客体内涵可以归纳为在特定区域、特定期限进行开采矿产资源和获得矿产品并从中获取收益的行为;在厘清采矿权客体后,采矿权的本质内涵可以还原为在特定区域、特定期间内进行开采矿产资源和获得矿产品从而获取收益的权利。

矿业权作为探矿权和采矿权的类概念集合,其客体应该涵盖了探矿权和采矿权的客体,在厘清探矿权的客体和采矿权的客体本质后,那矿业权的客体本质可以界定为在特定区域、特定期限内勘查和开采矿产资源、获得矿产品并以获取收益为最终目的行为。厘清矿业权的客体后,就可以对矿业权下一个比较完整的定义,即矿业权是在勘查和许可证规定的范围和期限内勘查和开采矿产资源、获得矿产品并以获取收益为最终目的的权利。

[注释]

①张冲.矿业权法律属性辨析[J].河北学刊,2010(5):163.

②黄彪.我国矿业权法律属性刍议[C].生态文明法制建设——2014年全国环境资源法学研讨会(年会)论文集(第一册),2014-8-21-22:37.

③孙莉.采矿权性质及制度完善研究[D].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1:33.

[参考文献]

[1]张冲.矿业权法律属性辨析[J].河北学刊,2010(5):163.

[2]黄彪.我国矿业权法律属性刍议[C].生态文明法制建设——2014年全国环境资源法学研讨会(年会)论文集(第一册),2014-8-21-22:37.

[3]孙莉.采矿权性质及制度完善研究[D].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1:33.

《矿业权概念及客体研究》原文作者:,该学术论文发表于:法制博览 2017年8期

诗文坊小程序

上一篇:

下一篇: